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明月照紅塵(135)
作者:米多多      更新:2021-08-19 14:54      字數:4856
  市最好的酒店,在榮城可能連星級都排不上,自然也不會好到哪裏去。

  好在傅明月不是十年前那個千金大小姐,連監獄那樣的地方她都住過了,隻是條件差一點的酒店,接受起來一點難度都沒有。何況,這酒店別的不說,衛生做得還是不錯的。

  這會兒還不算很熱,但去了一趟醫院,身上感覺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所以傅明月住進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等她從浴室出來,剛好接到高逸塵的視頻電話。

  “怎麽樣?”

  “人還在醫院躺著呢,不過情況還算好。你又跑去公司了?記得別太晚回去。一把年紀了,要注意保養。”

  高逸塵皺眉。這是嫌他老的意思嗎?

  傅明月見了嗬嗬地笑。“別亂解讀,我沒有嫌你老。再說了,你本來就是老牛吃嫩草,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既然改變不了,那就坦然接受好了。”

  高逸塵磨了磨牙,想將囂張的小女人按在腿上狠狠打一頓屁股。

  “嗬嗬,好啦,不逗你玩了。我剛洗了澡,準備出去吃晚飯了。你也趕緊給我去吃東西,否則我回去跟你算賬。”

  “嗯,去吧。”

  市,當初跟夏明朗回老家的時候,他是帶著她認真逛過一回的。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三年,但這個城市的變化不大,所以傅明月基本都還記得,熟門熟路地找到了當初吃過的餐廳。

  司機是個寡言少語的人,但也不是迂腐的性子。

  傅明月讓他坐下來一起吃,他也就安靜地坐在一角,認真吃自己的飯。看他狼吞虎咽的樣子,她也覺得這飯菜更香了,結果一不小心就吃撐了。出了餐廳,她隻得去附近那個廣場溜達了一圈,消化得差不多才回了酒店。

  坐車雖然不是多累的事情,但一天之內發生了這麽多事情,心情起起伏伏,傅明月又處在嗜睡易累得的階段,腦袋一沾到枕頭就睡迷糊了。除了夜裏迷迷糊糊地起來去了一次洗手間,她連夢都沒做一個就睡到了大天亮。

  小地方還沒有汙染,空氣是真的好。

  如果不是來這裏的原因特殊,傅明月真心想把這一次出行當作一次度假。這種山清水秀空氣清新的地方,最適合度假不過了。

  吃過早餐,估摸著夏明朗應該起來了,傅明月才去了醫院。至於車禍的事情,自然有高逸塵那邊安排人來解決,不需要她親自出麵。處理這些事情,她也不擅長,懷孕之後反應遲鈍,就更不是那塊料了。既然有人擅長幹這事兒,她也懶得浪費那個氣力。何況那幾個死者的家屬聽起來就很無賴,她要是被氣壞了,問題可就嚴重了。

  夏明朗一早就醒了。嚴格來說,他昨晚其實沒怎麽睡。前半夜胡思亂想,難以成眠。後半夜昏昏沉沉的一直在做夢,睜眼醒來的時候腦仁兒疼得都要炸裂了,臉色更是難看。他用力揉了兩把臉,可過了一會兒,就又恢複了慘白難看的樣子了。

  “你來了。”

  相比於他那像鬼一樣的臉色,麵前的人就滋潤多了,那白裏透紅的皮膚比十幾歲的少女還要好,一看就知道過得很幸福。

  她過得很幸福。真好。

  傅明月笑了笑。“也不知道你有沒有吃早餐,順帶打包了一份過來,要吃嗎?”

  “謝謝。先放著吧,我一會兒再吃。”

  傅明月就將東西放在桌上,見房間裏隻有他一個人,就問了一句:“你老婆呢?”

  你老婆呢?

  自己深愛的女子問出這樣一個問題,簡直就像一把刀子戳在了心裏最脆弱的位置。

  “我讓她回去休息了。醫院裏環境太差,她在這裏根本沒辦法休息。”

  “哦。”傅明月點了點頭,拉過凳子坐下來。“今天感覺怎麽樣?傷口疼嗎?”

  “沒事,隻是一點皮肉傷。”

  “好好養著吧,身體比什麽都重要。車禍的事情,還有你們公司那邊,我已經讓高逸塵派人去處理了,很快就能解決。希望你不要因此有什麽心理負擔,更不要覺得好像欠了我一樣。夏明朗,人生在世就那麽幾十年,自尋煩惱真的很沒必要,盡量讓自己過得輕鬆愉快一些吧。”

  夏明朗很想伸手捂住自己的眉眼,但他忍住了這份衝動,看著她淡淡而笑。“我會的。明月,看到你過得這麽幸福,我覺得就夠了。”

  我也會努力讓身邊的人都過得好一些,至於我自己,沒有你,我怎麽可能幸福呢?好在,我已經有覺悟了,隻要你過得好,隻要我身邊的人不要因為我而不幸,這就夠了。

  “那你呢?”

  “我?我挺好的啊。如果不是這次運氣不好出了點意外,沒準久別重逢的時候,我都成小富翁了。不過,現在也還行。”他笑著,笑得很用力,用力到刻意,甚至虛假。

  傅明月心裏像是被什麽東西堵住了一樣,難受得厲害。她記起自己在某個廣播劇裏聽到的一句話——若是哪天久別重逢,我希望你別來無恙。

  可你分明別來有恙啊。

  夏明朗,你什麽時候才能看起來快樂一點,而不是這樣強顏歡笑?

  他們都知道原因,卻都無能為力。命運的軌道延伸到這裏,他們都不可能回到那個點了,隻能繼續往前走,也許會離彼此越來越遠。

  “明月,你別這副天要塌下來的表情,我真挺好的。就算這次我把錢全部賠進去了,賺個錢過日子還是沒問題的。還是說,我在你眼裏就那麽不中用?”

  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揣著明白裝糊塗,好岔開話題。他心知肚明,她也看得很明白。

  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這句話,傅明月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因為說了也沒有意義,裝糊塗也許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可她的鼻子真的很酸,想哭的衝動很強烈。

  這麽好的一個人,要怎樣才能讓他過得幸福,在他將幸福與否跟她掛鉤的情況下,在她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情況下?

  這個題目出得太難了。

  “你應該也餓了,先吃點東西吧。”

  “好。”

  雖然沒有胃口,但夏明朗還是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讓人看著就很有食欲。隻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沒嚐出食物的味道來。

  一頓早餐吃完,氣氛立馬又尷尬起來。

  其實夏明朗有滿肚子的話想跟傅明月說,卻沒辦法暢所欲言,因為他已經沒有資格了。這些話就像壞了的食物一樣憋在他的肚子裏,日夜折磨著他。不同的是,壞了的食物折磨的是腸胃,這些話折磨的是他的心髒。他不是不想一吐為快,可實在找不到那樣一個合適的對象,便隻能繼續憋著,連自己都不知道哪天就憋不住了。

  “你什麽時候回榮城? 懷著孩子不要亂跑,太危險了。”

  “我會小心的,而且也沒那麽嚴重。”

  “那就好。”

  然後又是沉默。

  傅明月看著他那張暗淡無光的臉,想起三年前這個人還是神采飛揚、氣死風發的大好青年,怎麽短短時間就變成這樣了?這種暗淡無光不是受傷了之後的憔悴,而是精神上的萎靡。那雙眼睛裏,早已經沒了從前的風采,就好像烏雲遮蔽之後的天空,見不著陽光的影子。

  “後悔嗎?夏明朗,你後悔了嗎?我不是指跟我分手,而是你處理問題的方式。 你確實是個好人,你比大多數人都更善良更為人著想,但你思考問題的角度你處理問題的方式有時候是錯的,你發現了嗎?比如李甜馨這件事,你就錯得很離譜。”

  怎麽會沒發現呢?夏明朗禁不住苦笑。如果到這個時候他還意識不到自己錯了,那就真是一頭豬了。

  “先人後己不能說錯,但也不能說一定是對的。說句自私一點的話,一個人如果自己都過不好,又怎麽可能讓別人過得好?你連自我幸福的能力都沒有,又怎麽讓別人幸福?幸福和痛苦一樣,都是會相互影響相互傳染的。你快樂了,你的親人朋友才能快樂,你懂嗎?”

  “我懂。明月,我現在是真的懂了。可是……”已經太遲了。

  夏明朗突然失控地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臉,肩頭微微聳-動。

  明月,如果時光倒流,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棄你。哪怕被全世界指著脊梁骨罵我是個負心漢畜生,我都不會跟你分手!可是,時光不可能倒流,我這輩子注定隻能跟你越來越遠。我很想站得遠遠的,默默地祝福你,看著你過得幸福。然而夜深人靜的時候,那份思念和愛意就像是千萬的毒蟲在我心髒上啃咬,以至於徹夜徹夜地不成眠。我能怎麽辦呢?就算我跟李甜馨離婚,跟你也不可能了。你過得那麽幸福,那個男人能讓你活成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怎麽舍得打擾你的生活?

  傅明月心口發酸,眼眶發熱,眼前這個男人褪去了平常的冷靜沉穩,變得像個不知所措的孩子。她想抱抱他,給他一點安慰,可是不合適,於是隻能捏住拳頭,忍住那份衝動。

  也許,她當初也錯了。不管他們是否能在一起,她都應該阻止他用自己的幸福去補償李甜馨的。她那時候不該隻是勸他幾句,而是應該強硬一點去阻止,甚至破壞這種可能。

  夏明朗終於冷靜下來,雖然眼眶有點紅,可到底沒有真的哭出來。“對不起,我——”

  “老人們總愛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可是……我想說,夏明朗,如果這段婚姻真的讓你這樣痛苦,你還是離婚吧。你這樣繼續將就下去,痛苦的不隻是你自己,李甜馨甚至你的家人,都跟著不好過。如果你對李甜馨感覺到愧疚,你可以想方設法補償她,但給她一段沒有愛情的婚姻,這絕對不是什麽好辦法。趁你們都還年輕,再找一個合適的人都還不難,現在分開也還不算太——”

  “你給我閉嘴!”李甜馨怒氣衝衝地從外麵衝了進來,像一頭被激怒的野獸。“傅明月,你別太過分!我們日子過得好好的,你居然勸他跟我離婚,你安的什麽心?別以為你幫了一次忙,就可以對我們的生活指手畫腳,就可以操控我們的人生!”

  傅明月沒料到李甜馨會剛好在門外,在短暫的驚訝之後,她很快冷靜下來。這些話,哪怕是當著李甜馨的麵,她也是敢說出口的。

  “當初夏明朗選擇跟你在一起,我就勸過他,這種用自己下半生的幸福來補償別人的辦法是行不通的。可那時候,我的態度還不夠堅決不夠強硬,你知道是為什麽嗎?因為夏明朗告訴我,你愛了他很多年,一直默默地等著他。我就想,你那麽愛他,肯定舍不得他傷心難過,肯定會對他很好很好。隻要過些日子,沒準他就會慢慢地喜歡上你,然後你們兩情相悅,幸福一輩子。可現在我才發現,我錯了,錯得很離譜。因為,你不愛他,至少還不夠愛。”

  李甜馨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跟銅陵似的,眼神凶狠得像要撲上來把她胖揍一頓。“你憑什麽這麽說?你什麽都不知道,憑什麽說我不愛他?傅明月,別以為你嫁了個有錢有勢的老公就可以胡說八道,別以為夏明朗喜歡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

  “我是不是胡說八道,我們大家都心知肚明。你看著他,”傅明月伸手往夏明朗的臉上一指,“你看著他的眼睛。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麽?你看得到生機嗎?你看得到快樂嗎?”

  “我——”李甜馨梗著脖子不認輸,可到底還是做不到睜眼說瞎話。她不是不知道夏明朗其實並不快樂,隻不過她選擇忽略了這一點,並且將一切推給時間,拚命地告訴自己:以後會好的!

  “你跟他認識這麽多年,不會不知道他有多喜歡他的專業他的工作。每一次攻克難關做出成就,他能興奮得跟個孩子似的,恨不得徹夜不睡覺地跟人聊這事兒。可你是怎麽做的?你讓他放棄他最喜歡的東西,回到這個地方來,過你以為的安全的幸福的生活。也許對別的男人來說,隻要能賺到錢,住大房子開好車被人羨慕誇獎,那就是成功人生。可你嫁的這個男人沒那麽強的利欲,他隻想幹他喜歡的事情,並且幹出成績。”

  這番話說得李甜馨麵上掛不住,一時又不知道怎麽反駁,以至於漲得一張臉一會兒紅一會兒青。

  可相比之下,夏明朗的情緒波動更明顯。他必須用盡力氣握住拳頭,不停地深呼吸,才能控製住自己的衝動。

  這個世界上到底還是有那麽一個人懂他的,還是他深愛的女人。這就夠了!

  “說實話,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你把我當成了你的敵人,總覺得隻要把我除掉了,你跟夏明朗之間就可以再無障礙,就可以兩情相悅幸福美滿了。可你不懂得,讓一個人忘記另一個人最好的辦法不是讓他們永遠見不到,也不是強行將那個人從他心裏拔出來,就像拔毒刺一樣,而是……你要比他心裏的那個人更好,給他更多的關心、理解和信任,讓他慢慢地明白,你才是那個更適合他更值得他用一輩子去愛護的那個人……”

  傅明月鼻子發酸,突然很想哭。她想高逸塵了!

  他就是這麽做的!

  他不要求她忘記陸琛,不要求她忘記夏明朗,隻是一味地寵著她,讓她像上癮一樣愛上呆在他身邊的感覺。如今,她滿心滿眼都隻有他,別的任何男人都休想占有一席之地。

  傅明月忍住沒哭,夏明朗卻撐不住了,他極力控製之下,聲音仍哽咽得厲害。“不要說了。明月,不要說了。”

  【注冊就送1萬看書幣用於打賞】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