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泛酸ii.
作者:我換個馬甲先      更新:2021-09-17 10:03      字數:5490
  ps:祝各位元宵節快樂!另,明天要上班了,新的一年的忙碌生活,可能不能及時更新,提前說聲抱歉,希望大家諒解。謝謝啦!

  “她是怎麽發現的?”哈利疑惑道。

  “什麽?你知道海格是——”羅恩吃驚地張大了嘴巴。

  “是海格自己說的,”哈利說著把海格昨晚被愛情衝昏了頭腦當著馬克西姆夫人的麵說了自己是混血巨人的事情小聲告訴了羅恩。

  羅恩臉上的表情突然非常嚴肅,看到哈利臉上的表情好像並不知道巨人身份意識著什麽,他想要開口給哈利解釋一下,但又覺得這時候告訴哈利巨人的凶殘有些不合時宜。

  大致告訴了羅恩昨晚的事情後,哈利轉過頭來對馬爾福厲聲喝道:“你是什麽意思?‘我們都討厭海格’?這說的是什麽混帳話!”

  然後他指著克拉布,“他被一隻弗洛伯毛蟲狠狠咬了一口?它們根本連牙齒也沒有!”

  克拉布咯咯地傻笑,顯然感到非常得意。

  “行了,我認為應該結束這個蠢貨的教學生涯了。”馬爾福說,一雙眼睛閃閃發光,“混血巨人,我原來以為他隻是小時候喝了一瓶催生素呢。學生家長都不會答應的,他們擔心他會吃掉他們的孩子,哈哈哈!”

  “你——”

  “你們在專心聽講嗎?”

  格拉普蘭教授的聲音傳到男生這裏。這時女生都圍攏在獨角獸身邊,撫摸著它。哈利氣極了,當他用失神的目光瞪著獨角獸時,那篇《預言家日報》的文章在他手裏瑟瑟發抖。格拉普蘭教授正在列舉獨角獸的許多神奇屬性,她把聲音放得很大,使男生們也能聽見。

  “我真希望她能留下來,這位女老師!”帕瓦蒂佩蒂爾說道,這時已經下課了,大家正返回城堡吃午飯,“這才是我心目中的保護神奇生物課,像獨角獸這樣體麵的動物,而不是怪獸。。。”

  “海格怎麽辦?”他們登上石階時,哈利氣憤地說。

  “他怎麽辦?”帕瓦蒂冷冰冰地說,“他照樣可以當他的獵場

  看守,不是嗎?”

  自從舞會之後,帕瓦蒂一直對哈利很冷淡。這確實是哈利錯失在先,把自己舞伴拋到一邊一直偷瞄著秋張。但是他們畢竟隻是舞伴而不是情侶,她故意高調宣布與舞會上約的布斯巴頓的男票在霍格莫德村約會,這就有些刻薄了。

  “這堂課上得真好。”他們走進禮堂時,赫敏說道,“格拉普蘭教授告訴我們的關於獨角獸的知識,我一半都不知道——”

  “看看這個吧!”哈利氣呼呼地吼道,把《預言家日報》的文章塞到赫敏鼻子底下。

  赫敏讀著文章,吃驚地張大了嘴巴。

  “她是怎麽發現的?等等,”赫敏好似想到了什麽,又問道:“哈利,你昨晚在海格附近有沒有發現一隻甲蟲?”

  “我想想,好像是有一隻,我想起來了,它當時就趴在一個石雕馴鹿上。”哈利說道。

  “這就對了,果然如此。”赫敏的表情好像明白了一切。

  “你知道了什麽,快告訴我們?”羅恩忙問道。

  赫敏正要開口,卻又看到梅普爾剛好從他們身邊經過,她的臉一下子拉了下來,然後僵著一張臉快速從梅普爾身邊走過,好像很生氣地大步踏前。

  看到哈利和羅恩也都沉著臉從自己身邊走過,梅普爾心中苦澀一笑,渣男有些不好當啊!

  在哈利眼裏確實把海格當做了親人來看待,下午上完占卜課之後,哈利拉著羅恩和赫敏一起離開城堡,穿過覆蓋著冰雪的場地,朝海格的小屋走去。他們敲了敲門,聽見牙牙低沉的吠叫聲。

  “海格,是我們!”哈利喊道,使勁捶打著門,“快開門!”

  海格沒有回答。他們可以聽見牙牙抓撓著門,嗚嗚地低聲叫著,但是門沒有開。他們又重重地敲了十多分鍾。羅恩甚至過去敲了敲一扇窗戶,還是沒有回音。

  “他為什麽躲著我們?”赫敏說,這時他們終於作罷,向學校走去,“他總不會以為我們介意他是個混血巨人吧?”

  然而,看來海格確實很在乎。整整一個星期他們都沒有看見他的影子。吃飯的時候,他沒有在教工桌子旁露麵,他們也沒有看見他在場地上履行他獵場看守的職責。格拉普蘭教授繼續擔任保護神奇生物課的代課教師。馬爾福一有機會就說些幸災樂禍的話。

  “想念你的那個半人半妖的夥伴了?”每當有老師在旁邊,他確信哈利不敢報複時,總是小聲對哈利說,“想念那個大象般的家夥了?”

  一月中旬,又有一次去霍格莫德的機會。哈利羅恩和赫敏一起離開城堡,穿過陰冷、潮濕的場地,向學校大門走去。

  隻是赫敏背著一個書包,裏麵裝了她從圖書館剛借來的幾本書。她還沒有想到如何解決在水下呼吸的問題,所以去霍格莫德這難得的閑暇時刻,她也不忘帶幾本書過來翻閱。

  當他們經過停泊在湖麵上的德姆斯特朗的大船時,他們看見威克多爾克魯姆從船艙裏走到甲板上,身上隻穿著一條遊泳褲。他確實瘦極了,但看起來體格還是挺結實的,隻見他敏捷地爬到船舷上,伸開雙臂,撲通一聲鑽進了水裏。

  “他瘋了!”哈利望著克魯姆烏黑的腦袋在湖中央浮動,說道,“現在是一月,肯定冷得要命!”

  “他來的地方比這裏冷得多。”赫敏說,“我想,對他來說這裏還相當暖和呢。”

  “可是湖裏有巨烏賊啊!”羅恩有些擔心地道,他還想要克魯姆的簽名呢,可不想他出什麽狀況。

  “他真的不錯,你們知道嗎。”赫敏說,“他雖然是德姆斯特朗的,但根本不像你們所想的那樣。他告訴我,他更喜歡我們這兒。”

  他們離開之後沒多久——

  “啊!”

  “威克多爾!”德姆斯特朗的學生趕過來把克魯姆救起之後,問道:“發生了什麽事?”

  “大烏賊!把我纏住,我遊不上來!”克魯姆指著黑湖,心有餘悸地說道。

  克魯姆被其他人扶著回船艙之後,幾十米開外的地方漸漸顯露出一個人影。。。

  在大街上溜達的時候,哈利一直留心尋找海格。當確信一家家商店裏都沒有海格的身影時,他又提出到三把掃帚小酒館去坐坐。

  小酒館和往常一樣擁擠,哈利的目光迅速地將所有的桌子都掃視了一遍,沒有發現海格。他心情沉重地和羅恩、赫敏一起走向吧台,從羅斯默塔夫人那裏買了三杯黃油啤酒。

  “他難道從來不去辦公室嗎?”赫敏突然悄聲說,“看!”

  她指著吧台後麵的那麵鏡子,哈利看見鏡子映出盧多巴格曼的身影,他和一夥妖精一起坐在昏暗的角落裏。巴格曼正壓低聲音,飛快地對妖精們說著什麽,妖精們都交叉著手臂,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

  梅普爾並不想在妖精麵前暴露自己和巴格曼的關係,所以隻是給巴格曼一些錢讓他先還給妖精,並取消和妖精的賭約。

  但是這些妖精也是蹬鼻子上臉,在盧多巴格曼想要取消賭約後逼迫這個慫貨又付了不少的違約金。

  可是現在冬天天冷的時候,八眼巨蛛都聚在山洞裏冬眠,並不適合捕捉,梅普爾自然也不會無償幫盧多巴格曼還債。

  梅普爾隻給了盧多一少部分錢,讓他每次遇到妖精時應付一下。但梅普爾給的錢連盧多欠款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這自然不能讓妖精們滿意。

  這次盧多巴格曼又被妖精們堵上,雙方發生激烈的爭吵,正好被哈利三人碰上。

  這立刻讓哈利他們起了疑心,今天是周末,沒有三強爭霸賽的活動,用不著裁判,巴格曼怎麽會出現在三把掃帚小酒館裏呢?

  盧多巴格曼往吧台看了一眼,看到了赫敏,剛想站起來。突然又想到,學生裏傳言他的金主好像和這個女孩分手了,然後又坐了下來。

  看到哈利他們之後,盧多巴格曼好像變聰明了一點,他立刻有了主意。

  “你們也不想我欠債的事情被霍格沃茨的學生們知道,然後捅出去吧。要是和現在一樣,我還可以繼續弄到一些錢還給你們,但是若是你們想一拍兩散,那剩下的欠債你們就永遠沒辦法追回來了。”

  妖精們停下來思索了一會兒,然後又是對盧多巴格曼一通威脅,這才站起來氣呼呼地走了。

  看到妖精們終於走了,巴格曼暗鬆了一口氣,又可以拖一陣子了。

  然後他站起身來,做收尾工作,他可不想讓看到這一幕滿心疑竇的哈利三人把他和妖精們剛才發生的不愉快經曆傳到其他人耳中。

  “哈利,格蘭傑小姐也在,我想再次祝賀你在對付那隻樹蜂時的出色表現。”巴格曼說道,“真是太棒了!”

  “謝謝。”哈利和赫敏簡短地說道,但臉上卻沒多少熱情,看來他們對剛才發生的事情果然有所懷疑。

  “絕對是一場噩夢,那些妖精!”巴格曼為了讓他們釋疑,開口說道,“他們英語說得不好,這就像又回到了魁地奇世界杯賽上,和那些保加利亞人糾纏不清,但至少保加利亞人還能比比劃劃,使人能夠明白。

  這幫家夥一個勁兒地咕嚕咕嚕,說他們的火雞話,而我對火雞話隻知道一個單詞。布拉德瓦,意思是‘刀、劍’。我不願意使用這個詞,生怕他們以為我在威脅他們。”

  他低沉而短促地笑了一聲。

  “他們想要什麽?”哈利問道。

  “嗯,嗯,是這樣,”巴格曼思索著,然後突然想到了一個絕妙的借口,“他們,嗯,他們在尋找巴蒂克勞奇。對,就是這樣!”

  “為什麽到這裏來找他?”哈利說,“他在倫墩的魔法部裏,不是嗎?”

  “嗯,說句實話,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裏。”巴格曼說,“他,他突然就不來上班了。到現在已經有兩個星期了。他的助手,年輕的珀西說他病了。看樣子他不斷地派貓頭鷹來指示。不過,這件事你可千萬別對任何人說,好嗎,哈利?因為麗塔斯基特無孔不入地到處打聽,我敢說她準會給巴蒂的病添油加醋,把它說成是一個災難事件。她大概會說他也像伯莎喬金斯一樣失蹤了。”

  “伯莎喬金斯有消息了嗎?”哈利問道。

  “沒有。”巴格曼說道,“當然啦,我已經派人去尋找了,不過事情非常奇怪。她肯定到了阿爾巴尼亞,因為她在那裏見到了她的二表姐。然後她離開二表姐家,到南部去看望一個姨媽,從此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就是不明白她上哪兒去了,她又不像是那種私奔、潛逃的人,不過誰知道呢。。。

  咳,我們在這裏隻顧談論妖精和伯莎帕金斯做什麽?對了,你們對那隻金蛋研究得怎麽樣了?”

  “嗯,我們已經有了線索。”哈利說道。

  “哦,那恭喜你們了。好了,希望你們下一個項目取得一個好成績!好了,再見!”巴格曼覺得差不多,就對哈利和赫敏一聲鼓勵後,匆匆和他們告別,很快就離開了小酒館。

  赫敏打開書包,拿出幾本書給哈利和羅恩各遞過去一本,她自己也拿了一本,他們開始在書上翻找能讓人在水下呼吸的辦法。

  隻是哈利和羅恩才翻了幾十頁,一個討厭的家夥就走進了他們的視線——

  麗塔斯基特走了進來。她今天穿著一件香蕉黃的長袍,長長的指甲塗成耀眼的粉紅色,身邊跟著她那個大腹便便的攝影師。她買了飲料,和攝影師一起穿過人群,朝近旁的一張桌子走來。哈利、羅恩和赫敏看到她之後,都瞪眼望著她。

  麗塔斯基特看到他們之後,立刻笑容滿麵,她正愁找不到什麽新聞的素材,看到哈利後,鑲著珠寶的眼睛後麵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

  “哈利!”她說,頓時笑容滿麵,“太好了!你們為什麽不過來一起——”

  “我即使騎著一把十英尺長的飛天掃帚,也不願接近你!”哈利氣憤地說,“你為什麽要那樣對待海格?”

  麗塔斯基特揚起描得很濃的眉毛。

  “我們的讀者有權知道真相,哈利!我隻是履行我的——”

  “誰在乎他是不是混血巨人呢?”哈利喊道,“他沒有一點兒不正常的地方!”

  整個小酒館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羅斯默塔夫人從吧台後麵朝這邊望著,她正在往大酒壺裏倒蜂蜜酒,大酒壺都滿得溢出來了,她也沒有覺察。

  麗塔斯基特的笑容微微閃動了一下,但她馬上又把它重新固定好了。她打開鱷魚皮手袋,掏出她的速記筆,說道:“願意跟我談談你所了解海格嗎,哈利?一身腱子肉後麵的人性?你們令人費解的友誼,以及友誼後麵的緣由。你是把他看作父親?”

  赫敏猛地站了起來,她緊緊攥著那杯黃油啤酒,就好像那是一顆手榴彈。

  “你這個討厭的女人,”她咬牙切齒地說,“你什麽都不在乎,隻要能撈到故事,不管是誰都不放過,是不是?”

  “坐下,你這個傻乎乎的小丫頭,對自己不明白的事不要亂說。”麗塔斯基特冷冷地說,她的目光落到赫敏身上時變得冷漠凶狠。

  “我們走吧,”赫敏說著,把他們手裏的書收起來放回書包,“快點兒,哈利,羅恩——”

  他們離開了,許多人都望著他們。走到門邊時,哈利回頭看了一眼。麗塔斯基特的速記筆拿出來了,在桌上的一張羊皮紙上嗖嗖地來回劃動。

  “她接下來就要對付你了,赫敏。”他們快步來到大街上時,羅恩壓低聲音擔憂地說。

  “讓她試試吧!”赫敏滿不在乎地說,但氣得渾身發抖,“我會給她點厲害嚐嚐!我是傻乎乎的小丫頭?哼,我會讓她付出代價的。先是為哈利,然後是為海格。。。”

  “你可別去招惹麗塔斯基特,”羅恩緊張地說,“我說正經的,赫敏,她會挖掘你的一些情況——”

  “我爸爸媽媽不看《預言家日報》。她不會把我嚇得東躲西藏的!”赫敏說,“而且海格也不會再躲藏了!他不應該被這個話柄攪得心煩意亂!快走!”她現在邁著大步,走得飛快,哈利和羅恩鉚足了勁兒才趕上她。

  她撒腿跑了起來,領著他們一路飛奔,穿過那道兩邊有翼野豬護著的大門,跑過場地,來到海格的小屋旁。

  窗簾仍然拉得嚴嚴實實的,他們走近時可以聽見牙牙的叫聲。

  “海格!”赫敏喊道,一邊敲打著他的房門,“海格,夠了!我們知道你在裏麵!沒有人在乎你媽媽是個巨人,海格!斯基特那個討厭的女人,你不能讓她得逞!海格,快出來吧,你不是在——”

  門開了,赫敏猛地住了口,因為她發現與她麵對麵的不是海格,而是阿不思鄧布利多。

  “下午好。”他愉快地說,笑眯眯地低頭望著他們。

  “我們——嗯——我們想看看海格。”赫敏聲音很輕地說。

  “啊,我已經猜到了,”鄧布利多說,眼睛裏閃著詼諧的光,“你們為什麽不進來呢?”

  “噢,嗯,好吧。”赫敏似乎有些懊惱地說道。

  她、羅恩和哈利走進了小屋,卻沒有看到鄧布利多突然朝他們身後眨了眨眼睛,臉上露出非常有趣的神情。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