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7章 楚天煜落難
作者:姑蘇小七      更新:2021-09-20 09:32      字數:2100
  春桃涼涼輕笑,在心裏回答。

  王爺從沒有迷惑過她,她以前是伺候過先帝的老人,她隻忠於先帝。

  王爺是先帝的血脈,又尊重她,把她當自己人看,她當然忠於王爺。

  先帝被弘元帝害死後,她見皇後也想害王爺,便主動請纓來了容華宮監視皇後。

  隻要她一聽到皇後的計劃,就會飛鴿傳書告訴王爺,讓王爺有所防備。

  所以這麽多年來,皇後一直沒有害到王爺。

  除了她,這宮裏還有很多人都在用生命守護王爺,比如李進忠等。

  大家不敢想報仇之事,隻是想守護住先帝的這條血脈!

  而皇後隻把她們當成豬狗看待,她又怎麽會真心臣服於她?

  見春桃在冷笑,皇後咬緊牙關,“賤人,你還敢冷笑,你在諷刺本宮是不是?小六子,給本宮繼續用刑,直到把她的手夾廢為止!”

  “是。”小六子和那太監說完,又繼續拉緊麻繩。

  “啊!”一陣極致的痛從指尖傳來,痛得春桃不停的慘叫。

  最後,她的手指被活生生的夾斷,人也暈死了過去。

  皇後見狀,沉聲道:“看來這個賤婢是不會招了!她這麽維護楚玄辰,好!那本宮就讓楚玄辰看看春桃的下場!”

  楚玄辰敢安插人在她的宮裏。

  那她就要活活折磨死春桃,看他心不心痛!

  皇後說完後,便派人把春桃拉去了慎刑司。

  她叫人對春桃施以毒打、烙鐵等刑罰,春桃人很瘦弱,身體不好,很快就被小六子他們活活折磨死了!

  -

  春桃一死,小六子趕緊去容華宮,稟報道:“娘娘,春桃死了!”

  皇後恨恨道:“死得好!她活該!她有沒有招?”

  “沒有,無論我們如何折磨她,她都不招。”小六子道。

  皇後冷笑,“她還真是硬氣啊!那把她的屍體丟去亂葬崗,讓野狗分食,本宮要她永世不得超生!本宮要讓人知道,這就是背叛本宮的下場!”

  “是。”小六子說完,就退了下去。

  這時,皇後站起身,望了清影的房間一眼,心裏有些後悔。

  早知道她晚一些殺清影,清影就不會死了!

  都怪她衝動,才處死了清影和小海子。

  心中剛升起一點愧疚,她就忙搖頭。

  不!

  清影的死與她無關,是春桃害死清影的。

  清影還貪汙她的錢財,她給她留個全屍都算好的!

  -

  最後,宮裏的侍衛也沒抓到那隻信鴿,信鴿很快就飛到了璃王府。

  楚玄辰才收到飛鴿傳書沒多久,就又收到了春桃被皇後活活折磨死的消息。

  他收到這個消息,手指狠狠地扣在樹上,那指尖都抓出了血!

  雲若月看到楚玄辰的反應,忙走過去,“玄辰,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

  楚玄辰難受地深吸了一口氣,道:“是皇後,她把桃姑姑殺了!而且是活活折磨死的!”

  “什麽?”這話猶如晴天霹靂炸進雲若月的腦海中。

  她忙問,“怎麽會這樣的?皇後不是相信桃姑姑的麽?她為什麽要這麽做?”

  楚玄辰沉痛道:“其實皇後一直都不相信桃姑姑,所以清影死後,她派人跟蹤了桃姑姑。她看到桃姑姑在給本王傳信,當場抓住了桃姑姑。”

  “然後她對桃姑姑一番嚴刑拷打,要桃姑姑指證本王,但是桃姑姑寧死不屈,最後被他們活活折磨致死。”

  說到這裏,楚玄辰自責地捏緊拳頭,眼眶深紅不已,“都怪本王,當年桃姑姑主動請纓要去容華宮當細作,如果本王不答應就好了!如果她不去,她也不會落到這個下場。”

  雲若月聽到這話,也是一臉的難過和沉重。

  她難受地扶住楚玄辰,“王爺,人死不能複生,你不要自責。誰也沒想到皇後這麽狠毒,她壞事做盡,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

  楚玄辰痛苦地閉了閉眼睛,“為什麽總有那麽多人為本王犧牲?為什麽本王還報不了仇,不能給大家安寧?皇後害死桃姑姑後,還讓人把她的屍體扔去了亂葬崗,她要桃姑姑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什麽?”雲若月焦急道:“那咱們趕緊派人去把桃姑姑接回來,好好安葬她,讓她入土為安。”

  楚玄辰點頭,“好,本王馬上叫人去辦。”

  接著,楚玄辰便派陌離去辦這件事。

  等陌離離開後,他望了望天邊的星辰,緊緊地捏緊拳頭。

  他一定不會放過皇後,他會讓她知道害死桃姑姑的下場。

  在此之前,他得先讓皇後體會比這更深的心痛和心碎。

  事不宜遲,他要叫元貞加緊行動。

  -

  楚天煜自從被逐出皇族,貶為庶民之後,大皇子府的人差不多都跑光了!

  隻留下元貞和他的幾個心腹跟著他。

  但是他們不能再住在大皇子府。

  他的家財,包括大皇子府全都被沒收,沒收後,他無路可去,差點帶著一幫手下去睡大街。

  好在皇後偷偷派人給了他一些錢,他才在城東租了幾間房子,安置那些手下。

  哪怕落到如此境地,楚天煜用錢還是很奢侈,他很快就花掉皇後給他的錢,又變得一無所有。

  他再打發人去向皇後要錢時,皇後這一次說什麽也不給他了!

  皇後對他很失望,不想再接濟他。

  再說皇上已經明令禁止任何人接濟楚天煜,如果讓皇上知道她還拿錢給楚天煜,她也會被連累。

  沒有從皇後那裏要到錢,楚天煜是十分的失落。

  深夜,楚天煜和元貞坐在街邊的一個小攤前喝酒。

  看著簡陋的桌子,劣質的酒水,桌上那幾個酸了的饅頭,楚天煜歎氣道:“先生,沒想到我堂堂晉王,竟然落到吃餿饅頭和喝劣質酒的下場。”

  說著,他喝了一口酒,氣憤道:“以前那些對我百依百順的下人,一看我落難就都跑了!還有平時和我稱兄道弟的那些人,一聽說我要向他們借錢,一個個就翻臉不認人。”

  “他們以前吃我的喝我的,靠我得了不少好處。如今我落難,他們不僅不幫我,反而落井下石,真是世態炎涼。”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