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明月照紅塵(138)
作者:米多多      更新:2021-08-19 14:54      字數:4389
  時間滴答,如白駒過隙,不經意就來到了八月,一年中最酷熱的月份。

  在這份酷熱難耐裏,傅明月也進入了懷孕後期,肚子跟揣了個大西瓜似的高高隆起,低頭都快看不到腳趾頭了。夜裏麵睡覺也成了難題,根本沒辦法平躺,隻能側臥,而且怎麽調整都找不到一個舒服的姿勢。要是想翻身,一個人還完成不了,非得高逸塵幫忙才行……總而言之,她現在就是一隻大笨象,看著臃腫笨拙,動起來也笨拙。不等別人開口發表意見,她自己就將自己嫌棄了個徹底,沒事兒就自我調侃兩句。

  其實,這完全傅明月自己想多了。她確實胖了一些,但比起那些胖到變形的孕婦,她也就是圓潤一點而已。何況她膚白貌美,就算擠入了微胖界,也還是一個好看的微胖子。

  倒是她肚子裏的小家夥因為吸收得太好,醫生說有點營養過剩了,要她在接下來這些日子得控製飲食,少吃點大魚大肉,多吃點粗糧。

  於是,傅明月搖身一變從富貴命變成了吃番薯芋頭的命。這種由奢入儉的生活,她好一段時間都不適應,經常可憐巴巴地看著高逸塵,巴望著他投喂一點好吃的。

  高逸塵每每覺得她特別像一隻貪吃的小狗,那雙眼睛水汪汪的仿佛會說話,讓人狠不下心來拒絕。然而——

  “你還想不想順產了?”

  “那……好吧。”這是傅明月的死穴,一戳就一個準。一方麵,她不想肚子上挨一刀;另一方麵,她知道順產對孩子好,還是希望小家夥以最好的方式來到這個世界。自從她看了一個文章,說是剖腹產的孩子沒有經過產道的積壓,各方麵都會比較脆弱,容易生病之後,她就堅持一定要順產了。

  高逸塵摸了摸她的腦袋,從水果盤裏拿起一顆提子塞她嘴裏。這個時候最適合吃西瓜,但是孕婦吃太多西瓜不好,也隻能忍一忍了。

  傅明月嚼了兩下,嘴裏立馬被清甜的汁水給滋潤了,她笑彎了眼睛,歎一句:“好甜!”

  “那就多吃幾個。”

  “幾個怎麽夠?起碼要吃幾十個!我現在可是名副其實的大胃王。”隻可惜是一個被限製飲食的大胃王,想想就好可憐。

  高逸塵笑了笑,道:“一會兒給你做好吃的。”除了紅薯芋頭,還有別的菜式也是好吃又不容易造成營養過剩的。

  “什麽?”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傅明月嗬嗬地笑,也不急著讓他揭曉答案,反正很快就能吃到了。這麽一想,頓時覺得肚子裏的饞蟲都開始叫囂起來,吵著要一頓好吃的來滿足它們。

  “不行了,我現在就想吃。你現在就去做,好不好嘛?”

  高逸塵能說什麽的,隻能乖乖地站起來,走進廚房去大展身手,好喂飽妻子那張嗷嗷待哺的嘴兒。

  傅明月如今肚子大了,整個身體都很笨重,就沒辦法像以前那樣在他做菜的時候趴在他背上了。隻能斜靠在沙發裏,看著電視刷著手機等著被投喂。可是等食物的香味兒從門縫裏漏出來,她就坐不住了,趕緊塔拉了防滑脫鞋就從廚房跑。

  “好香啊!讓我看看你做了什麽好吃的。啊,酸菜魚!蒜蓉粉絲蒸娃娃菜,涼拌腐竹台菜,蘑菇丸子湯……不過,你確定酸菜魚和肉丸是被允許吃的?”

  “確定。”

  傅明月這就放心了,迫不及待地拿了一副碗筷,撈了幾塊子酸菜魚,邊吃邊點頭。

  “嚐嚐這湯。”

  “哦,好。”明月用水衝了一下手裏的碗,盛了半碗湯,低頭嚐了一口,立馬笑彎了眉眼。“太好喝了。高總,我發現你真的有大廚的潛質。要是哪天公司開不下去了,你去做個大廚也能養活我們娘兩。哎呀,這樣我就放心了。”

  高逸塵哭笑不得,有這麽詛咒自己老公的公司的嗎?還有,他看起來就那麽像隨時都會破產的Boss?昨天他明明才跟Y國的一家公司談下了一個幾十億的大項目啊!

  傅明月看著男人哭笑不得的表情,吐了吐**,也嗬嗬地笑了起來,放下手裏的碗筷,伸出手臂有些艱難地抱住他的腰。“高先生,你看你已經把我**成四體不勤的廢物了,那你得負責到底哦。哪天你不要我,我肯定會餓死街頭的,你不能那麽殘忍。”

  “我怎麽記得,你原本就是個四體不勤的?”

  “哪有。我明明以前會做家常菜的,還會煮白米飯,還會熬粥。”自從結婚之後,她一年也下不了幾次廚房,連西紅柿炒蛋估計都做不好了。果然,沒有蠢女人,隻有被**傻了的女人!

  男人點點頭,附和道:“嗯,你以前確實能把菜煮熟。”

  傅明月氣呼呼地掐他腰側的癢癢肉,掐了沒兩下,爪子就被一隻大手給按住了。她掙紮了兩下,他就鬆開了,不過她也沒再作怪,懷抱著一個大西瓜艱難地趴在他背上,還把眼睛給閉上了。

  婚後的生活真的太幸福了,幸福得總像是一場讓人不安的夢。可這個男人雖然不愛說些安撫人心的話,卻會一如既往地**著她,**得她無法無天都沒有過一絲一毫的不滿。

  如果這真的是一場夢,那就這麽一夢千年吧,永遠不要醒了。

  “菜都做好了,出去吃飯吧。”

  身後的人沒吱聲,也沒動。

  高逸塵又重複了一遍,還回過頭去看了一眼。“不是真的睡著了吧?”他反手伸出,摸了摸她越發細嫩的臉頰。

  傅明月被摸得癢癢的,就裝不下去了,“嗤”的一聲笑了出來。“哪能這樣就睡著啊?我又不是豬!”

  “好了,出去坐好,開飯了。”

  傅明月鬆開手,空著兩手走出廚房。不是她不想幫忙,而是男人根本不放心她來幫忙,生怕她一個不小心把自己給磕了摔了。這虧得她沒有婆婆,要是有婆婆,看到她懶成這樣,一準天天橫挑鼻子豎挑眼。

  心滿意足地吃了一頓飽飯,傅明月就被高逸塵拉著到公園去散步,等食物消化得差不多了才允許她回到家裏。

  進門簡單衝了個澡,傅明月就枕在高逸塵腿上睡了。

  高逸塵則對著電腦敲敲打打,繼續處理工作。

  一個負責忙碌,一個負責安睡,氣氛倒也溫馨。午後的陽光無比毒辣,但屋內開著空調,溫度十分宜人。偶爾響起的細小的鍵盤敲擊聲,更襯托出這份寧靜。就連時光都仿佛放慢了腳步,蓄意延長這美好的一刻,好讓它永遠沒有盡頭。

  傅明月如今身體笨重,夜裏總是睡不好,但這樣枕著男人的**卻睡了個舒服的午覺。如果不是被自己的手機鈴聲驚醒,她恐怕還要再睡一兩個小時。

  高逸塵在手機鈴聲響起的第一時間就已經果斷地掐了,但她還是醒了。

  “誰啊?”傅明月繃直腳尖,舒服地伸了個懶腰。雖然還沒完全睡足,但這一覺睡得確實特別舒爽,**每一個細胞都叫囂著痛快。“是向暖嗎?”

  自從她進入懷孕後期,向暖給她打電話的次數越來越頻繁,生怕有什麽經驗忘了分享,或者有什麽地方照顧不到。向暖就是個當老媽子的命,沒事兒喜歡瞎操心,但總能讓人心裏暖暖的。

  “夏明朗。”

  “哦。”傅明月剛醒,腦子還有些混沌,隨口應了之後,又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你剛剛說誰打來的?”

  “夏明朗。”

  傅明月趕緊伸手要手機,然後給夏明朗撥回去。自打上次從市回來到現在,夏明朗這是第二次給她打電話,上回是為了表示感謝。這次又是為了什麽?希望不是出什麽事兒了。

  “喂?”

  “明月,是我,夏明朗。”

  “我知道。怎麽突然給我打電話了?”

  “我……回到榮城了,想見見你。當然,如果不方便的話,就算了。”

  他居然回榮城了?難不成,他真跟李甜馨離婚了嗎?

  傅明月確實覺得夏明朗跟李甜馨如果不幸福的話,最好還是離婚。可兩個人真離了,她的心情又說不出的複雜。

  “沒什麽不方便的。現在嗎?在哪裏見?”

  “看你的時間。地點的話,就在你家附近吧,畢竟你現在身子重,跑來跑去也怪累的。”

  傅明月想了想,就定了雲鶴公寓附近的一家以海鮮出名的餐廳。她現在要控製營養的攝入,吃清蒸或者的白灼的海鮮比較好,香菜川菜那樣的實在太油膩了。

  “好,我現在就過去。到時候見。”

  “到時候見。”

  傅明月放下手機,在高逸塵的幫忙下坐起來,然後笑嘻嘻地說:“高先生,你加油好好工作,我要出去吃大餐啦。有人要請我吃飯,你不要太羨慕哦。”

  “夏明朗回榮城了?”

  傅明月點點頭,又伸了個懶腰。“是啊。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得見麵了問過才知道。哎,”她伸出手,用指尖挑他堅毅的下巴。“你不會吃醋吧?”

  高逸塵配合地抬起下巴,不動如山地看著她,看得她乖乖地舉手投降,不滿地嘀咕一句“太沒*了”。

  “不理你了,我去換衣服。”

  “要我送你過去嗎?”

  “不用,就在家門口,連車都不需要開。我慢慢走過去,吃飽了再慢慢走過來,剛好消食。”

  以傅明月如今的體型,也沒辦法穿那些漂亮的特別勾勒身材的衣服,隻能穿寬鬆的孕婦裙。好在她膚白貌美,長胖也不算嚴重,穿上孕婦裙就更不顯了。倒是那張臉白皙細嫩,比十幾歲的女孩子還要青蔥**,所以很多人都說她懷的是女兒。

  高逸塵不放心,想陪她走過去,可是被她堅定地拒絕了。

  “有這個時間,你還不如趕緊把工作處理完,晚上早點陪我睡覺。”有他在一旁,她總是比較快入睡,也睡得比較沉。可他總是忙得很,通常她睡著了,他還在加班加點。

  從雲鶴公寓到那家餐廳,實際距離也不到一公裏。就是傅明月這種跟企鵝差不多的速度,走到那裏也就是二十分鍾的事情。意外的是,她到的時候,夏明朗已經等著她了。

  “你打電話的時候不會已經在附近了吧?”這附近的房子租金太高,他應該不太可能在這裏租房子。

  夏明朗笑了笑,算是回答了。“我要了菊花茶,你可以喝吧?”

  “可以的。其實普通的茶也可以喝,隻要不是濃茶就行。”對胎兒的影響還是其次,喝一兩次濃茶又不是吃毒品,沒那麽可怕。隻是她最近睡眠質量不行,再加上濃茶的**,估計今晚更加睡不好了。

  “我想著你這個時候肚子應該不小了,但沒想到這麽壯觀。”簡直就個衣服下揣了一個小山包似的,高高地隆起。“走路的時候,能看得見自己的腳嗎?”

  傅明月立馬撫額,囧著一張臉。“求別說。”

  夏明朗又笑了笑,將倒好的茶小心地放到她麵前。“有點燙,小心些。”

  “謝謝。”雖然隻是幾句寒暄,但傅明月發現,夏明朗變了,跟之前很不一樣。或許她應該說,過去那個夏明朗好像快要回來了。“你最近好像變化不小啊。”

  夏明朗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前段時間以那種狀態出現在自己深愛的人麵前,他也覺得丟人。“那時候,讓你看笑話了。”

  “看笑話倒不至於。而且,我看誰的笑話,都不會看你的笑話。對了,什麽時候回來的?”

  “半個月前。這段時間一直在找房子找工作,昨天剛剛把工作落實下來,今天就來找你了。”一句玩笑似的“還是很夠朋友的吧”到了嘴邊,又被他咽了回去。

  “耶?”傅明月還真有點吃驚,“房子也租好了?”

  “嗯,在藍湖那一塊租了個一居室。工作的話還是幹老本行,但不是以前的公司。”

  至於職位的上升和工資的提高,他沒有說出來,總覺得說出來有炫耀的意思。如果兩個人還在一起,那就是分享喜訊,又是另一回事。隻可惜,這輩子恐怕是不會有那樣的機會了。

  傅明月點點頭,露出發自心底的笑容。她是真心為他高興,他前些日子那種狀態真的太糟糕了。“挺好的。那,你跟李甜馨……”

  【注冊就送1萬看書幣用於打賞】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