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6章 抓住春桃
作者:姑蘇小七      更新:2021-09-20 09:32      字數:2138
  她哭著去抱皇後的小腿,淒厲地喊道,“娘娘,不要啊!求您饒奴婢一命,奴婢真的隻是貪汙了一點錢財,真的沒有背叛你。您不要被春桃騙了,她才是璃王的細作啊!”

  可惜現在皇後一個字都不會相信清影。

  她厲聲道:“少廢話,來人,把她拖出去。本宮要讓所有人知道,這就是背叛本宮的下場!”

  皇後的話有如雷霆震怒,連春桃都嚇了一跳。

  幸好王爺教她利用貪汙一事對付清影,否則今天死的就是她!

  很快,清影就被拖了出去。

  她一直在哭喊,可惜沒人聽她辯解,所有人都不相信她,大家都認為是她出賣了皇後。

  這時,皇後疲憊地揉了揉眉心,道:“此事已經告一段落,春桃,你先退下去吧!”

  “是,娘娘。”春桃看了皇後一眼後,才走了出去。

  -

  很快,侍衛就進來報告,“娘娘,清影和小海子已經處死了!”

  “這麽快?”皇後驚了一跳,“他們生前可有怨本宮?”

  侍衛道:“沒有,他們一直在喊冤。他們說他們是被冤枉的,說他們沒有背叛娘娘,說娘娘錯怪他們了!”

  “什麽?他們臨死之前還在喊冤?”皇後身子驀地一抖。

  “是的。他們不僅喊冤,還一直在罵春桃,說是春桃陷害了他們。”侍衛道。

  皇後一顆心狠狠地揪了起來。

  為何兩人在臨死之前還在喊冤?還一直指證春桃,難道真是春桃陷害了他們?

  難道她錯怪了清影和小海子?

  想到這裏,她狠狠地眯起眼睛,看向那侍衛,“你過來,本宮有話要吩咐你。”

  “是,娘娘。”侍衛答道。

  -

  春桃回到房間後,趕緊拿出紙筆,迅速寫了一封信。

  她要把皇後處置小海子和清影的事告訴王爺。

  寫完信後,她把信紙卷成小卷,然後抬手輕輕一吹,便召來一隻信鴿。

  等到信鴿飛到窗邊時,她趕緊把紙條裝進了信鴿的足環裏。

  這時,隻聽“砰”的一聲,春桃的房門被人狠狠地踢開。

  緊接著,皇後帶著幾名侍衛氣勢洶洶地走了進來。

  “來人,給本宮抓住她!”皇後怒道。

  春桃見狀,趕緊把手中的信鴿放開,信鴿迅速地飛出了窗外。

  皇後看到信鴿飛走,忙道:“弓箭手,放箭!給本宮把那隻鴿子射下來!”

  外麵的弓箭手聽令,趕緊放箭。

  頓時,無數箭雨朝空中的信鴿射了過去。

  那信鴿預感到有危險,它逃命似的往外麵飛,飛得又快又急,很快就飛出了宮外,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裏。

  看到信鴿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飛走,皇後咬牙切齒道:“一群飯桶,連隻鴿子都射不下來,本宮要你們何用?”

  “對不起娘娘。”弓箭手們趕緊低下頭。

  皇後怒道:“還愣著幹什麽?還不快去追?一定要把這隻信鴿抓到!”

  “是。”弓箭手們說完,趕緊去追信鴿。

  這時,春桃已經被侍衛給控製住,她顫抖地盯著皇後,心裏溢起一抹不好的預感。

  皇後一步步地走到春桃麵前,咬牙切齒地看著她,“賤婢,清影說得沒錯,你果然在與別人傳信。這麽說來,真正背叛本宮的是你,而不是清影!”

  春桃忙搖頭,“娘娘,你誤會了!奴婢沒有與人傳信,剛才隻是有隻鴿子飛到這窗邊,奴婢覺得它很可愛,就抱著逗了一下!”

  皇後冷笑道:“編,你再接著編,你以為本宮還會信你的鬼話?說!你剛才在和誰通信?”

  春桃堅定地搖頭,“奴婢沒有與人通信,請娘娘明鑒。”

  “賤婢,死到臨頭還敢狡辯!”皇後說著,氣得走上前,一巴掌打在春桃臉上。

  春桃輕呼一聲,臉上立即起了五個拇指印。

  皇後陰鷙地盯著她,“那信鴿是飛往宮外的,清影說她懷疑你和璃王有勾結,這肯定是你和璃王來往的信件。”

  “不是,奴婢根本不認識璃王。”春桃咬牙搖頭。

  她不能承認,一旦承認,王爺就危險了!

  “本宮親眼所見你還不招?你對楚玄辰可真忠心,來人!給本宮上夾刑!”

  “是。”太監們說完,立即把夾棍拿了進來。

  看到那竹夾,春桃嚇得臉色慘白,渾身發抖。

  但是她就是死也不會背叛王爺。

  所以她梗著脖子,是一副英勇就義的模樣。

  看到竹夾被拿上來,皇後彎腰,陰冷道:“春桃,本宮再問你一次,這信是不是你寫給璃王的?你是不是聯合璃王背叛了本宮?”

  春桃咬牙道:“奴婢沒有寫信,更沒有背叛娘娘。”

  “好!你還敢嘴硬!來人,給本宮夾斷她的手指!”皇後怒道。

  皇後一聲令下,立即有太監上前來控製住春桃,有人將她的手指放進夾棍的縫隙裏。

  然後,兩人將兩邊的麻繩狠狠一拉,疼得春桃尖叫出聲。

  皇後則道:“春桃,你做沒做過,你比本宮清楚。本宮知道你是楚玄辰的人,如果你肯在皇上麵前指證楚玄辰和雪妃,指證他們勾結起來陷害本宮,本宮就饒你一命,如何?”

  隻要春桃肯指證楚玄辰和雪妃,她就能奪回鳳印,打敗這一對狗男女。

  春桃眼裏閃著堅定的火光,“奴婢什麽都不知道,娘娘要奴婢指證什麽?”

  “好,你還敢嘴硬,那就別怪本宮無情,小六子,用力!”皇後朝旁邊的小六子吩咐。

  小六子立即咬緊牙關,和另一名太監狠狠地拉扯著那麻繩。

  竹夾狠狠的一夾,春桃的手指瞬間滿是傷口和鮮血,痛得她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她好想咬舌自盡,以結束這種痛苦,但是她沒有力氣。

  “春桃,十指連心,你現在很痛對不對?你要是想結束這種痛苦,那你就老實招認!”皇後又道。

  春桃的十指火辣辣的疼,像被無數尖刀劃過,又被車輪輾壓過一樣。

  她虛弱地抬頭,倔強地望著皇後,堅定地搖頭:“我、不、招!”

  她永遠不會背叛王爺。

  皇後氣得直咬牙,她怒指著春桃,在原地踱步,“好啊你個賤蹄子,楚玄辰到底用什麽迷惑了你?你寧願受苦也要維護他?”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