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墨回鋒即將回京!
作者:牧依依      更新:2021-09-21 00:56      字數:2308
  “白英俊?”

  圓寶先問,“誰是白英俊?師父,你什麽時候改名叫白英俊了?”

  百裏長約今晚被他們母子二人氣得腦仁兒疼,便衝圓寶擺了擺手,“夜深了,你這小家夥趕緊回去歇著!當心長不高!”

  知道接下來的話題“少兒不宜”。

  雲綰寧便耐著性子對圓寶道,“兒啊,你先回去。”

  “娘親明兒再告訴你,你師父為什麽叫白英俊好不好?”

  娘親的話,他還是要聽的。

  圓寶便從宋子魚懷中跳出來,乖巧的跟著如安回了棲梧閣。

  百裏長約也將他發現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們。

  “今晚我將秦似雪帶回三王府後,她便感動的熱淚盈眶、恨不得要以身相許。”

  他一臉嫌棄,“本宮又不是沒見過女人!”

  他會稀罕秦似雪這隻破鞋?

  還是一隻心術不正的破鞋!

  見雲綰寧幾人目光充滿了八卦,就連宋子魚也不例外……百裏長約立刻清了清嗓子,“你們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本宮!”

  “本宮是那種人嗎?”

  見宋子魚挑眉。

  百裏長約連忙說道,“臭魚魚,你如今當真變壞了!”

  “今晚本宮是寧死不從啊!你們別以為秦似雪當真與我發生了什麽。若是當真會發生點什麽,本宮會這麽快趕來明王府嗎?”

  他又不是那什麽,秒結束……

  見幾人眼神愈發八卦,他這才輕咳一聲,“不是。”

  “秦似雪今晚不是受傷了嗎?誰知這女人像是感覺不到痛似的還非要撲倒本宮,本宮當然是義正言辭的拒絕了!”

  “誰知她仍不以為然。”

  “然後呢?”

  雲綰寧興衝衝的問道。

  今晚的消息,很刺激啊!

  “然後,然後本宮就打斷了她一匹肋骨……”

  百裏長約摸了摸鼻子。

  雲綰寧幾人:“……”

  她脫口而出便是那三個字:“好家夥!”

  “百裏長約你有毒吧?”

  秦似雪都已經傷成那樣了,他還打斷了人家一匹肋骨?!

  她原本覺得自己已經很殘忍了,誰知在百裏長約麵前是小巫見大巫?!

  這個狗東西才是魔鬼吧?

  倒是墨曄,慢條斯理的問道,“在那種情況下,本王很好奇你是怎麽打斷她肋骨的!打斷她的肋骨,你就這麽大搖大擺的離開了嗎?”

  原以為他會問出什麽高大上的問題呢,誰知也是與八卦有關?!

  雲綰寧笑嘻嘻,“夫君,好問題!”

  墨曄受用的笑了。

  宋子魚默默移開目光,“那秦似雪眼下如何了?”

  “你們也知道,本宮力氣大。她那小身板哪裏經受得住本宮摧殘?不對……”

  這話聽起來怪怪的!

  百裏長約趕緊改口,“她原本是要以身相許投懷送抱,本宮隻推了她一把!當然了手上帶了幾分力氣,哪知她肋骨就斷裂了。”

  “這也不關本宮的事!應該是雲綰寧你打了她的緣故吧?”

  墨曄轉頭,詫異的看著雲綰寧,“你打秦似雪了?”

  雲綰寧也摸了摸鼻子,“今晚的事,說來話長。”

  “我明兒再告訴你吧!”

  墨曄便順從的沒有多問。

  百裏長約又道,“不過本宮打了她後,她就暈過去了。趁此機會,本宮在她房裏、身上都搜查了一遍,發現了這個。”

  他從衣袖中摸出一封書信投向雲綰寧,險些砸到了她的鼻尖。

  墨曄、宋子魚兩人齊刷刷的轉頭看向了他。

  那眼神,似乎已經將他千刀萬剮了!

  百裏長約弱弱的縮了縮脖子,“手誤,手誤。”

  他訕笑著。

  雲綰寧拆開書信,臉色立刻就變了,“是墨回鋒的信!”

  她一目十行,將書信遞給了墨曄,對宋子魚說道,“的確是墨回鋒的字跡,他那潦草的字跡我認得。信中說,墨回鋒已經在籌備一切,準備回京的事宜了!”

  “哦?”

  宋子魚眯了眯眼,“墨回鋒不是已經廢了嗎?”

  百裏長約忙接話,“魚魚你可是忘記了?那狗東西已經好了!也不知怎麽好的。”

  雲綰寧與墨曄也想起來了,早在萬壽節那一日,墨回鋒孝敬墨宗然的壽禮便是一幅畫。

  畫中人,看似是墨宗然,實則是墨回鋒。

  而且他雙腿完好,畫中背景是戰場。

  血腥恐怖、死亡的氣息彌漫了整個戰場,也充斥了整幅畫卷……

  當時他們便察覺此事不對勁,墨曄也立刻派人前往西香山調查情況。誰知這麽長時日過去了,也並未查出墨回鋒有哪裏不對勁。

  據眼線傳信回來說,墨回鋒幾乎閉門不出,西香山他的宅子裏也沒有什麽異常情況。

  更沒有發現,有什麽可疑的人進出宅子。

  墨曄雖未打消警惕,卻也沒有查出進一步情況,便暫且將此事擱置在一旁。

  原來早在那時候,墨回鋒就已經給他們傳遞了“他即將回京”的信息!

  “我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雲綰寧忍不住說道,“今日在坤寧宮,我聽秦似雪對母後說,雲汀蘭懷孕了!她的身子什麽情況我清楚,她是被秦似雪毒壞了身子,根本不可能再懷孕!”

  “可是如今居然會懷孕了,這本就不對。”

  “另外,前段時日秦東臨不是也並到了嗎?我總覺得這幾件事會不會有什麽關聯?”

  她蹙眉看著他們,“還有,為什麽我總覺得最近發生的所有事情,看似沒有什麽關聯,仔細一整理卻又環環相扣。”

  墨曄最近忙著神機營的事兒。

  就連五軍營那邊,因著墨翰羽整日在王府帶娃、墨煒也與雲汀汀膩膩歪歪。

  因此這五軍營的事兒,也幾乎壓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是拿著一個人的俸祿,承擔了三四個人的工作量!

  所以,那些個與朝政無關的事兒,墨曄幾乎沒時間關注。

  隻是派人盯緊了墨回鋒與墨回延那邊而已!

  眼下聽雲綰寧這麽一說,他也眉頭緊皺,“寧兒,怎麽說?”

  “雖說從博源縣開始,一係列事情似乎都與汪少成有關。但是不知怎的,我始終懷疑汪少成背後的人……其實是墨回鋒!”

  此話一出,幾人臉色立刻變得嚴肅了!

  “還有,五姐姐說尹子耀分明是去了城外,誰知我們追上去時,卻隻有汪少成一人!”

  雲綰寧沉聲說道,“若不是巧合,便是有蹊蹺!或許尹子耀與汪少成也是一夥,便是間接的與墨回鋒也是一夥兒的!”

  “否則南宮月回京,秦似雪沒有半分疑惑,居然還幫著她隱瞞、將她暗中送去了坤寧宮?”

  這一切若沒有半點聯係,雲綰寧都不信!

  正廳內的氣氛,陡然變得緊張起來。

  就在這時,如墨麵色凝重的進來了,“主子,王妃,出事了!”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