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第二個項目
作者:我換個馬甲先      更新:2021-09-17 10:03      字數:4698
  終於到了比賽這一天,第二個項目在霍格沃茨的黑湖邊舉行。

  哈利和赫敏站在塞德裏克的右側,所有勇士站在湖邊一字排開,每人之間間隔十英尺。

  盧多巴格曼問道:“都知道自己要幹什麽嗎?”

  哈利他們九個人都點了點頭。盧多巴格曼回到了裁判桌旁,他用魔杖指著自己的喉嚨,就像在世界杯賽上那樣,說了句:“聲音洪亮!”於是他的聲音就像雷鳴一樣,掠過暗黑色的湖麵傳到看台上。

  “大家聽好,我們的勇士已經各就各位。我一吹口哨,第二個項目就開始。他們有整整一個小時的時間,奪回他們手裏被搶走的東西。我數到三。一、二、三!”

  尖厲的口哨聲在寒冷、靜止的空氣中回響。看台上爆發出一陣歡呼和掌聲。

  克魯姆和他的兩個勇士替補全都是隻穿著泳褲,直接躍入水中。看來他們的水性都不錯,隻是在這場比賽中,光是依靠水性是行不通的。

  布斯巴頓全都是女巫,她們自然不會像德姆斯特朗的男生們那樣做,塞德裏克驚訝地看到,她們竟然全部都使用了泡頭咒,然後進入水中。

  看樣子估計不是她們自己想到的,而是馬克西姆夫人直接告訴了她們方法。

  塞德裏克和赫敏也同樣使用了泡頭咒,然後進入水下。

  赫敏原以為哈利也和他們一樣使用泡頭咒,但是他沒有,哈利不知從口袋裏拿了什麽,直接塞進了嘴裏,然後走進了水中。

  等勇士們都進入水下之後,觀眾們突然覺得這個項目遠不如第一個有趣,這並不完全是火龍比水下的生物更有看點,而主要是第二個項目他們在觀眾席上根本看不到水下比賽的情況,而他們又沒有手機打發時間,所以顯得格外地無聊。

  裁判席上,克勞奇先生不在,代他過來的是珀西韋斯萊,他臉上得意的表情溢於言表。

  這時一個巫師走上裁判席前和不知和幾個裁判說了什麽,珀西似乎有些不滿,但盧多巴格曼好像臉上的表情非常興奮,鄧布利多似乎同意了,馬克西姆夫人沒有反對,而卡卡洛夫不置可否。

  那個巫師臉上帶著笑意走開了,看來他要辦的事情好像成了。

  盧多巴格曼這時站了起來,似乎要宣布什麽。

  觀眾席上,有幾個眼尖的巫師,突然覺得剛才走過的巫師似乎有些熟悉。。。

  “聲音洪亮!”盧多巴格曼說道:“女士們,先生們,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剛剛E.F.L電視台的巫師告訴我,他們有辦法播放水下的比賽,我和其他幾個裁判商量了一下,決定準許他們對這場比賽的播放!”

  “什麽?可以看到水下的比賽,真是太棒了!”

  正在觀眾席上無聊的看客們全都熱情地歡呼起來。

  然後在學生們的歡呼熱潮中,幾個巫師抬來了四個大多數學生們有些陌生的東西,隻有一些麻瓜出身的學生感覺有些熟悉。

  四個魁地奇的鬼氣球差不多大小的方形盒子被放到黑湖邊上,放置盒子的巫師移動盒子的鏡頭。

  等他們調試好設備離開現場之後,四個盒子突然朝著四個不同方向放出四副不同的畫麵。

  “這是?”,看到四個不知名的黑盒子放映出水下的立體畫麵,學生們先是吃驚地張大了嘴巴,然後突然歡呼了起來。

  以魔法的神奇之處,能在水下攝影的攝像機是小意思。不同於麻瓜界需要解決光感水壓畫麵受水流波動等各種各樣的水下惡劣條件對儀器的影響,巫師隻需要魔法就解決一切。

  巫師的很多東西沒有出現不是做不到,而是想不到。巫師們要是有愛因斯坦他們那樣的科學家對未知的探索精神,用不了幾年時間,巫師界就能變得比幾十年後的麻瓜移動互網絡時代的生活還要豐富多彩。

  “霍格沃茨的塞德裏克迪戈裏,用了出色的泡頭咒。。。”赫奇帕奇的學生一片歡呼。

  “哦,天呢,那是德姆斯特朗的威克多爾克魯姆,他是對自己用了變形咒嗎?我們可以看到,他把自己的頭變成了鯊魚的腦袋,看他在水下的速度,簡直和魚不相上下。。。”

  “很遺憾,我們的另外兩個設備沒有捕捉到勇士的蹤影。畫麵在前進,是的,水下的攝影機似乎在移動,去尋找勇士的蹤跡。前麵好像有人,那是誰?”

  “哦,真不可思議,那是哈利嗎?他沒有像克魯姆那樣變形,也沒有和塞德裏克那樣用泡頭咒。但是,看啊,他在水下行動自如,好像比克魯姆他們遊的還要快,他到底用了什麽辦法?讓我們詢問一下其他裁判!”

  “腮囊草,哈利波特用了腮囊草。看他的耳朵,他的耳朵下多了一個裂縫,好像魚的腮一樣,還有他的手腳,好像鴨蹼一樣。真是天才的想法,看呀,他比其他人遊的都快。”

  “那是,看到了嗎,哈利第一個遇到了魚人的指引者。”那是一個年邁的魚人,臉上有些蒼老,他的下半身沒有腳,而是和魚一樣。

  “哈利和魚人交涉,是的,他第一個從魚人指引者手裏拿到了一個黃色的珍珠,當他走進有他的任務品的區域時,他手中的珍珠就會發光。。。”

  當他們下潛到足夠的深度時,魚人指引者就會找上他們嗎?

  看到哈利、克魯姆、塞德裏克他們先後從魚人指引者這裏得到一顆珍珠,潛伏在水中的梅普爾暗暗想道。

  水下的環境,對幻身咒有了很大的限製。隱身並不是身體消失,移動時水流的動靜很容易被其他人察覺。

  而為了不被人察覺到入水時的異常,梅普爾提前在比賽之前就潛入了水中。

  在水下發現他的電視台的巫師安置水下攝影機的時候,梅普爾真有一種作繭自縛的感覺。因為這些移動的攝影機的鏡頭到處移動,盡可能捕捉勇士的畫麵,讓他的活動受到不小限製。

  不過好在他們安排的魚人指引者隻有一個,梅普爾隻要盯著這個有些年邁的魚人,就能很快找到赫敏的下落。

  默默地潛伏著的梅普爾看到了服用腮囊草的哈利,看來多比還是幫他偷了斯內普的腮囊草。這是一種地中海的草本植物,草藥課的教授隻對種植活物有興趣,腮囊草也就隻有斯內普的私人珍藏寶庫中才能找到。

  哈利服用了腮囊草之後變得有些像魚了,不過腮囊草確實是最有效的,梅普爾也是服用了腮囊草,而且他準備了三顆。

  腮囊草很神奇,不止能讓人擁有魚的遊泳能力,而且還有在水下清晰的視覺。

  服用了腮囊草之後,在黑乎乎、朦朦朧朧的水中,梅普爾也能夠看見方圓十英尺內的情景——碧綠的水草,遊動的魚兒。

  哈利離開之後,然後是半人半鯊的克魯姆,他從魚人指引者這裏得到一顆彩色的珍珠之後,沒多久就先後遇到了大章魚和一隻格林迪洛的襲擊。

  他的運氣真差,是吧!

  看到某個人狼狽的樣子,地麵上的觀眾很揪心,某人心裏卻舒坦了很多。

  用了泡頭咒的塞德裏克腦袋周圍有一個巨大的氣泡,使他的五官看上去都被拉長加寬了,看上去好像腦袋上扣了一個魚缸,顯得非常滑稽。

  終於,梅普爾看到赫敏遊了過來。在她拿到珍珠離去的時候,梅普爾躲避著攝像機的鏡頭,悄悄跟了上去。

  在視線裏沒有水下攝影機之後,梅普爾立刻行動起來。

  雖然開始時赫敏和塞德裏克落後了一點,但後麵他們卻有一些優勢。

  因為泡頭咒的氣泡阻隔了水流,不影響他們說話,而哈利和克魯姆,除非熟練掌握了無聲施咒,不然會給他們水下的戰鬥造成很大困擾。

  走在最前麵的哈利,已經遇到了一隻格林迪洛。遠遠地看到格林迪洛的黑影時,哈利停了下來,卻不料被水草纏住了腳踝。

  格林迪洛立刻遊了過來,長長的指甲緊緊抓住哈利的腿,嘴裏露出尖尖的長牙。哈利趕緊把帶蹼的手伸進長袍,摸他的魔杖。可是他剛抓到魔杖,又有兩個格林迪洛從水草裏鑽了出來,抓住哈利的長袍,拚命把他往下麵拉。

  “力鬆勁泄!”哈利喊道,可是並沒有聲音。一個大水泡從嘴裏冒了出來,他的魔杖沒有朝格林迪洛噴出火花,而似乎用一道沸騰的水柱射向它們,隻見它們身上被水柱擊中的地方,綠色的皮膚頓時變得通紅。

  哈利把腳從格林迪洛的糾纏中掙脫出來,奮力向前遊去,不時地又朝身後放出一些滾熱的水柱。偶爾,他感到一個格林迪洛又抓住了他的腳,便用力地把它踢走。最後他覺得自己的腳碰到了一個帶角的腦袋,低頭一看,一個被踢昏了的格林迪洛兩眼發直,順水漂去,它的同伴朝哈利揮了揮拳頭,隱到水草中去了。

  而同樣的情況,赫敏遇到格林迪洛之後,輕鬆地用昏迷咒擊昏了它。

  剛對付完一個愚蠢地朝她衝過來的格林迪洛之後,赫敏的腳踝也同樣被水草纏住了,隻是她這邊的水草似乎比哈利那邊的長多了。

  “力鬆勁泄!”右腳的水草解開了,但她的左腳又被纏住了,赫敏正準備再次施法時卻突然又有格林迪洛朝她衝了過來。

  而且不是一兩隻,是一群格林迪洛,足足有七八隻那麽多,看到赫敏擊昏的一隻格林迪洛之後,它們一起憤怒地朝赫敏發動攻擊。

  赫敏發射了一道咒語,又擊昏了一個格林迪洛,但其他的格林迪洛速度更快。

  格林迪洛越來越近,光靠昏迷咒根本來不及解決所有的敵人。而不幸的是,赫敏感覺自己的右腳好像又被水草纏住了。

  真的是倒黴嗎?不,赫敏突然想到了辦法。這次她沒有再對格林迪洛直接攻擊,而是對腳下的水草施展魔法。水草立刻瘋狂生長,在赫敏的魔法引導下,把周圍的格林迪洛一個個全都捆了起來。

  又給格林迪洛加了一層束縛,確保它們無法解脫之後,赫敏開始對付她腳下的水草。

  隻是她剛把雙腳從水草中掙脫,一個巨大的黑影突然在她頭頂出現。

  那是——

  黑湖中傳說的大烏賊嗎?

  大烏賊看到赫敏之後,立刻撲了上來。

  看到大烏賊在水中的速度,赫敏感覺無法逃脫,隻能直接上了。

  “昏昏倒地!”赫敏用了昏迷咒,但水下不比陸地,她的咒語要先衝過水的阻礙才能對目標產生效果。

  赫敏的咒語強度雖然過關,但是越是大型的魔法生物對咒語的抗性越強。

  這麽巨大的烏賊顯然不是一個昏迷咒能解決的了的,但是離的太遠的話,大烏賊卻可以憑借遊泳的速度躲開。水流對咒語的阻礙不僅限於威力,咒語發射的速度也減慢了許多。

  隻要大烏賊不像之前那隻格林迪洛一樣傻乎乎地直接衝上前去,赫敏絕對沒辦法在它的觸手攻擊到自己時把大烏賊擊昏。

  赫敏又用對付格林迪洛的方法用繩子把大烏賊捆了起來,但是大烏賊的體型卻遠非格林迪洛,它一下子掙脫了。

  不過,繩子的束縛,也阻礙了大烏賊的速度,讓它停頓了一下,給了赫敏更多的喘息時間。

  “統統石化!”

  “障礙重重!”

  赫敏又用了好幾個咒語,但除了激怒大烏賊之外,好像沒起到任何作用。

  就在這時,原本被赫敏困住的格林迪洛中的一隻不知怎麽掙脫了束縛,立刻劃著水朝赫敏衝了過去。

  赫敏似乎把目光全都放在了大烏賊身上,對她身下那隻格林迪洛的小動作似乎一無所知。

  等到格林迪洛來到她身邊時赫敏似乎才發現身下的危險,赫敏有些狼狽地躲開,但手臂還是被格林迪洛的爪子劃傷。

  赫敏巫袍的左邊袖子被格林迪洛長長的指甲劃破,然後在她的手臂上留下一道傷口。幸運的是,赫敏手臂的傷口似乎不深。

  格林迪洛的攻擊還在繼續,赫敏又是連忙躲避,但這次格林迪洛雖然沒有攻擊到赫敏,但它的爪子卻打破了赫敏頭上的氣泡。

  泡頭咒的氣泡破碎之後,裏麵的空氣快速流失。赫敏很快出現呼吸困難,身體沉了下去。

  大烏賊的龐大黑影迅速超赫敏撲了上去,格林迪洛原地扭動了一下身體,好像做什麽滑稽的運動似的。然後飛一般地逃了,比起報複那個可惡的人類,從大烏賊身邊逃命才是最重要的。

  大烏賊張開血盆大口正要把赫敏一口吞下之時,它的身邊突然出現了冰塊,眨眼之間它的身體周圍的水全都凝固起來,形成一個偌大的冰牢把它牢牢囚禁了起來。

  大烏賊奮力掙紮,但怎麽也無法掙脫。

  梅普爾沒有理會被冰凍起來的大烏賊,立刻遊到赫敏身邊,又拿出一顆腮囊草,放進嘴裏嚼碎,然後抱起赫敏親吻著把嚼碎的腮囊草送進赫敏嘴裏。

  “通通石化!”

  “速速顯形!”

  梅普爾吃驚地張大了嘴巴,看到立刻睜開眼睛的赫敏。

  赫敏把梅普爾的魔杖從他手中拿走,然後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似在進行勝利的宣告。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