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明月照紅塵(136)
作者:米多多      更新:2021-08-19 14:54      字數:4577
  確實說得夠多了。剩下的,還是交給他們自己吧。

  “對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間。”

  傅明月走出病房,一路走出醫院的大門,在醫院右手邊的一棵樹下停下腳步,然後掏出手機,撥通了那個熟悉的號碼。

  司機識趣地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停下。

  電話一接通,傅明月就直接說:“高先生,我想你了。”

  那邊的人沒有欣喜若狂,語氣反倒有些著急。“怎麽了?是不是出什麽事了?”

  這就是愛啊,隻要對方表現出一點異常就會緊張擔心。

  “沒有,就是想你了。很想很想,真的。”也不知道是情到深處的緣故,還是因為懷著孩子,她居然特別想哭,盡管極力忍住了,可眼眶還是發熱發紅,聲音也有點哽咽。

  這樣一來,高逸塵就更加放心了。

  “我馬上過去,三個小時就能到。”

  “別啊!”傅明月趕緊阻止,含著眼淚就笑了。“我真的沒事。隻是看到夏明朗和李甜馨過得並不那麽美滿幸福,就突然想你了。高逸塵,謝謝你,謝謝你讓我這樣幸福。”

  眼淚終是掉了下來,喜極而泣。

  “今天回來嗎?回來的話,我去接你。”

  傅明月原本沒想這麽早就回去的,現在突然就想了。“不用麻煩,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過,你晚飯要給我做好吃的。”

  “好。”

  “我要吃烤魚,醬香味的。”

  “好。”

  掛了電話,傅明月呼出一口氣,仰頭看著空中的朝陽,輕輕地笑了起來。

  不確定夏明朗跟李甜馨是否已經談完了,傅明月特地在外麵待了比較長的時間才又回到病房。沒想到的是,病房裏不止他們夫妻二人,夏家二老也來了。

  “喲,明月來了啦?吃過早餐了嗎?”莫春蓮比昨天還要熱情,熱情得虛假,也讓人吃不消。

  傅明月溫和一笑。“已經吃過了。”

  “那昨晚睡得還好吧?都怪我昨天被氣糊塗了,已經請你到家裏去住的。酒店再好,哪有家裏住得舒服啊。”

  “阿姨你太客氣了,而且,我昨晚睡得很好。”

  莫春蓮立馬又點了點頭,視線落在她的小腹上。“也是,你現在應該有五個月左右了吧?這個時候正是容易累容易犯困的時候,我懷明朗那會兒,站著都能睡著。一旦睡著了,不睡個夠就怎麽也醒不來。那種感覺,沒懷過孩子的女人是不會懂的。”

  這話擺明了就是故意戳李甜馨的痛處。

  別說李甜馨,夏明朗和傅明月都皺了眉頭,覺得莫春蓮實在有些過了。一個女人不能生育就已經夠可憐了,怎麽還能處處往人家的傷口上撒鹽呢?更何況,李甜馨還是為了夏明朗才失去做母親的資格的!

  傅明月至今還記得,夏明朗剛帶她回家那天,這位老太太是如何慈眉善目好言好語,十足一個好婆婆的架勢。可如今卻變得如此可怕,說出的話都跟刀子似的,毫不留情地就望人家最脆嫩最疼的地方戳。

  “那個,我來是跟大家告別的。因為榮城那邊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所以我得回去了。車禍的事情會有人幫忙解決的,你們放心吧。”

  “怎麽這麽快就回去了?既然都來了,就多住兩天吧。外麵要是住著不舒服,你跟我到家裏去住,怎麽樣?”

  “不了,我是真的有要事要趕回去。”

  拒絕了莫春蓮不知道幾分真心假意的挽留,傅明月就離開了醫院,直接去酒店拿了東西退了房間,然後坐上車子返回榮城。

  來的時候擔心夏明朗,心情很是急切。結果回去的時候想著高逸塵,竟也體會了一把人們常說的歸心似箭。好在她如今嗜睡,這輛車又特別舒服,在車輪前行的輕微晃動了,她很快就昏昏欲睡了。這一睡,一直到車子進入榮城市區,才悠悠轉醒。

  看了看時間,今天不是周末,這會兒也還是上班時間,高逸塵在辦公室的可能性更高。

  “去逸飛大廈吧。”

  想到男人驚喜的反應,她就忍不住輕笑出聲。

  “好的,夫人。”

  高逸塵這個時候確實在公司,而且恰好在開會。

  傅明月在逸飛大廈這裏是無人不識,她要進入總裁辦公室也沒有任何人會攔阻,相反秘書助理還會特有眼色地給她準備各種零食,卯足了勁要將她伺候得舒舒服服。如今大家都知道,他們boss就是個寵妻狂魔,把夫人給伺候高興了,那比討好高總自己還管用。

  “夫人,那我先出去幹活了,有什麽需要你就喊我。”

  “嗯,你去忙吧。”

  傅明月窩在沙發裏,一邊吃著助理準備的水果零食,一邊刷著手機,簡直快活賽神仙。

  秘書助理得到了傅明月的囑咐,睡都沒告訴boss,他的辦公室裏有個美人兒在等著呢。一推開門,看到斜躺在沙發裏對著自己笑眯眯的小女人,眼睛頓時一亮。

  “不是說晚上才到家嗎?”說著,長腿交疊,很快走到她身邊坐下。

  傅明月伸手摟住他的脖子,笑眯眯地親了他一口。“想你啊,就急忙忙地趕回來了。怎麽樣,有沒有感動得想哭?”

  高逸塵沒有回答,隻是將人攬到懷裏,低頭就是一個熱烈的深吻,直吻得傅明月身體發軟體內虛空。自從妊娠反應過了之後,她的身體越來越敏感了,輕輕一撩就要招架不住。

  辦公室到底不是適合胡鬧的地方,高逸塵及時刹車,隻抱著她享受著此刻的安寧。習慣了她天天在身邊,夜夜在懷裏,不過是隔了這麽一天,也想得緊。隻不過他跟她不一樣,不喜歡在嘴上毫不遮掩地說出來。

  又膩歪了一會兒,傅明月就推著高逸塵去工作。“你快點把事情處理好,爭取正常下班。說好了要給我做醬香烤魚的,你可不能食言。”

  高逸塵親了親她可愛的小鼻子,鬆開手,起身坐回辦公桌前,一頭紮進忙碌的工作當中。忙中偷閑抬頭看一眼,見沙發裏的人像隻慵懶的貓兒似的斜躺在那,一臉的享受,眼裏便不禁浮上幾分柔軟的笑意。

  大概是年紀越來越大,就越來越貪戀安穩的生活,如今他是越來越喜歡這種平淡安寧的日子了。若不是男人骨子裏的那份野心和征服欲作怪,他沒準直接甩手退休,帶著她找個山水秀美的地方來個日出而起日落而息。而且他比誰都清楚,隻有足夠強大,才能護住自己想要護的人。

  致命的弱點,又何嚐不是強大的理由和動力?

  俗話說得好,心情好,做起事情來就會事半功倍。

  高逸塵埋頭苦幹了幾個小時,還真在下班前將緊急重要的事情都處理完了,然後帶著傅明月回家去給她做醬香烤魚。她早上就提了的要求,他早就讓人準備了相關的材料,回去隻需要烹煮就行了。

  傅明月如今不怕油煙味和食物的香味了,又恢複了以前的作風,沒事兒就喜歡趴在他背上,跟牛皮糖似的扒都扒不下來。油才剛下鍋,她肚子裏的饞蟲就開始騷-動起來,等到菜做到半熟,她都想抓起筷子先嚐為快了。隻要有一個菜起鍋了,她就跟個孩子似的抓著一雙筷子一邊吃一邊看著他做菜,等下一道菜做好,她已經吃掉大半了。

  “我這麽能吃,你說你兒子會不會是個大胃王啊?”

  高逸塵對於她毫無壓力地將黑鍋甩給孩子的行為表示很無奈,卻還是一味地縱容,隻是偶爾要擔心她吃多了會腸胃不適。當然,他也不會刻意提醒她:再這麽吃下去,一個月恐怕不止胖十斤。

  “沒事,養得起。”

  傅明月嗬嗬地笑,狗腿地回了一句:“高總果然財大氣粗,求抱大腿。”

  “不是抱著呢?”

  “哪有?我抱的明明是腰好嗎?”說著,她真鬆開他的腰,手臂往他腿上一圈,結果不小心碰到了某個關鍵部位。雖然是老夫老妻了,她也不由得囧了囧。“我不是故意的。”

  “故意的也可以,你隻要負責滅火就行。”

  “高總,我發現你真是越來越老司機了。”

  高逸塵掐指一算,他拿了駕照都二十多年了,確實是老司機了。

  夫妻兩玩笑間,醬香烤魚就已經做好了。

  烤魚吃完了,剩下的湯汁就直接當成火鍋鍋底,往裏麵加入想吃的食材,就是一鍋鮮美的醬香火鍋。

  傅明月趕緊去拿碗筷,一坐下來就迫不及待地抓起筷子往鍋裏伸,那饞嘴的樣子簡直就跟餓了幾天沒吃東西似的,看得高逸塵直想笑。

  懷孕這事兒還真是神奇,能讓一個人吐得連白粥都吃不下,卻也能讓人胃口大開,食量誇張起來比五大三粗的漢子還要大。

  “幹嘛不吃飯,看著我一直笑啊?我很好笑嗎?”

  高逸塵劍眸含笑,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吃吧。”

  四五斤的一條魚吃了個精光,又吃了一些菌菇蔬菜,傅明月才總算覺得飽了。放下筷子,抱著更加圓滾滾的肚皮,像隻幸福的小豬似的哼哼個不停。

  比起傅明月這邊的歲月靜好,市的生活並不平靜。

  車禍的事情,承包公司業務的問題,有高逸塵的插手,解決起來自然輕而易舉。可夏明朗跟李甜馨的感情問題,卻隻能靠他們自己去解決。

  也不知道是經過這次的意外,夏明朗自己想通透了,還是因為被傅明月給點醒了,總之他也意識到兩個人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他給不了李甜馨想要的幸福,李甜馨也給不了他想要的生活,他們繼續綁在一塊兒就是互相耽誤。

  這個決定一出,夏家二老和夏明翰都舉雙手雙腳表示同意。夏家二老嫌棄李甜馨不能為夏家傳播香火,早巴不得兒子離婚再娶。夏明翰倒是單純一些,就是覺得哥哥跟李甜馨在一起一點都不快樂,還不如離了找個適合的。

  李甜馨當然不同意。她不讚成傅明月說的話,覺得自己是愛夏明朗的,否則不會一直等他這麽多年,費盡心思也想跟他共度此生。要知道,當初沒出那場車禍時,她也是很吃香的,追求她的男人並不少。那裏麵,也有比夏明朗出色的。如果不是愛著夏明朗,她早就挑一個合適的結婚生子了,哪裏還有後來的這些事情?

  可經過傅明月那一番話,李甜馨也意識到自己想岔了,之前的方法確實不妥。她應該做得更好,比傅明月還要好,讓夏明朗慢慢地愛上她。

  為此,李甜馨還暗暗地下了一番苦心。隻可惜她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夏明朗就跟她提出了離婚,無異於給了她一個晴天霹靂。她怔怔地望著自己的男人,臉上一點血色都找不到,隻剩下一片慘敗。

  “當然,我不會虧待你的。房子,車子,存款,這些統統都留給你,我淨身出戶。我還在興隆超市旁邊買了個商鋪,就掛在你名下。”

  興隆超市那一塊是市最繁華的地段,鋪租不便宜。說句直白的話,李甜馨隻要不是大手大腳沒個分寸,每個月靠著那點鋪租也能活得很滋潤。更何況,她手裏還有房子車子和現成的存款。

  淨身出戶?

  如果說剛剛她還能自欺欺人地以為自己聽錯了,或者以為他隻是一時衝動說出來的氣話,那麽此刻她已經深刻地意識到,夏明朗是來真的!他什麽都不要了,隻要跟她離婚!這一招淨身出戶,實在太狠了!簡直就像是蒲扇般的手掌狠狠地刮在她臉上,打得她皮青臉腫,連腦袋都疼了。

  “你是鐵了心要跟我離婚了?可是為什麽?夏明朗,你為什麽要這樣對我?”震驚過後,李甜馨的眼淚就撲簌簌地掉了下來,委屈得不行。

  夏明朗到底心軟,一見她哭,就有些不忍心了。可是想想這些日子壓抑得生活,終於還是狠了狠心。“我也曾以為,隻要我們都踏踏實實地過日子,也可以過得和和美美。可事實證明,我們在一起過得並不幸福,你不快樂,我——”

  “你怎麽知道我不快樂?我明明過得很好!”

  “甜馨,你能騙別人,卻騙不了自己。我也一樣。我現在可以明白地告訴你,自從跟你結婚一來,我過得並不快樂,一點都不快樂。我原本想著,我不快樂沒關係,你過得好就行。可事實上,你也過得不好。你別否認,我有眼睛可以看的。自從回到市,我們的日子看著是越來越好了,但那僅僅是金錢上的富足,跟真正的幸福還差得很遠。”

  “你怎麽知道,我們離婚了,就一定能找到更合適的?就一定能夠幸福?還是說,傅明月說出的話就是聖旨,她怎麽說,你就怎麽做?她都已經是別人的老婆了,你跟她根本就不可能,你為什麽還是這樣執迷不悟?她到底給你下了什麽迷藥?”

  【注冊就送1萬看書幣用於打賞】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