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明月照紅塵(完結)
作者:米多多      更新:2021-08-19 14:54      字數:4554
  “我們沒有離婚。你……會不會覺得很失望?”

  “失望?就因為你們沒離婚嗎?”傅明月失笑。他對她是有多大的誤解啊?她又不是心理有病,就喜歡看人家勞燕分飛。“怎麽可能!我那時候之所以說那種話,隻是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如果不幸福,就不要互相耽誤,並不是巴望著你們離婚。何況婚姻如魚飲水,冷暖自知,我看到的未必就是所謂的真相。如果你們覺得還是可以一起過下去,還是幸福的,那不離婚當然是最好的。”

  “我們答應給彼此一年的時間來冷靜,各自考慮清楚,如果最後其中一個人或者兩個人都想離婚,那就分開。”

  “那挺好的。像婚姻這麽重要的事情,確實一時半會兒也想不透徹,確實需要冷靜下來好好地考慮分析。”

  這個話題到此就揭過去了。

  傅明月無意在窮根究底問下去,夏明朗也不想多說。有些事情,說得多了就會變味,還是適可而止比較好。

  之前李甜馨揮刀自殺,夏明朗確實被嚇得不輕。幸虧那把水果刀很短小,刺的時候也沒刺中要害,否則真出了人命,他下半輩子也不好過。

  原本,夏明朗想著李甜馨態度這麽拒絕,隻怕離婚的事情最後也是不了了之。他雖然嘴上說得絕情,但也做不到眼睜睜地看著她作踐自己。這次隻是戳了一刀,幸運的沒什麽大礙,萬一下回她真的從樓頂一躍而下呢?

  因此,夏明朗都做好了妥協的準備,誰知道李甜馨自己反倒冷靜了。她醒來了以後就不肯見夏明朗,足足冷落了他將近一個星期,才肯跟他談一談。

  談論的結果就是,李甜馨願意暫時放他自由。兩個人先分開一段時間,彼此都冷靜下來好好考慮清楚,如果最後還是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那就離婚。

  夏明朗這個時候哪裏敢要求立馬離婚,自然忙不迭就答應下來了。得到李甜馨的同意,他才回到榮城,繼續幹自己喜歡的工作。

  其實,夏明朗不認為這一年就能讓自己改變決定,但他願意給時間李甜馨去過度。這樣的打擊對一個女人來說卻是難以接受,他都沒辦法淡然處之,何況她呢?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我聽說孕婦的口味變化很大,所以就沒點菜,你看看想吃什麽。”

  “我現在就是個大胃王,能吃的東西都吃。不過,醫生說孩子有點太大了,讓我注意控製食量,所以最近都在吃紅薯芋頭。”提到這個,傅明月又忍不住想要捂臉,囧得不行。

  夏明朗直接忍不住笑出聲來。“看來,高總將你養得很好,居然都營養過剩了。”

  傅明月終於還是把臉給捂了起來。“求你不要說了,給我留點麵子。”

  這麽一說,感覺她就是一吃貨,還是易胖體質,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吃成一個難看的大胖子!對一個年輕女人來說,這也忒要命了!

  “哈哈哈……”

  夏明朗點了三菜一湯,都是傅明月以前愛吃的菜,而且都是口味偏清淡的。他聽說懷孕越到後期,越不適合吃口味重的食物,對孕婦和胎兒都不好。雖然不知道真假,但吃得清淡一些總歸是好事。

  自打分手以後,兩個人還是第一次這樣平心靜氣地坐下來吃飯聊天,頗有點老朋友湊在一起的意思,彼此感覺都還不錯。

  吃飽喝足,又聊了將近一個小時,兩個人才結賬離開。

  夏明朗要請客,傅明月也沒跟他客氣。

  “我送你回去吧?”夏明朗看著她像個大西瓜一樣的肚子,簡直心驚肉跳,真怕她一不小心就磕了或者摔了。

  傅明月順著他的視線看向自己的肚子,囧囧地往裏縮了縮,隨即發現這一招根本不管用。“你不要像看不定時炸彈一樣看我行嗎?雖然看不到腳尖,但走路還是沒問題的。”

  “我還是送你到小區門口吧,否則我就算離開了也不放心。”

  既然這樣,她也隻好同意了。

  如果是高逸塵,跟傅明月一起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他會直接一條手臂就將人扣在懷裏護著,免得磕著碰著。夏明朗不方便那麽做,於是一路戰戰兢兢,不時張開雙臂就跟老母雞護仔似的阻隔開那些行色匆匆的陌生人。

  傅明月本來還挺泰然自若的,被他這麽一來,也跟著緊張起來,感覺都快不會走路了。“大哥,算我求你了。你這樣緊張兮兮的,害得我也膽戰心驚。”

  夏明朗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後來沒再這樣過,但還是保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緊繃狀態。幸虧距離不遠,否則他估計能把自己給繃出一身冷汗來。

  “那我先進去了。你好好加油。等我生完孩子,又可以敞開肚皮吃的時候就給你打電話,到時候你請我吃頓好的。”

  “沒問題。你小心點,到家了給我發個信息。”

  傅明月隨意地擺擺手,慢慢地走進閘口,一直到消失在他的視線裏也沒有回頭。

  夏明朗站在那,一眨不眨地看著那個笨拙的身影,看著她漸行漸遠,直到走出他的視線。

  明月,你我此生注定有緣無分,但我會好好過,你也要好好的。

  他抬起頭,看著西邊天空耀眼的陽光,被**得冒出眼淚來,他抬手一把抹去,然後轉身走入了人群中。

  每個人的人生中都會有那麽一個人,她**了你的時光,或者溫暖了你的一段歲月,卻注定不能永遠陪你走下去……

  在國慶長假前一天,傅明月感覺到了鎮痛。

  因為臨到預產期,她已經不去龍騰上班了,每天就在家裏窩著,偶爾下樓去遛個彎。

  高逸塵也盡量不去公司,能拿回家裏處理的事情就絕對不在公司處理,爭取更多時間拍著她。臨近生產,她跟很多孕媽一樣出現了焦慮情緒,既想趕緊把孩子生下來,又怕孩子生下來有什麽毛病。每天都能冒出各種各樣的胡思亂想,把自己整得神經兮兮的。他陪在一旁的話,這種情況能好一些。醫生也是這麽建議的。

  接下來就是七天長假,所以假期前這些天,高逸塵都很忙,加上要花時間陪孕婦,隻能夜裏麵多花點時間來加班。有時候她都睡一覺醒來了,他還在書房裏熬夜奮戰,連黑眼圈都熬出來了。

  因為要安排假期的事情,這天一早,高逸塵就出發去了公司。本來他想叫向暖過來陪著傅明月的,可她堅決不同意。

  “我一個人可以的。如果有什麽問題,我給你打電話就是了。現在通訊這麽發達,你還怕什麽?就算真的要生,我是第一胎,也沒有那麽快就能生下來啊。放心吧,你兒子不會生在去醫院的路上的。”

  高逸塵見她態度堅決,隻得同意。不過在出門前,他特地把手機來電模式調成了震動加鈴聲,確保有電話的時候能第一時間接聽。

  傅明月現在已經笨重得跟企鵝一樣,可以的話,她一點都不想動。可醫生說了,多走動對順產有好處,所以就算不出門散步,她也會在屋裏來回地溜達。

  陣痛是下午的時候開始的。

  一開始,傅明月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也沒放心上。再後來,她以為是自己吃壞肚子了,腸胃不適,想著忍一忍就好了。直到疼痛逐漸變得規律,她才意識到,小家夥這是想出來見爸爸媽媽了。雖然離預產期還有一個多星期,但這會兒生也是正常的,她倒也沒有特別緊張。去網上查了關於陣痛的資料,再三確認過後,才給高逸塵打了電話。

  高逸塵當時正在開會,高管會議。

  一幫高管圍成一桌,戰戰兢兢地看著他們的大Boss。不過他們都發現了,今天的Boss很不對勁,不時的就要看一眼手機,好像在等誰的電話。

  誇張的手機鈴聲伴隨著震動音響起,一幫高管都嚇了一跳。正在做報告的那位仁兄甚至一不小心就咬了自己的**,疼得差點兒沒慘叫出聲。

  高逸塵一把抓起手機,迅速接通電話。“怎麽了?”

  聲音急切,但明顯溫柔**溺。

  電話那邊的人是誰,就不用問了。

  一幫高管都知道Boss是個**妻狂魔,但這還是第一次偷聽到他跟老板娘打電話。跟約好了似的,他們一個個都拚命地縮地存在感,好讓Boss忘了他們的存在,然後暢所欲言滿足他們那點八卦心思。沒辦法,別人的八卦容易得,高總的八卦可不是想聽就能聽的。

  “我馬上回來。”高逸塵一把拿起外套,一邊道,“剩下的會議由季諾來主持。如果不是天塌下來,不要來煩我。”

  高管們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高總那張萬年沒有表情的臉閃過一抹一絲驚慌的神色,然後就跟一陣風似的刮跑了。

  這是怎麽了?

  二十多雙眼,齊齊轉向剛在主位坐下來的季大秘書,指望著他解除疑惑。

  季諾向來是個大方的,於是道:“估計是小太子等不及要出來了。”

  別人不知道,季諾是知道的,他們高總已經絕了二胎的心思,所以這出來的小家夥就是逸飛的太子爺。

  什麽,如果是女的怎麽辦?以高總的能耐,培養個女王是什麽難事嗎?

  高逸塵回到家裏,倒沒有他想象中的兵荒馬亂、疼得慘叫。那個他掛心的人兒正一手摸著肚子,一邊在屋子裏來回地走動,看著跟平常沒多少區別。

  “不是說要生了嗎?怎麽還走來走去?”

  傅明月看著男人眉頭緊皺、一臉緊張的表情,不由得笑了。“就是因為快要生了,才要走來走去啊。你忘了,醫生說多走動走動,才生得哦——”

  陣痛剛好襲來,她立馬皺了一張臉,忍到這陣疼痛過去。

  “怎麽樣?很疼嗎?來,我們現在馬上去醫院!”高逸塵簡直想直接把人扛起來就跑,可又不敢隨便亂動。一向睿智沉穩的商場老將,這會兒就跟個初到軍營的毛頭小子似的無措。

  疼痛緩解之後,傅明月才抓住他的手,又笑了笑。“你不用這麽緊張,其實不是很疼的。走吧,我們去醫院。”

  雖然都說沒這麽快就能生下來,但去醫院呆著,有醫生在旁邊,總歸是讓人安心一些。就算有什麽意外,也能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去醫院的路上,高逸塵跟傅明月一起坐在後座,開車的是司機。

  每當陣痛襲來,傅明月咬牙皺眉,高逸塵也一臉緊張地抓住她的手,簡直恨不得替她疼了。

  “疼!”傅明月小聲抗議。

  “忍一忍,馬上就到醫院了。”

  傅明月無奈得想翻白眼,又想笑。“大哥,我是說你捏得我手疼。還有,你別這麽緊張成不成?拿出你的霸道總裁範,來個不動如山,行不行?”

  被調侃了,男人也不在意,依然一臉緊張地看著她。

  到了醫院,醫生親自給傅明月檢查了一下宮口,發現已經開了兩指了。

  檢查宮口是用粗大的棉簽**去,那感覺非常不好受,比陣痛還難以接受,傅明月差點兒沒一腳把一聲給踹了。

  “你給輕點,沒看到她很疼嗎?”高逸塵看到傅明月的反應,以為醫生把她弄疼了,黑著臉眼神如刀,看得醫生想把腦袋縮到肚子裏去。

  大家都是這麽過來的的好嗎?她已經很溫柔很小心了好嗎?醫生表示十分委屈,卻又不敢抗議。在絕對的強權麵前,她還是夾起尾巴做人吧!

  傅明月的產程還算快的,七點多去的醫院,十點左右進的產房,到淩晨一點多就生下來了。

  高逸塵全程陪在一旁,一張臉因為傅明月疼痛的慘叫而沉得嚇人,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架勢。

  醫生護士為了不影響自己的狀態,都聰明地選擇不去看那張臉,努力當他不存在,免得被嚇得把爛熟在肚子裏的知識都給忘了。照這位Boss的**妻程度,他們要是出了任何一點差錯,那就等著完蛋吧!

  “啊,生了生了!”

  醫生護士一起歡呼雀躍,因為危機終於解除了。然後給傅明月處理的處理,給孩子清洗的清洗,分工合作,配合默契,效率奇高。

  “高先生,高太太,恭喜你們。這是你們的孩子,重七斤二兩,是個男孩。”

  傅明月望著那像貓兒一樣哭哭唧唧的小家夥,汗津津地笑了,然後轉頭看向身邊的男人,道:“高先生,不好意思,你的小公主沒有了。所以,你這輩子隻能把我當小公主來養了。”

  男人沒有回答,隻是彎腰在她汗濕的額頭印下虔誠的一吻。

  謝謝。還有,我愛你。

  致所有支持我的小夥伴們:本書到此完結,謝謝你們一路陪伴,我愛你們

  【注冊就送1萬看書幣用於打賞】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