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皮皮鬼變成了
作者:我換個馬甲先      更新:2021-09-17 10:03      字數:4479
  梅普爾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才終於出院,然後他和赫敏就突然又和好了。這自然引起了不少小巫師的好奇心,巫師八卦起來不比麻瓜差多少,各種各樣的猜想在學校裏傳的滿天飛,看起來他們對這件事感興趣的程度不比剛結束的三強爭霸賽的第二個賽事遜色多少。

  而其中流傳最廣的就是梅普爾被家暴之後老實了,赫敏在三強爭霸賽上表現的實力以及梅普爾莫名在醫院躺了一個星期就是明證。八卦傳開之後,一時間,眾人看向梅普爾的眼神充滿了怪異,以及同情。

  不知是沒有注意還是不太在意,梅普爾對此並沒有太過在意。之後他也沒時間去計較這些了,因為除了正常的上課,他還要給赫敏陪練。

  如果給咒語來一個名氣排行的話,阿尼瑪格斯肯定在小巫師最熱衷的咒語中名列前茅,隻是這個難度太高了。哈利在之後DA活動中傳授盔甲咒和繳械咒時,其他小巫師一開始表現出了非常的輕視和不屑。等他們畢業後,進入傲羅的那些同學被現實狠狠教訓了之後,可能才會意識到這些基礎咒語是多麽實用吧。

  能夠在動物和人之間來回變換,這是多麽酷的事情啊!隻是已經掌握了阿尼馬格斯的梅普爾此刻卻完全沒有一點cool的感覺,這些天他每天都在尖叫棚屋那裏變成蝙蝠給赫敏練咒。

  能變成動物是很酷的事情,但是像小矮星彼得那樣一直以動物的身份生活那就是恐怖了。但梅普爾現在在上課之外的課餘時間卻不得不一直變身成蝙蝠的形態,還要躲避不斷從下麵發射來的各式各樣的火花。

  是的,梅普爾就是這樣給赫敏練咒的,讓她練習咒語的準頭。從某一方麵來說,其他小巫師的八卦也沒有說錯,隻是家暴並沒有像他們認為的那樣結束了,而隻是剛剛開始。

  似乎是小天狼星給自己的教子告了密,從第二個晚上開始,哈利和羅恩每天都至少來尖叫棚屋一次,他們甚至連課後作業都拿到了這裏來寫。

  兩個不講義氣的家夥也就罷了,學生時代就不是什麽好鳥的小天狼星更不用說了,可是你盧平,怎麽也來看我的熱鬧?

  梅普爾欲哭無淚。

  梅普爾有時候還隱隱覺得還有一個暗中窺視的身影,梅普爾立刻想到了一個半月眼鏡的身影。

  知道這裏又能夠瞞過他的眼睛的大概隻有鄧布利多了吧,畢竟這個地道就是他當年挖出來的!

  隻是不好好當你的校長,專門過來看我的笑話有些不合適吧!

  有好幾次,梅普爾都好像聽到那似乎是故意發出聲音的笑聲了!

  雖然每天欣賞家暴現場心情非常愉悅,但一個蝙蝠在五花八門的咒語下狼狽躲避的情形似乎也在哈利和羅恩心底留下了不小的陰影,以至於之後這兩個家夥全都拒絕了修煉阿尼瑪格斯,即便有自己的教父的幫助和指導。

  為了讓赫敏解氣,梅普爾沒有主動開口,而是讓赫敏自己玩夠了才結束這樣的悲慘生活,而這時他的苦日子已經過了兩個月。這樣的日子過下去,梅普爾差點都忘了特裏勞妮預言的危險。

  命運真是一個讓人捉摸不透的東西,特裏勞妮日常的預言大多數人都當做騙子,被人相信而又得到驗證又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事,而她做出的真正的預言,不可改變,而且還是命運的一部分。

  伏地魔還有風雲中的雄霸都是明顯被命運坑的家夥,如果伏地魔沒有聽到斯內普匯報的一半預言,伏地魔還會對哈利一家下手嗎?伏地魔聽到預言本身就是預言的命運成真的一個步驟?

  命運真的不可違逆嗎?

  身為穿越者的梅普爾原本認為可以,但是如今卻又沒有那麽肯定了。誠然,他和另一個不知名穿越者的到來,攪亂了這個世界既有的發展軌跡,但世界自我調整之後,特裏勞妮又預言了新的命運。梅普爾似乎陷入了和伏地魔一樣的窘境,他的插手徒勞無功,他的阻止成了笑話。

  梅普爾對命運有了敬畏,如果是你的話,該怎麽做呢?

  梅普爾注視著卡牌係統中還未開啟的三個錦囊。。。

  預言中的赫敏要出意外,哈利又是伏地魔複活必不可少的人,他們又會怎麽行動呢?

  梅普爾暗暗思索著,雖然命運已定的結果很難更改,但梅普爾覺得也不該什麽都不做,任由命運的發展,最起碼,能掀開自己的那個敵人隱藏在黑暗中的一角也是好的。

  要提高戰鬥的水平,除了練習咒語的準頭也要多注意防禦。在超盔甲咒防禦不了強力的咒語的情況下,兩個巫師的戰鬥就和兩個持著手槍的麻瓜戰鬥一樣。戰鬥的最終勝利者不僅在於誰的槍法更好,誰閃避的能力更強也是一個關鍵。

  所以,要保證自己的安全,除了要練習施咒的能力,還要練習躲咒的能力。

  既然赫敏參加比賽已經無法改變,梅普爾隻能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盡可能地提高赫敏的應戰能力。

  除了練習躲避咒語,梅普爾還提到了守護神。守護神咒除了可以抵禦攝魂怪和精神靈魂類的黑魔法,它還能傳遞聲音。既然守護神與釋放的巫師心意相通,它自然還能有其他的妙用。

  梅普爾知道第三個項目的內容是迷宮,這一點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改變,而像他們這樣的沒有身經百戰的小巫師根本沒有敏銳的第六感幫他們示警,躲避來自背後或是隱藏在角落的攻擊。但若是能夠將守護神練習到在發現危險之後能夠傳遞給主人信號時,那就能夠讓守護神發揮示警的作用。

  守護神能飛在空中,而且還能穿透牆壁,在偵查方麵能夠給主人太多的幫助。

  從赫敏那裏得到解脫之後,梅普爾才終於有時間去驗證自己關於阿尼瑪格斯的猜想,實驗的對象自然是小矮星彼得。而麗塔斯基特的文章自然是惹惱了赫敏,很快,小矮星彼得就多了一個同病相憐的夥伴。

  哈利他們是不是該吐槽真不愧是一對嗎,現在梅普爾和赫敏一人一個阿尼瑪格斯囚徒,還一男一女,恰好湊成一對。

  複方湯劑配置的周期很長,梅普爾選擇使用現成的。假穆迪那裏有很多,隻是要瞞過他的魔眼有些麻煩。他的魔眼雖然能看穿隱形衣,但應該看不出阿尼馬格斯的真身,不過沒必要為了偷複方湯劑而在這個危險的敵人麵前暴露自己阿尼馬格斯的能力。

  不知道斯內普那裏有沒有現成的,不過想了想,梅普爾最後還是選擇在校外訂購。

  拿到複方湯劑之後,梅普爾立刻帶著小矮星彼得去有求必應屋試驗。

  “我要一個試驗魔藥的場所!”在心中默念三次之後,梅普爾打開牆上出現的門,進入了有求必應屋。

  “啊,赫敏,你怎麽?”乍一看見‘赫敏’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梅普爾大吃一驚,不想讓人知道他現在幹什麽的梅普爾有些結結巴巴地說道。不過很快他就意識到不對,因為眼前的赫敏身上散發著一種銀色的光芒,而且她的身體好像是透明的,就像是幽靈一樣。

  “嘎嘎嘎嘎!”看到梅普爾被嚇了一跳的樣子,‘赫敏’嘎嘎地笑出聲來。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想起這個地方曾經發生的事情,梅普爾立刻萌生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皮皮鬼!”

  看到梅普爾一副見了鬼的樣子,‘赫敏’笑得更開心了,而這無疑更證實了這一點,這個家夥就是和攝魂怪融合之後的皮皮鬼。

  還是那個熟悉的搞怪的性格,看來是皮皮鬼占了上風。

  攝魂怪雖然吞噬快樂為食糧,但核心卻是痛苦絕望的邪惡靈魂。雖然是不同的物種,但皮皮鬼和攝魂怪的誕生方式卻是非常相似。攝魂怪可以把人的快樂吸幹,讓人變成一個隻剩下悲哀絕望等負麵情緒的靈魂,但是就像攝魂怪一樣天生邪惡的靈魂,皮皮鬼也是天生調皮搗蛋的靈魂無法改變。

  就算海枯石爛,攝魂怪也不會變得善良,皮皮鬼也同樣無法變得邪惡,法海也不會懂愛。所以攝魂怪的吻無法吸收皮皮鬼。

  而另一方麵,攝魂怪誕生時的情緒雖然強烈,但皮皮鬼誕生的過程更為悠久。如同上帝的禁果一般,越是禁止,越想要嚐試逾越。

  沒有行動,隻是想想而已,在麻瓜世界自然是沒什麽。沒有犯法,你就是在夢中把首相刺殺一千遍也沒人管你,但是在魔法界,一切都不一樣了。相似的想法想上一千遍一萬遍,而魔法界詭異莫測的魔力又不知覺間受情緒引導,類似的意念匯聚到一處,於是就有了攝魂怪、有了皮皮鬼。

  皮皮鬼和攝魂怪就好像一個千年老妖和一個新晉厲鬼,攝魂怪通過作惡短時間內積累強大的氣勢,不可一世,張牙舞爪。隻是它再氣勢洶洶,最終也沒有抵得過皮皮鬼的千年底蘊。

  皮皮鬼笑到了最後,成為了最終的勝利者。而皮皮鬼之所以能夠和攝魂怪融合,這大概是因為他們在某種意義上也算是同類吧。

  隻是在融合了攝魂怪的力量之後,皮皮鬼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學生們,有腦子中都是冒險和刺激的格蘭芬多,也有覺得這一切非常幼稚的斯萊特林。但是一個不可忽略的事實是,來霍格沃茨上學的年紀是十一歲,那是腦袋中想法特別多但又沒什麽自控能力的年紀。像韋斯萊兄弟那樣把違反校規當成事業來做的學生固然很少,但要說潛意識中一點違反校規的想法都沒有的老實學生也恐怕很難找到幾個。

  皮皮鬼之所以誕生,皮皮鬼之所以那麽調皮搗蛋,就是因為在霍格沃茨這個熊孩子年齡段的學生最強烈的念頭就是各種作怪。

  大多數學生的想法中一方麵有著違反校規逾越規條的衝動,另一方麵又覺得那樣的想法雖然刺激但是是不對的行為,除了心中完全沒有一絲調皮念頭的鳳毛麟角,其他學生的意念如大雜燴般匯聚於一處成為了皮皮鬼。

  皮皮鬼一副宛如小醜的醜陋模樣,這大概也就是大多數學生還有老師中那些壞學生的形象,在學校裏什麽樣的孩子是壞孩子——

  不守校規的學生!

  在漫長的時間裏,皮皮鬼也許知道了自己是怎麽誕生的,但也許正因為這樣他才把更多的時間留在欺負學生、而不是給教授找麻煩上。

  但如今又發生了變化,皮皮鬼融合了攝魂怪的力量,他又有了吸收快樂情緒的能力。

  調皮的意念雖然濃厚,但隻能每一代學生的意念被動的加入,而攝魂怪的能力卻是可以主動去吸收快樂的能量的。

  而這一年又恰是三強爭霸賽的一年,是學生們最不缺快樂情緒的一年,皮皮鬼很快就吸收到了足以和他的調皮意念相抗衡的快樂能量。有了這些快樂情緒的加入,皮皮鬼體內的魔力成分發生了改變。皮皮鬼吸收了不少快樂之後,他發現自己能夠改變自己的形象了。

  調皮的意念能讓讓他有一副形象,快樂也可以。因為他和攝魂怪不同,攝魂怪能吸收快樂,但靈魂卻是陰冷的。而皮皮鬼的靈魂中的調皮作怪與吸收的快樂並不是對立的,而是可以相互交融的。

  同樣的,他的形貌不是自己可以隨意變化的,而是根據他吸收的情緒所決定的。而讓學生們感覺快樂的形象中最多的有火龍、克魯姆、赫敏、芙蓉、哈利、巴格曼,原本還有塞德裏克,但是在第二個項目之後,塞德裏克的形象很快就模糊下來。

  塞德裏克雖然在赫奇帕奇中還有很大的人氣,但赫奇帕奇的快樂是塞德裏克贏,他輸給了赫敏,皮皮鬼就吸收不到足夠的與赫奇帕奇掛鉤的快樂了。

  雖然火龍是學生們快樂意念最強烈的對象,但皮皮鬼不想變成一個火龍。雖然並不是人,但皮皮鬼心中的想法也是很自然地以人的想法帶入,火龍再受歡迎也隻是個畜生。

  雖然在可以預見的將來,皮皮鬼不斷吸收的快樂必然壓過他原有的調皮,但是這些快樂卻不可取代抹消皮皮鬼調皮作怪的念頭。

  這不,皮皮鬼一直在等待著,給把他變成如今這副模樣的梅普爾一個驚喜!雖然梅普爾對皮皮鬼有再造之恩,但是在事前他可猜不到會發生什麽,他不會忘記,他被梅普爾扔進攝魂怪的吻中的那一刻的害怕和恐懼。

  如果梅普爾此刻懂得讀心術的話,他可能就猜到,一直在暗中看他笑話的可能不是鄧布利多,而是——

  皮皮鬼!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