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明月照紅塵(137)
作者:米多多      更新:2021-08-19 14:54      字數:4233
  夏明朗立馬皺起眉頭,眼露不悅。

  他不喜歡任何人將矛頭轉到傅明月身上,哪怕隻是言語上的也不行。

  “這跟明月沒有關係。不騙你,我其實一直都在考慮這個問題,這麽多個無法入眠的夜晚,我都在想,當初決定跟你在一起是不是錯了。現在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我是真的錯了,這樣的補償方式確實很蠢。我不知道別的男人是不是可以很容易就跟另一個女人日久生情,然後忘了自己心裏的那個人,但我不行。我這輩子算是栽在明月的身上了,哪怕她已經嫁為人妻,我也沒辦法斬斷這份感情。”

  “可你們根本就不可能的!”

  夏明朗微微一笑,整個人都釋懷了。“沒關係,我隻要知道她過得很好就行,不會傻得還指望她能屬於我。”

  他親手將她推開的。如今這個結果,是他該得的懲罰。

  “那為什麽不能跟我再試一試?我已經知道問題在哪裏了,我可以改,我可以做得更好的,我們再試一試,好不好?如果試過了還不行,你再跟我離婚,好不好?”

  夏明朗用力地閉了一下眼睛,再睜開,又多了幾分堅定。“對不起,我不想試了。你要的幸福,我真給不了。我要的快樂,也沒辦法從你這裏獲得。甜馨,我對不起你,但我真的不想再浪費彼此的時間了。趁著你還年輕,再找一個疼你愛你的男人吧。”

  “年輕?我是不算太老,可我是個殘廢啊,我瘸了一條腿還不能生孩子,你覺得哪個男人能瞧得上我?夏明朗,你不能這麽對我。我為了你搞成這個鬼樣子,你不能扔下我就走,你不能!”

  李甜馨恐懼失去這個男人,想法立馬就開始往最有利的死胡同裏鑽,死死地拽著她是為了救夏明朗才弄成這樣的事實。是你把我害成這樣的,你要是還不管我,你就是狼心狗肺豬狗不如!

  如果是平常,夏明朗早就因為愧疚而投降了,但這次他十分堅定。“對不起,你要是心裏不解氣,罵我打我都行。”

  總之,他不會改變決定了。他真的累了。這一次,他想為自己而活。

  “你——是傅明月,是她唆使你非跟我離婚不可的,是不是?”

  夏明朗本想為傅明月澄清的,可轉念一想,他越是解釋,李甜馨就越是認準了,還不如不開口。她要這麽想就由著她吧,隻要她滿意就行。

  “我知道,一定是她!我去找她算賬。”

  李甜馨轉身就衝了出去。

  夏明朗急得趕緊追上去,可李甜馨跑得還挺快,他追了一會兒沒追上,就停了下來。算了,她也許隻是嘴上說說而已。就算她去了榮城,隻怕也見不到明月,也傷害不了她。

  事實上,誠如夏明朗所料的那般,李甜馨自己跑了一段路就泄了氣。去找傅明月有什麽用?就算是傅明月唆使的又怎樣?人家又不是橫插一腳的第三者,自己還能拿她怎樣?

  李甜馨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絕望,在路邊找了個地方蹲下來,將腦袋埋在膝蓋上嗚嗚地哭了一場。更讓她絕望的是,一直到她哭完了,夏明朗也沒出來尋人。

  他是真的鐵了心不要她了!

  盡管知道這個事實,可要李甜馨就這麽答應離婚,那也是不可能的。人都一樣,不到最後一刻都不會醒悟。她直接選擇性失憶,就當沒這件事,一門心思照顧夏明朗。就連莫春蓮對她冷嘲熱諷,她也當作沒聽見,而不是像以往那樣據理力爭。

  古人有句話,你是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的。

  同樣的,你也留不住一個心早已經不在你身上的男人。不,是一開始就沒把心放在你身上的男人。

  李甜馨裝作若無其事,夏明朗卻是執意絕情到底。一出院就找人擬了離婚協議書,上麵明明白白地寫著,所有的夫妻財產都留給女方,男方淨身出戶。

  看著那一紙離婚協議書,李甜馨才知道自己這些日子的表現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她就是剃頭挑子一頭熱,別人根本不領情!她就是想要知錯能改,人家還不願意給她這個機會呢!

  有那麽一刹那,李甜馨真是恨透了夏明朗,也很透了傅明月。

  如果不是夏明朗,她不會變成今天這個鬼樣子。如果她沒有殘疾,如果她還能生兒育女,找一個疼愛她的好男人不是難事。

  如果不是傅明月橫插一腳,夏明朗不會鐵了心要跟她離婚!隻要不離婚,她再溫柔體貼一點,他們遲早會日久生情,越過越好的!

  可現在,一切都毀了。

  她瘸了腿,不能生孩子,離了婚還能再嫁嗎?就算能,也是歪瓜裂棗吧?難不成,她下半輩子就要這樣淒慘地過下去,被人看盡笑話了嗎?

  不行!絕對不能走到那一步!

  一想到從前羨慕奉承她的那些人,以後見了她就冷眼嘲笑,李甜馨就受不了。人都是這樣的,過慣了光線的生活,**慣了別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讓她回到原先的平淡無奇,一時間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

  “你真的鐵了心要跟我離婚?無論如說什麽做什麽,你都不會改變主意了,是不是?”

  夏明朗不忍看她眼裏的絕望,可還是一咬牙關,堅定點頭。“是。這個婚,我離定了。”

  “好!”李甜馨連連點頭,咧著嘴露出可怕的笑容,臉上的表情也一點一點變得瘋狂。“夏明朗,你這樣對我,你一定會後悔的!”

  吼完她轉身就往陽台衝。

  夏明朗意識到她想做什麽,嚇得魂都差點沒了,趕緊就衝上去一把將人拽住。

  可李甜馨還不肯服軟,掙紮著要從陽台跳下去,好讓他後悔莫及。

  兩個人就這麽拉扯了半天,又是哭聲又是叫罵,鬧得對麵樓的人都跑到陽台看熱鬧。

  好不容易李甜馨鬧累了,夏明朗趕緊將人拖進屋子裏,關上陽台的玻璃門,然後精疲力盡地在沙發裏坐下。

  這會兒是夏天,悶熱得很,要不是開著空調,坐著不動都能一身大汗淋漓。他們剛剛拉扯了那麽久,兩個人都被汗水浸濕了,身上的力氣也全部榨幹,動都不想動一下。

  李甜馨化了妝的,汗水和淚水早就將妝容給衝刷得亂七八糟的,一張臉這會兒看起來就跟夜叉似的,難看至極。她自己還渾然不覺。

  “夏明朗,別以為我隻是嚇唬你。你敢跟我離婚,我就敢死給你看。”

  一哭二鬧三上吊,很多女人麵對**或者提出離婚的丈夫都是這麽幹的。

  夏明朗隻是沒想到,李甜馨也是個大學生,也算是知書識禮,居然也會用這麽極端的方式來解決問題。也是,他從來就沒了解過這個人。

  離婚這事兒,他是頭一回,沒什麽經驗。但電視劇還有新聞報道裏,相關的例子他真看得不少。如果他今天妥協了,以後的日子絕對不會就這麽安寧地過下去,反而會越來越糟糕。到那個時候,事情就真的不可挽回了。

  夏明朗相信那句話:真正想死的人,她會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在你不知不覺的時候就了結了自己的生命。而那些總是把死掛在嘴邊的人,不過是想以此來作為要挾達到自己的目的,根本沒有去死的勇氣。

  “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以後你想跳樓也好想割腕也好,我不會攔著你了。我答應你,如果你真的死了,我會給你風光大髒,還會幫你照顧好你的父母。”

  什麽?

  李甜馨徹底傻眼了。她簡直不敢相信,這麽可怕的話居然從夏明朗嘴裏說出來。眼前這個男人,還是她認識那個心地善良心腸比誰都**的夏明朗嗎?別是外殼一樣,芯子已經換成別人的了吧?還是說,傅明月當真給他洗腦洗得如此徹底?

  “嗬嗬,”夏明朗看著她目瞪口呆的樣子,突然笑了,“是不是覺得完全不敢置信,我居然會說出這麽惡毒的話?說實話,我也不敢相信,有一天我也可以這樣狠下心來。如果我能早點這樣,那麽……”

  明月就還是我的。我們會結婚生子,幸福美滿地過一輩子。可惜啊,千金難買早知道。我還是醒悟得太晚了,不過,至少還有回旋的餘地。我跟明月再無可能,但我的人生還能回到我自己想走的軌道上來。

  “你果然還是為了傅明月!為了她,你真是什麽都肯做!夏明朗,她到底有什麽好?她已經是別人的女人了,你醒醒吧!”

  夏明朗仍是笑,雖然還有些苦澀,但更多的是釋然。

  “我很清醒,從來沒有試過這樣清醒。甜馨,我已經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麽了,餘下來的日子,我想為自己而活。至於感情方麵,我不敢奢望跟明月還有什麽未來,她要的幸福也不是我能給的。也許我會一輩子孤獨終老,也許我會遇到另一個我覺得可以在一起愉快過日子的人,誰知道呢?但現在,我隻想結束這段錯誤的婚姻,離開這個不適合我的地方,去尋找我想要的生活。如果你恨我,想報複我,那就隨你吧,我都受著。”

  也許會一輩子孤獨終老……

  他寧願孤獨終老也不肯跟你過一輩子!李甜馨,你還有必要繼續為了這樣一個人作踐自己嗎?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敢去死?你是吃定了,我沒有自殺的勇氣,是嗎?”

  夏明朗搖頭,坦然地對上她的雙眼。“我們都是成年人,要自己對自己負責。生命是自己的,生命隻有一次,如果你自己都不愛惜,我還能說什麽呢?甜馨,我希望你好好地活著,以後也好好地過日子。但如果你執意要以死相逼,我也無話可說。”

  留下這番話,夏明朗起身去了臥室,很快又拿了幹淨的衣物進了浴室。他需要洗個冷水澡,洗去一身的粘膩,也讓混亂的腦子冷靜下來。

  李甜馨像是被人點了穴道一樣,呆呆地坐在沙發裏,望著陽台外麵陽光耀眼的天空,眼前一陣一陣發黑,腦子裏跑馬看花似的掠過無數的畫麵。她和夏明朗怎麽就走到了這個地步?她明明那麽愛他,好不容易跟他在一起,她應該比誰都珍惜,做得比任何一個妻子都要好的,可怎麽就成這樣了?到底是她錯了,還是夏明朗錯了,又或者命運弄人?

  一直到夏明朗從浴室出來,李甜馨也沒能想出個一二三四五。隻是抬眼看去,對上夏明朗那雙眼睛時,她腦子裏突然閃過傅明月那天說的話。

  “你在他的眼睛裏看到了什麽?你看得到生機嗎?你看得到快樂嗎?”

  如果傅明月是這會兒提出的問題,她完全可以理直氣壯地回答:我看得到!可他眼裏的生機和快樂,竟然是因為終於下定決心跟她離婚了!她不僅不是他快樂的來源,反而是他痛苦的緣由!他用鐵一般的事實來證明這一點,多麽諷刺!何等傷人!

  我到底做錯了什麽,你要這樣子對我?我隻是愛你,想跟你過一輩子而已,難道也有罪嗎?

  “我原以為,就算你不愛我,至少也不討厭我這個人。可現在看來,你對我何止是討厭,你是不是把我當病毒似的恨不得永遠離我十萬八千裏?你是不是恨不得我直接消失才好?”

  夏明朗想要矢口否認,可轉念一想,就讓她這樣誤會吧。如果這樣她就能死心的話,也未嚐不是好事。都已經這樣了,快刀斬亂麻,對誰都好。

  “我恨你!夏明朗,我恨你!”

  李甜馨大吼兩聲,突然瘋了似的一把抓起茶幾上的水果刀。那水果刀沒有套上刀鞘,那在手裏就能直接使用。

  “甜馨!”夏明朗驚慌失措地想要撲過去阻止她。

  可李甜馨更快一步,直接將就刀子捅進了自己的腹部。鮮血噴湧,她疼得五官都要扭曲了,卻還在那笑著說:“我說過,你會後悔的!”

  【注冊就送1萬看書幣用於打賞】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