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走後門
作者:自娛的愚者      更新:2021-11-27 18:52      字數:2112
  淩雲門後山。

  一靜室之內。

  盤膝坐在蒲團之上的陳凡突地站起身來,看向虛空位置,臉上閃過一抹微笑。

  “終於突破了!”

  陳凡掛機多年的魔殺之眼,終於突破第二重了。

  魔殺之眼的力量得到了加強,陳凡也可以一定程度隱藏魔殺之眼的力量,卻是終於可以不用天天戴著眼罩了!

  而這門瞳術達到二重之後,攻擊層次的效果,也是終於凸顯而出。

  甚至如果正常狀態,這雙眼睛的威力,還要更超過陳凡此時掛機到三重的《七殺劍》!

  魔殺之眼畢竟是神通!

  隻不過,陳凡進入狂暴狀態,爆發力的增長,也能夠提升他劍術的上限,瞳術卻沒辦法。

  真要比起來,還是七殺劍攻擊上限更高。

  隻不過陳凡要換成本體才能使用狂暴,分身之下,魔殺之眼已經是可以作為一個底牌了。

  隻不過,回想起當初昆吾城主司徒秀所言,陳凡心中難免有所忌憚。

  這雙瞳術來自元魔宗,要弄清楚這門眼睛的特別,恐怕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搖了搖頭:“倒也不比過度緊張,以我的成長速度,就算這個神通背後真的有什麽陰謀和秘密,未來也能一劍破之……”

  這雙眼睛幫助陳凡幾次保住性命,他自不可能因為一個不確定的危險就此放棄,就跟“逆神之血”一樣,陳凡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

  “接下來就要想辦法突破十重,我在淩雲門待得夠久,也該離開了。”

  淩雲門此時已經走上了正軌,陳凡再留在這裏也是無用。

  他站起身來,推門走出了房間。

  ……

  高大、壯觀的巨大城門前。

  陳凡駐足抬頭。

  “這就是滄海城麽……”

  此城恢弘壯闊,規模絲毫不比大乾帝都遜色。

  陳凡直奔滄海城,卻是為了加入裂天劍宗。

  他手中資源、道具雖然不缺,可卻缺少一個合適的平台,缺少足夠的對手。

  突破十重光靠閉關枯坐是不夠的,他需要一個契機!

  劍宗正是當前他的一大選擇。

  劍宗不隻是有兩位真正悟通自己劍道的劍帝,其內通天劍術、劍道天才,以及合適的機會皆是不缺。

  陳凡實力固然強大,但大多是依賴外物,劍宗這等強大平台對他來說,還是相當有用。

  滄海城乃是裂天劍宗麾下第一大城,自然也有裂天劍宗駐地,陳凡來到駐地,也是直言欲要加入劍宗。

  “此時並非劍宗招收新人弟子之時,你等明年春上,三月初二再來吧——”

  裂天劍宗每年固定時節都會向外招收弟子。

  劍宗麾下各個大城的武者皆是可以報名。

  隻不過招收條件十分苛刻。

  像陳凡這種來曆不明之人,按理說是不可能進得了裂天劍宗的。

  更別說此時根本不是招收弟子的季節。

  可陳凡卻另有他法……

  他微微一笑,翻手拿出了一枚令牌。

  這也正是他選擇加入劍宗的緣由。

  這枚令牌正是司摩給他的令牌。

  然而接待他的武者,不過是普通宗師實力,哪認得這種大人物的令牌,差點將陳凡強行轟出門去。

  幸好陳凡透露了那麽一絲絲實力,將那宗師武者震懾,對方不敢胡來,隻好拿著陳凡的令牌去詢問上層去了!

  陳凡鬆了口氣,就此在旁邊那茶桌前坐下,端起一杯茶喝了起來,靜靜等待結果。

  一杯茶沒喝完,他手中的茶杯卻是不由得一滯。

  寬闊的大廳之中,不知何時進來了一個身穿黑衣,全身氣勢飄渺的武者。

  最讓陳凡心中驚訝的,卻是他根本沒有感受到其人是如何進入這大殿的!

  長生高手可以避過他的神識探查,可是能夠讓他絲毫察覺不到的,也不可能會是普通長生。

  甚至他很懷疑此人就是滄海劍帝本人了。

  他嘴角微微抽搐,卻是連忙站了起來,恭敬抱了一拳。

  黑衣男子朝他淡淡點頭,卻是皺眉道:“你這不是本來麵目吧?”

  陳凡心中也是一滯。

  他易容改麵的功夫乃是《天心無形決》,是直接改變骨骼肌肉,這都能被看出來,也說明對方實力的恐怖。

  陳凡自知隱藏沒有意義,也是當即恢複了本來麵容。

  好在陳凡《魔殺之眼》突破了第二層,可以直接隱藏起來,否則若被對方看出,若是認出來是魔門神通,那對陳凡而言就更尷尬了。

  “在下陳凡,見過前輩!”

  既然麵容都暴露出來了,隱藏自己姓名也是沒什麽意義了。

  此地距離東南域十萬八千裏,陳凡也不在乎自己身份是否暴露。

  那黑衣男子點了點頭。

  而後抬手,一枚令牌躺在他的手心。

  “這枚令牌,你是在哪裏得到的?”

  陳凡也是當即道:“這是一位前輩給我,讓我幫忙傳遞消息——”

  陳凡此言落下。

  那黑衣武者也是表情微妙,卻是有些失態:“你確定是有人交給你,而不是你在哪裏撿到的?那人長什麽樣?!”

  其人卻是不自覺泄露了一絲氣息,便讓陳凡感到頭皮發麻。

  陳凡不知道其人實力,但是此人帶給自己的感覺,卻是不比陳無道遜色!

  他也是當即從須彌戒中拿出一塊畫布,將司摩的樣貌畫了下來,道:

  “那位前輩說他叫作司摩,是我在東南域一處特殊地帶遇到的……”

  隻不過陳凡並未明言血魔秘境和大乾,隻說是因為特殊原因沒法透露。

  而那黑衣武者看著陳凡手中畫像,手卻是顫抖了起來,而後突然開始狂笑:

  “我就知道,師傅他不會那麽容易死!”

  陳凡聞言也是心中一動。

  原來這位讓自己感到壓力無窮的武者,竟然是那位司摩的徒弟!

  司摩本人又強到了什麽程度?

  陳凡心中也是有了更多的聯想。

  “你想進入裂天劍宗是麽,這簡單!我一句話便可以安排你入宗!”

  半晌之後,那黑衣人才恢複了平靜,而後看向陳凡:

  “不過我劍宗祖師立下的規定,進入劍宗最多隻能當內門弟子,即使是我也不能直接安排人成為真傳……”

  陳凡眯起眼睛。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