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戰天城
作者:莫默      更新:2021-09-15 09:07      字數:3073
  當年修煉分神之術的時候,楊開就知道隻要找到合適的載體,將分神注入,以分神配合的話,便可以成為法身般的存在,用來前往本體不便前往的地方,或者去做本體不便做的事情。

  比如陽炎,便是大帝的法身。

  大魔神隻是聖王之境,便以其通天之才,領悟到了分神之術,懂得大帝才掌握的秘術,可見他能成為一代傳奇,並非浪得虛名。

  金石傀沒有靈智,但身體健全,這不正是一個最合適的載體麽?

  楊開摸著下巴,凝視金石傀,一言不發,暗暗沉思。

  許久,他才決定放手一試,能不能成他不知道,不過總好過金石傀一直這樣處於癡呆的狀態。

  命令小小在附近護法,楊開盤膝坐在了金石傀麵前,浩瀚如海般的神識力量催動,一道灰蒙蒙的影子忽然自腦海中激射出來。

  那影子有些虛無縹緲,很不穩固,但如果仔細去看的話,卻能發現影子與楊開的輪廓有些相似。

  這自然是楊開溫養在識海內多年的分神。

  分神直衝向金石傀的腦海,轉瞬間消失不見。

  ……

  淩霄宗,議事殿,宗內所有返虛鏡武者在此齊聚,以大長老葉惜筠為首,下坐常起,郝安,葛七,寧向塵,嫵衣和千月身為宗內執事,此刻也在殿內。

  不但如此,錢通和費之圖二人也在此地。

  大殿內靜謐無聲,各人麵前一杯茶水,不斷地有弟子上前來替換已經涼掉的香茗。

  “宗主去了哪裏?怎麽一個多月了還不見他的蹤影,屬下之前命人去查探,他似乎也不在天一宮。”常起望著葉惜筠,有些擔憂地問道:“大長老,你可知曉宗主如今人在何處?”

  “他人還在宗內,不過本宮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麽,似乎是在修煉什麽秘術,事關重大。本宮不敢輕易窺探,繼續等等吧。”葉惜筠淡淡答道。

  以她的強大修為,自然察覺到了前些日子那一座山峰處傳來的異動,所以她才能確定楊開的位置。不過也誠然如她所說,楊開既然在修煉什麽秘術,她並沒有窺探的打算。

  “宗主總會回來的,他去之前已經定下了此番行動的方針,與本宮商議時。本宮覺得也並無問題,這次行動諸位都要跟著一同去,宗內就留給嫵衣和千月兩位執事照看了。”

  “是。”嫵衣和千月聞言應諾。

  “另外,黃娟長老正在閉關突破之中,你們也要好生照看,不得讓人前去打擾,還有韻兒,那丫頭太活潑好動,本宮這一走,她可能會不太安分。你們二人也要盯著她仔細修煉。”

  “大長老放心,宗內一切我和千月姐姐自會照料妥當,倒是諸位,一定要安全歸來。”嫵衣神色凝重地道。

  “恩,有大人此前煉製的戰艦,我想這一次出擊應該不是什麽難事。對了,戰艦內的人手和物資安排妥當了麽?”

  “一切妥當!”

  “那就好。”葉惜筠微微頷首,又轉頭看向錢通和費之圖:“兩位師弟這次也是有勞了。”

  “葉師姐客氣了。”錢通嗬嗬一笑,“我與老費上次為他們偷襲被擒,若非楊開力挽狂瀾。將我二人救出,我二人隻怕已經被殺之滅口!此番行動,我二人責無旁貸。”

  費之圖也在一旁附和點頭,當日若不是方鵬和曲錚等人陰險狡詐。他怎麽可能會落到如此境地?不但頭發花白,修為境界也跌落了一層,每每想起,他都恨之入骨。

  “恩?宗主來了。”葉惜筠忽然神色一動,抬眼朝殿外望去。

  其他人聞言,也是神色一震。紛紛矚目。

  果然,片刻後,一道虹光自那邊激射而來,光芒散去,露出楊開的身影,神態稍顯疲憊,但雙眸卻是神采奕奕,綻放精光。

  “宗主是是遇到了什麽好事?”葉惜筠似乎有些發現。

  “算是吧。”楊開輕輕點頭,倒也沒解釋太多,目光在殿內一掃,沉聲問道:“一切準備妥當?”

  “是!”

  “那就走吧!”楊開燦然微笑。

  眾人紛紛起身,朝外行去。

  廣場上,那一艘虛王級戰艦已經停靠在那裏,艙門大開,一行數人魚貫而入,過了一會兒,伴隨著一陣嗡鳴之聲,戰艦如奔雷疾電,迅速朝外馳去,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

  戰天城,巍峨巨大,占地麵積極廣,城內常年活動上千萬武者,大小店鋪林立。

  這是戰天盟的總舵,身為幽暗星兩大巨頭之一,戰天盟就是一塊金字招牌,自然能吸引無數武者如過江之鯽來往這個城池。

  有的希望能加入戰天盟成為其一份子,有的則在這裏尋覓機緣,有的則是在這裏開設店鋪,賺取聖晶。

  戰天城是幽暗星上最大的幾座城池之一,這個城池分內城和外城兩層。

  外城是戰天盟與外界武者交流接觸的地方,各種店鋪也散落在此地,而內城則隻有戰天盟的弟子才可以出入,擅闖者,殺無赦。

  戰天城屹立在幽暗星上,幾千上萬年不倒,反而愈發繁榮昌盛,這與戰天盟的強大脫不開關係。每一個勢力都有潮起潮落的時候,戰天盟也不例外,雖然它的名頭很大,但總會招惹到一些敵人。

  這上萬年來,戰天城也被一些強大的敵人攻擊過數次,可是每一次都能化險為夷,即便是在戰天盟最弱勢,盟內強者青黃不接的時候,也依然可以支持。

  最危險的一次,便是數千年前,古陽宗的一次猛攻。

  當時幽暗星上除了戰天盟雷台宗之外,還有一個古陽宗與他們平起平坐,甚至勢力還要超出這兩大勢力許多。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麽原因,古陽宗和戰天盟起了摩擦,最後兵刃相見。

  那時候戰天盟在三個勢力當中實力最弱,強者數量不多,隻能無奈防守。

  古陽宗精銳傾巢盡出,兵臨城下,戰天盟岌岌可危。

  可一場大戰下來,戰天盟雖損失慘重,但也守了下來,古陽宗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無奈之下,隻能撤退。

  而當時,戰天盟依仗的,便是內城的萬寒封靈大陣。

  一般的宗門,鮮少會有將總舵設立在城池中,大多選取在崇山峻嶺內,畢竟城池裏人來人往,會分流天地靈氣,不利於宗內弟子修煉。

  可傳言戰天盟之所以會將總舵設立在戰天城,便是因為內城處有一個凝玉冰泉,從這凝玉冰泉中散發出來的無盡寒氣,便鑄成了萬寒封靈大陣的威能,大陣也正是以這個冰泉為陣眼布置下來的。

  那一戰之後,萬寒封靈大陣威名遠揚,為整個幽暗星所知。

  後來古陽宗得罪了星帝山,一夜之間被滅門,古陽宗遺址也成為了如今大名鼎鼎的葬雄穀。

  楊開和陽炎當初還去過一次,正在從那裏,楊開得到了太陽真精和萬載冰玉台這兩樣至寶,不滅五行劍氣也是從那裏獲得的。

  沒了古陽宗的牽製,戰天盟才能蓬勃發展,否則今日到底還有沒有戰天盟都是未知。

  原本,身為幽暗星兩大巨頭之一的超級勢力,向來都是旁的宗門勢力仰其鼻息,看其臉色行事。

  可自從兩個月前,一些流言蜚語便在城內傳開了。

  傳聞戰天盟得罪了什麽不該得罪的人,所以如今處境不妙,如履薄冰。

  消息傳開,九成九的人嗤之以鼻。

  戰天盟能得罪什麽人會需要如此小心翼翼?它不去找別人的麻煩就不錯了,還有誰敢來捋虎須?除了星帝山能讓戰天盟服軟之外,便是雷台宗都沒這本事。

  可萬事空穴不來風,戰天盟接下來對戰天盟的封禁,許出不許進的措施卻讓不少人心有揣測。

  戰天盟強大的這無數年來,行事囂張跋扈,不少宗門家族不願意依附它而慘遭滅門,即便甘願依附也被盤剝慘重,自然對其恨之入骨,如今眼見風雲詭譎,不禁滿懷期待。

  不少人心中懷疑,難道戰天盟得罪的竟然是星帝山?難道它要赴當年古陽宗的後塵?

  如果真是這樣,那當真是喜聞樂見了。

  不管怎樣,城內如今的氛圍與往日確實不太一樣,到處可見行事匆匆的戰天盟弟子,這些人竟是在大肆采購各種物資,一副為什麽大事提前做準備的樣子。

  此時此刻,正有兩個返虛一層境的武者在城池上空緩慢飛行,兩人都身穿了戰天盟的服侍,不過與一般弟子不同的是,那服侍上繡有刀劍交叉的圖案,看起來頗有殺氣。

  執法使!

  戰天城偌大一個城池,自然有執法使在城內巡邏查探,一旦發現有什麽人不遵守規矩,肆意鬧事,必回遭到執法使的責罰。

  嚴重者取其性命,情節稍輕者處罰聖晶。

  所以在戰天城內的武者,都很懼怕穿戴這種服侍的武者,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盯上。

  此刻,這兩位執法使都一副憂心忡忡,滿懷心事的樣子。

  “黃兄,你說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盟主和大長老自上次回來之後,便接連頒布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指令,如今更是要弟子們瘋狂采購物資,難道我戰天盟又有戰事了?”左邊那短發大漢一臉疑竇地問道。(未完待續。)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