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4章 斷掉臂膀
作者:姑蘇小七      更新:2021-09-19 16:36      字數:2084
  皇後聽罷,冷聲道:“本宮是正統皇後,才不屑用這種下作的手段迷惑皇上,她再厲害又怎麽樣?還不是沒有子嗣。沒有子嗣再受寵,那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對,娘娘,你一定要振作起來,一定要奪回鳳印。你放心,我們都站在你這邊。”淑妃道。

  現在雪妃最受寵,她就是大家的公敵,她們當然要連成一條線對付她。

  皇後死死地捏緊拳頭,“你們說,這件事到底是怎麽回事?本宮相信清影和小海子不敢騙人,但是又有李進忠給楚玄辰作證,連本宮都搞糊塗了!”

  “是啊!我們也很糊塗!如果清影沒騙人,那好端端的,楚玄辰怎麽會變成皇上?”

  “李進忠說楚玄辰一直在禦書房等著,有他作證,我看應該是真的。這麽說來,是小海子和清影撒了謊?”

  聽到這話,皇後恨恨地咬緊牙齒,眼裏浮起陰森的殺意,“本宮會回去好好徹查,如果真的是小海子和清影騙本宮,本宮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她嘴上這麽說,心裏卻在懷疑。

  她總懷疑她是被雪妃和楚玄辰給整了,但是她又沒有證據。

  不管怎麽樣,她都恨這兩個人,她絕不會放過這兩個人!

  -

  楚玄辰回到璃王府後,第一時間把宮裏的事告訴了雲若月。

  當聽到皇後失去鳳印時,雲若月覺得解氣不少。

  她道:“王爺,皇後失去鳳印,被罰禁足,也算給孩子們報了點小仇。隻是當時清影明明看到你去了鳳藻宮,怎麽又會變成皇上的?”

  這件事不僅眾妃嬪好奇,連她都好奇。

  楚玄辰輕笑,“不是變成皇上,是寢殿裏麵與雪妃見麵的人一直就是皇上。皇上下朝之後,第一時間就去了鳳藻宮,在我進鳳藻宮時,他和雪妃早在裏麵了!”

  “原來如此,但是清影的確看到你進鳳藻宮了,難道你悄悄地出來了?”

  “聰明,我走進院子裏後,又從另外一麵牆飛了出去,然後我就回了禦書房。”楚玄辰道。

  “怪不得皇後抓不到你,原來你早就離開了!而且有李進忠替你作證,皇上就不會懷疑你。”雲若月道。

  “嗯。”楚玄辰摸了摸雲若月的頭,眼裏閃著森寒的火光,“不過這隻是開始,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他會讓皇後後悔刺殺南風和星兒。

  這時,他道:“娘子,本王查到一點東西。劉老大這批殺手按理說是皇後找的,可是他們卻很菜,這麽多人都打不過蘇七少和小蝶,你知道是為什麽嗎?”

  雲若月搖頭,“不知道。不過我一直覺得奇怪,皇後有權有勢,她怎麽會收買這種水平的殺手來行刺?這不像她的作風,她應該找的是最頂尖的殺手才是。”

  說到這裏,她突然道:“難道是皇後的手下辦事不利?才找了這樣的一群殺手來?”

  楚玄辰點頭,“對,本王查到此事是清影辦的。聽桃姑姑說,皇後似乎給了清影不少銀子,叫清影去找頂尖高手。結果清影卻找了這幫人,說明她從中克扣了很多錢財。”

  雲若月驚魂未定地拍著胸脯,“幸好這個清影貪心,要不然我們就危險了!”

  “清影深得皇後信任,是皇後最重要的左膀右臂,她卻背著皇後貪汙皇後的錢財,本王正好可以借此除掉她。這樣,皇後才會斷掉這隻臂膀。”楚玄辰道。

  雲若月也點頭,“好,最好讓皇後無人可用,這樣她才沒有辦法再害人。”

  -

  和雲若月說完話後,楚玄辰便傳了一封信給春桃。

  春桃收到信後,嘴角勾起一抹冷意。

  王爺要她利用清影貪汙一事除掉清影,很好,她這就去辦。

  “春桃,你手裏拿的是什麽?”就在這時,春桃身後傳來一陣極為陰冷的聲音。

  春桃嚇得回頭一看,就看到清影正一臉陰冷地盯著她手中的信。

  她忙一把將信吞進嘴裏。

  “好啊春桃,你竟然把信吞了!這信一定有問題,你給我吐出來,吐出來!”清影說著,就去扣春桃的嘴巴。

  春桃則努力地把信往肚子裏咽。

  她絕不能讓清影看到這封信,否則她就完了!

  很快,她把信吞了下去,一邊咳嗽一邊道:“咳咳……你放開我。”

  見春桃已經把信吞下肚,清影氣得滿腔怒火。

  她怒道:“今天娘娘才被璃王和雪妃陷害,你就在這裏傳信。我猜,你肯定與璃王他們有勾結。不過你在宮中要見雪妃很容易,不需要傳信;能讓你用飛鴿傳書通信,那人一定在宮外,說,你是不是在給璃王傳信?”

  春桃挑眉,“什麽璃王雪妃?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你簡直是一派胡言。”

  清影冷笑:“你敢說你和璃王沒有勾結?這信一定是他寫給你的,這裏麵肯定有你們密謀的證據,你才不敢讓我看!”

  春桃眼神微閃,她冷聲道:“誰說的,璃王怎麽可能認識我這種人,你不要冤枉我。”

  “我冤枉你?我告訴你春桃,我一直覺得你有問題。上次我和皇後娘娘談話時,一出來就碰到你在外麵掃地。當時你的樣子鬼鬼祟祟的,你肯定在偷聽我們談話,再把談話的內容傳給璃王,璃王肯定是知道娘娘要抓他和雪妃的把柄,才來了個先下手為強,設計陷害娘娘!”

  “我也因此被打了三十大板,要不是娘娘可憐我,她早處死我了!”

  “還有,娘娘現在不肯聽我解釋,一直懷疑是我背叛了她。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才是真正背叛娘娘的人對不對?”

  春桃冷冷挑眉,“抱歉,我聽不懂你的意思,請你不要打擾我睡覺。”

  “你還給我裝是吧?我要你還我清白,走,我們去娘娘麵前對質!”清影說著,一把提起春桃的領子,將她提到了皇後的寢殿中去。

  這時,皇後正在為自己失去鳳印的事憂心。

  突然間,隻聽清影大聲道:“娘娘,奴婢告訴您一件事,春桃是璃王的細作,是她背叛了您。”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