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感覺自己生病了
作者:牧依依      更新:2021-09-21 00:56      字數:2183
  宋子魚原本想說什麽。

  但是對上雲綰寧清澈的眼眸,不知怎的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他輕輕搖頭,“無事。”

  “先進去吧!但是裏麵氣味難聞,我怕你會承受不住,這方手帕你先帶著。”

  見他當先進了地牢,雲綰寧也沒有多想,隻得也跟著他進去了。

  婆子早已被毒打了一頓,這會子奄奄一息的躺在地牢中,宛如一頭死豬。

  還是一頭上了年紀的死豬!

  看著婆子出的氣兒多進的氣兒少了,想起她竟敢背叛明王府……雲綰寧便氣不打一處來,解下了盤在腰間的鞭子。

  她冷哼一聲,二話不說便開打!

  心中的鬱氣,盡數宣泄在這婆子頭上了!

  婆子本就隻剩一口氣了,又哪裏經受得住她這樣打?!

  很快,婆子就沒了氣兒。

  見狀,宋子魚才低低的喊了一聲,“寧寧,你眼下不宜動怒。”

  “為什麽?”

  雲綰寧轉頭看著他。

  方才鞭打婆子時,鮮血濺到了她的臉上。

  她皮膚雪白,鮮紅與雪白對比之下,看起來多了一股子妖冶的美!

  宋子魚一時看得癡了。

  雲綰寧收起鞭子走近,“子魚,你怎麽了?”

  “沒什麽。她已經死了,你再打下去,她就成了肉醬了。”

  宋子魚回過神,竭力做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雲綰寧隻覺得他怪怪的,卻也沒有多問。

  兩人一前一後的出了地牢,雲綰寧將魏伯和柳媽媽都喊到正廳,劈頭蓋臉便是一通訓斥,“魏伯,柳媽媽,你們二人上了年紀我知道。”

  “如今是多事之秋,我與王爺經常不在王府。”

  “這偌大的王府,都交給你們二人打理了!”

  “我知道要打理好整個王府不容易!但是你們二人也打理了這麽久,出了其他的岔子本王妃還可以理解,誰知道竟是出了叛徒!”

  她不知道為什麽會如此生氣,但心頭的怒火似乎怎麽也壓製不住。

  按理來說,那背叛王府的婆子,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若是要清理王府是否還有叛徒,倒也不是一件難事,犯不著如此動怒。

  可雲綰寧就是忍不住!

  “今日若非是我發現了,指不定改日王府都要改姓了!”

  這話,可很嚴重了啊!

  魏伯和柳媽媽被嚇得臉色雪白,慌忙跪了下去,“王妃,都是奴才們辦事不力!還請王妃消消火,莫要動怒以免傷身啊!”

  自家王妃若是氣倒了……

  等王爺回來,還有他們的好果子吃嗎?!

  自家王妃平日裏也很少這般動怒,眼下這是怎麽了?

  宋子魚也眉頭緊皺。

  他坐在一旁未曾出聲,但今晚雲綰寧走到哪兒,他便跟到哪兒。

  就連他去恭房,他也在不遠處守著。

  反常的模樣,讓雲綰寧也心生狐疑。

  “魏伯,柳媽媽,你們倆都是府中老人兒了!怎麽還會犯下這般低級的錯誤呢?”

  見她還沒消氣,宋子魚也怕她氣壞了身子,這才平靜的勸道,“寧寧,那婆子已經死了。當務之急,是要清理王府是否還有其他叛徒。”

  “犯不著為了這等小事動怒。”

  “我怎麽能不生氣?”

  雲綰寧蹙眉,“秦似雪收買了我王府下人,才讓王府出了叛徒。”

  “雖說我也讓那翠紅樓的老鴇背叛了她,算起來我倆也應該兩清了!但是我這心裏的怒火就是控製不住!我就是生氣!”

  她一番話,頗有些胡攪蠻纏的味道。

  宋子魚卻早已習慣了。

  他輕笑一聲,“既然兩清了,你再生氣可是在懲罰自己的身體了。”

  雲綰寧便氣鼓鼓的說道,“我最近是不是脾氣有點太大了?”

  “你不是向來如此?”

  “胡說!我何時脾氣這麽差了?可能是最近壓力太大,內分泌失調了吧!”

  雲綰寧若有所思的看了宋子魚一眼。

  她說的這話,魏伯他們聽不懂,但宋子魚可以。

  他無奈搖頭,“也不盡然,我瞧著不是內分泌失調的症狀。”

  “那是什麽?”

  雲綰寧好奇的問道。

  醫者不自醫。

  她雖沒有自己診脈,是因為最近除了困了些、脾氣差了些,倒也沒有覺得哪裏不舒服……哦對了,最近總是時不時想吐。

  她伸出手,“子魚,你幫我診診脈吧!我覺得我最近像是生病了!”

  診脈?

  宋子魚雖早已看出她怎麽回事,但瞧著這妮子自個兒還沒有發現……

  這種事兒,還是讓她自己知道比較好。

  他……就不說了。

  宋子魚壓下內心的苦澀,很快又振作起來,覺得應該替她感到高興。

  “我……”

  他剛要說話,門外就傳來圓寶的聲音,“娘親娘親!”

  圓寶衝了進來。

  他最近長高了許多,瞧著愈發像個大孩子了。

  他滿頭大汗,可見這一路是跑回來的。

  “娘親你知道嗎?黑有為變成白有為了!我是不是要給他改個名字?!”

  圓寶顧不得擦汗,直接向雲綰寧懷中撲了過去!

  不過還沒靠近她呢,就被宋子魚一把抓住了手臂,像是抓著一隻小公雞似的,直接把他拉進了自己懷中,“圓寶,怎麽回事?跟宋叔叔說。”

  “宋叔叔,這麽晚了你怎麽還在呀?若是我父王回來看見了,又要吃醋了!”

  圓寶人小鬼大的說道。

  宋子魚輕笑,“不會,你父王如今不再是醋壇子了。”

  “是!父王如今是醋缸!”

  圓寶一本正經的說道,“前兩日父王還說呢,說我師父整日黏著我娘親做小尾巴,他哪一日總要剪掉我師父這個小尾巴!”

  “連我師父的醋都吃,看到宋叔叔你一定更吃醋了!”

  雲綰寧翻白眼。

  這個墨曄!

  怎麽在兒子麵前說這些話?

  說得她好像是什麽水性楊花的女人似的!

  “你父王如今性子改了許多,不會吃醋的。”

  宋子魚很是耐心,“你娘這段時日身子不大好,你可不能再這麽冒冒失失了!”

  圓寶皺著眉,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他隻以為娘親的確是到了每個月那幾日,於是關切的問道,“娘親,我今日讓廚房給你熬的紅糖薑湯,你可喝了?”

  “喝了!”

  雲綰寧一臉欣慰,“謝謝兒子!”

  圓寶乖巧的坐在宋子魚腿上,剛要說話、小臉上神色就變了,他警惕的抬頭,“房頂上有人!”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