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冷宮著火
作者:曲詩墨      更新:2021-08-19 09:38      字數:2397
  姚太妃勃然大怒道:“你們做什麽?本宮雖然已經是廢後,可到底還是太上皇的妃子,豈能容你們這般羞辱?”

  鳳玖看著麵目陰冷的女人,冷冷道:“姚太妃,本宮勸你最好把小世子交出來,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姚太妃冷笑道:“你們已經搜過了,沒有證據就不要汙蔑本宮。”

  秦彧看了眼寧弈,“你們都出去。”

  冷宮裏頓時隻剩下秦彧,寧弈,還有姚太妃。

  “姚氏,你要是繼續作死,朕不介意送你,還有你兩個乖孫一起下去見先太子。”秦彧目露殺意道。

  寧弈拔出刀,惱怒道:“老毒婦快說我兒子在哪裏,否則我現在就立刻送你下去。”

  姚太妃嚇得癱倒在地,“我不知道…不是我幹的。”

  寧弈沒什麽耐心,一刀砍了她發髻。

  “啊……”

  女人頓時披頭散發嚇得惶恐大叫,她抬頭看到了兩男人眼中絕對的冷酷肅殺,更是惶恐不安:“不是我…”

  “派人去冀州。”秦彧懶得廢話。

  冀州是祈王封地,秦淵的兒子和女兒在哪裏。

  姚氏陰冷的眼神眼淚奪眶而出,“不要傷害我孫兒,我說,孩子在衣櫃裏。”

  她指了指那個破舊的衣櫃露出一抹詭異的笑。

  衣櫃有暗格。

  寧弈顧不得直接把衣櫃砍了,“慕兒…”

  孩子被藏在衣櫃暗格低下,幾麵狹窄僅有一層空間。

  救出來時因為空氣不同,麵色發紫色。

  寧弈嚇得忙抱著兒子去找鳳玖。

  秦彧就下來臉色鐵青,“毒婦。”

  忍無可忍的一腳踹飛姚氏。

  姚氏吐了口血,自知活不過,便發瘋的大笑,“哈哈…你這個低賤生的賤種,你根本沒有資格坐上皇位。”

  “皇位是我兒子的…”

  “哈哈…我要為兒子報仇…”

  “就像燒死白靜那個賤人一樣燒死你。”

  “二十年前是你命大,這次可沒有那麽幸運了,哈哈。”

  女人瘋狂的大笑轉眼間整個冷宮被發火包圍了。

  這就是姚氏的目的,要殺死秦彧。

  “皇後娘娘,冷宮著火了。”看到火光宮人急忙大喊。

  寧弈跑出去沒多久,整個冷宮瞬間就被發火包圍,姚氏在整個冷宮周圍都澆了過油。

  “趕緊滅火!”

  這個時候鳳玖沒有時間去救火,得先救寧弈的兒子。

  “大嫂你放心,我會救大哥。”

  寧弈把孩子交給鳳玖後就衝進了過海裏。

  “寧弈!”沐容婉驚嚇的差點倒下去,看著兒子又看著衝進火海的夫君大哭。

  鳳玖一邊救孩子,一邊道:“別慌,他們不會有事。”

  孩子一時缺氧,要再晚一步就被憋死。

  鳳玖從空間裏拿出呼吸機給他戴上。

  宮裏那麽多人,自然有人救火。

  冷宮內,姚氏那女在發瘋大笑。

  秦彧正打算衝破房頂離開時,寧弈跑進來,“大哥。”

  秦彧眉頭微蹙,“你跑回來做什麽?慕兒怎麽樣?”

  “慕兒有大嫂肯定會沒事,你有危險大嫂會擔心,我得來救你,不然她會不安。”寧弈笑道。

  秦彧:“……”

  看著這個時候的寧弈,秦彧想起了八百年前的玄弈。

  那家夥跟現在的寧弈長得一樣。

  “走吧。”

  秦彧抓住他手腕帶人衝破了屋頂。

  他要逃生輕而易舉。

  寧弈驚愕了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後腦勺,“大哥,我自己可以衝破屋頂。”

  他又不是不會武功。

  雖說不如秦彧可要逃出火海還是可以做到的。

  秦彧唇角微勾,“宮裏的房梁可不是你家的房梁。”

  說話間秦彧發出了強大的內力,一掌打斷房梁帶人衝出來。

  寧弈回頭看了眼,那柱子居然是加了玄鐵,以他現在的內力可打不斷,寧弈暗暗擦了擦冷汗,“大哥,你武功又精進了啊!”

  大哥真是太厲害了,感覺永遠追不上他的腳步。

  他從小就是秦彧的迷弟,特別崇拜秦彧。

  “給你。”

  “照著上麵的心法修煉你也可以。”

  出來後,秦彧就丟了一本內功心法給他。

  寧弈接住看了眼,“《玄家心法》?這是玄家的…大哥給我?”

  “給你就拿著,以後讓慕兒進玄門學習玄術。”

  “啊?”

  寧弈完全懵了。

  “父皇…”

  “母後是父皇,父皇會飛…”

  這時小太子看到從火光中飛出的父親頓時激動的大喊大叫。

  這孩子都不知道害怕?!

  小太子的聲音打斷了寧弈的疑惑,隻能先把書塞懷裏,趕緊去看兒子和媳婦,婉兒肯定是嚇壞了吧!

  沐容婉的確嚇得不輕,頓時就衝過來抱著他大哭。

  寧弈笑容溫柔,“婉兒,我沒事你別怕。”

  而秦彧這邊卻被跑來兒子的腿抱,“父皇,父皇我也要飛飛…”

  秦彧抱起大腿邊的小奶團,“等你再長大一點再教你飛。”

  “你母後呢?”

  小太子高興的手舞足蹈,指了指身後,“母後在救寧慕容。”

  “要叫哥哥。”秦彧眉頭打結,這兒子跟他性格真是一樣,小小年紀就顯冷酷成熟,在其他小朋友麵前總是老神在在。

  小太子努了努嘴巴,“他笨…不想喊他哥哥…”

  寧弈:“……”

  沐容婉:“……”

  不過相差一歲半左右,怎麽小太子小小年紀就這麽能說?!

  對比起來,小世子的確有點笨。

  寧慕容隻知道玩。

  夫妻兩有些紮心了。

  秦彧抱著兒子笑道:“慕兒隨了阿弈,他小時候也這樣。”

  寧弈滿頭黑線,“大哥你少說兩句成嗎…”

  他媳婦還在呢,給他留點麵子。

  秦彧笑了聲抱著兒子走了。

  夫妻兩也趕緊跟上。

  這時小世子已經醒來,“哇,爹爹,娘親…嗚嗚…”

  醒來就哇哇大哭。

  小太子嫌棄道:“哭包。”

  眾人:“……”

  鳳玖輕輕拍打他小手背,“北兒不可以這麽說哥哥,哥哥是經曆了很可怕的事才會哭。”

  小太子看了眼流鼻涕的小世子,“他吃不到糕點也會哭,不給他玩具玩也愛哭…”

  小世子聽到他這麽頓時哭的更傷心了,“小北,壞。”

  眾人:“……”

  經過一夜,才把冷宮的火滅了。

  姚氏被燒死。

  趙太後得知並沒過問隻是說讓人安葬了便是。

  鳳玖看著被燒毀的宮殿,有些心疼,“要重新修建嗎?”

  秦彧道:“嗯,修建一個練武場吧,以後孩子們可以在這裏一起學武。”

  …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