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萬獸來朝
作者:塔花樹      更新:2021-11-25 19:54      字數:3043
  她記得淥是想讓她留在部落的。

  以為銀和淥也抱著一樣的目的。

  “沒有沒有,我沒有這個想法,阿紫先祖你想去哪裏都可以,我絕對不會幹涉你的決定。”

  銀連忙擺手說道。

  他一向對先祖的事情不關心,找回先祖隻是淥的父親的執念而已。

  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守護部落,守住這個宮殿,保留住他和紅月唯一的回憶。

  再說了,阿紫隨隨便便就把他的宮殿毀了,他怎麽敢把阿紫留下來……

  再來多少個宮殿也不夠阿紫揮霍的呀……

  “嗯,算你識相。”

  阿紫撅著嘴,總算是沒再露出敵意。

  銀訕訕一笑,腆著臉問道:“那阿紫先祖,你打算什麽時候和蘇樂一起離開?”

  他問話的時候,特意加上了蘇樂。

  果不其然,阿紫臉上的表情頓時發生了細微的變化,露出幾分笑容。

  沒錯,她是要和阿娘一起離開的~

  蘇樂扶了扶額頭,實在看不下去了,把阿紫拉到身後。

  “阿紫,不可以這麽沒禮貌。”

  看著蘇樂抓住阿紫的手,銀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

  她她她!

  她竟然直接去拽阿紫先祖!

  真的不會被阿紫先祖生氣的一拳打死嗎?

  “噢……”

  阿紫頓時乖乖的站在她身後去。

  銀:“……”

  他的眼睛一定是出問題了!

  “不好意思,阿紫平日裏口無遮攔慣了,她還小,你別跟她計較。”

  蘇樂微笑著看向銀。

  “不不不,沒事的,阿紫先祖這是率直……”銀連忙搖頭。

  他哪裏敢表示自己對阿紫的不悅呀!

  那不是不想活了麽!

  “你別看阿紫現在這麽大了,其實她破殼還不到一年。”蘇樂覺得她有必要解釋一下。

  好歹銀也是個鮫人王,哪有這麽卑微的王。

  “才一年不到?真的嗎?”聞言,銀露出震驚的表情。

  要知道,鮫人壽命很長,成長也是極為緩慢的。

  破殼一年的鮫人,應該還是嬰兒的狀態才是!

  怎麽可能就這麽大了?

  蘇樂點點頭:“可能是因為阿紫吸收了我空間的能量吧……就長得比較快……”

  她也不確定是不是。

  不過還好阿紫長得快,不然她還真不會養小鮫人。

  銀久久不能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所以說……他的宮殿是被一個一歲不到的小鮫人給毀了?

  宮殿,你死的好慘……

  “對了,你剛剛說結界可以打開了?是怎麽回事?”

  蘇樂想起銀剛剛進門的話,疑惑問道。

  銀回過神來。

  “哦,我過來就是想和你說這件事的。”

  “結界是先祖設下,防止部落裏的鮫人偷偷跑出去,保護鮫人用的,是以先祖的力量為支撐的。”

  “現在阿紫先祖已經繼承了先祖的力量,結界的能量已經所剩無幾,隻要阿紫先祖願意,隨時都可以打開結界的。”

  原本他把蘇樂帶回來,就是因為紅月,也是為了他自己的私心。

  現在紅月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也就不用再強留著蘇樂了。

  他絕對沒有想要阿紫先祖早點離開的意思……

  “原來是這樣,那你們部落裏沒了結界,會有危險嗎?”

  蘇樂了然的點了點頭,又問。

  “沒關係,這萬年來,鮫人已經習慣了不外出的日子,外麵的海獸也不會輕易踏足部落的領地,我也會看好部落的鮫人,不讓他們隨意外出的。”

  銀無所謂的攤了攤手。

  一直以來,這個結界除了限製鮫人的外出,也沒有其它作用了。

  他感覺有沒有都沒多大關係。

  “那就好。”蘇樂轉頭,目光期待的問道:“阿紫,你試一試,能打開結界嗎?”

  原本以為要等待十天才行,現在能夠早點出去,她是求之不得。

  也不知道尤巫在外麵是怎麽熬過去的。

  他一定擔心壞了吧!

  還有那幾個耳廓狐崽崽,大黑去把他們帶回來的話,尤巫和朱晏應該能照顧好他們吧?

  不然這麽多天過去,食物恐怕也吃得差不多了,它們又得挨餓了。

  阿紫點了點頭,小臉十分認真:“阿娘,我現在就試一試!”

  阿娘終於用得上她了!

  說完,阿紫就全神貫注的閉上眼睛。

  這裏距離部落邊緣的結界還有一段距離,她得仔細些感應。

  很快,阿紫睜開眼睛。

  “怎麽樣,阿紫?”

  “阿娘,我怎麽感應不到結界呀?”

  阿紫茫然的搖了搖頭,表情有點不知所措。

  她怎麽這麽沒用,阿娘第一次叫她幫忙,她居然都沒完成。

  銀皺起眉頭:“感應不到嗎?應該不可能啊……”

  就在這時候。

  部落突然一陣動蕩。

  屋子裏的桌椅、屏風和白玉床都開始晃動,仿佛部落外有千軍萬馬正使勁的踏著地麵趕來。

  “發生什麽事了?這是怎麽了?”

  水下的動蕩和陸地上不一樣,陸地上可能隻是雙腳站不穩,可在水裏,四周的水像是浪一樣排山倒海的翻來覆去,推得蘇樂前後不停的搖擺。

  銀也身形一晃,不過他比蘇樂要好得很多。

  眉頭緊鎖,立馬轉身出了房間。

  留下一句話:“不知道是什麽情況,我先出去看看……”

  阿紫倒是絲毫不受影響,第一時間扶住了蘇樂,緊張的問道:“阿娘你沒事吧?”

  “我沒事,我們也出去看看。”

  蘇樂搖了搖頭,心中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

  什麽樣的陣仗能在海裏弄出這麽大的動靜?

  難道是結界出問題了?

  “好,阿紫陪阿娘一起出去。”

  阿紫乖巧的點了點頭,扶著蘇樂一起離開房間。

  剛出宮殿,兩人就看到銀僵硬的背影站在遠處。

  連忙加快速度遊過去。

  當然,這次壓根就不是蘇樂自己遊的,全然是被阿紫拉過去的。

  阿紫不愧是擁有上古血脈的鮫人,呼吸間就帶著蘇樂到了百米開外。

  “銀,發生什麽事了,你怎麽站在這……”

  蘇樂的聲音被遠處鋪天蓋地的獸驚得戛然而止。

  隻見遠處的海域黑壓壓一片,密密麻麻的、數不清的海獸像是烏雲一般壓了過來,讓人忍不住頭皮發麻。

  “怎麽會有這麽多海獸?”蘇樂臉色頓時嚴肅警覺起來。

  這麽多海獸鋪天蓋地的過來,難怪能引出那麽大的動靜。

  這要是讓它們過來,別說鮫人了,宮殿和部落都要被碾成碎渣渣。

  “不知道……”銀的臉色蒼白。

  他從出生到現在都從未見過如此震撼恐怖的場麵。

  外麵的動靜,很快驚動了部落裏的鮫人。

  鮫人們也紛紛湧了過來,看到遠處的一幕,驚得渾身發抖。

  “部落裏怎麽會出現這麽多海獸!完了,這麽多海獸襲來,我們根本抵擋不住啊!”

  “海獸襲擊部落了……”

  “結界呢?部落不是有結界嗎?為什麽今天的結界不起作用了……”

  “我們今天難道要死在這裏了嗎?”

  鮫人們驚慌失措,有的傻傻的愣在原地,有的已經開始回去收拾東西逃跑。

  銀眉頭深皺,正要阻止大家抵抗海獸。

  阿紫卻一躍而起,懸浮在上空,躍躍欲試道:“阿娘,你別怕,阿紫會保護你的,你等著,阿紫把這些家夥都趕走!”

  不等蘇樂開口阻止,阿紫就擺著魚尾巴遊向海獸。

  “阿紫!回來!”

  蘇樂頓時心中一驚,這丫頭,怎麽想一出是一出!這麽危險的時刻,她也敢上!

  蘇樂氣得心髒都快跳停了。

  阿紫的速度又豈是她能比得上的?

  她想要追回阿紫,卻已經來不及了。

  “阿紫先祖!”

  銀也是一驚,瞳孔放大。

  他可沒忘記蘇樂剛剛的話,就算繼承了先祖的力量,阿紫也是個剛破殼不到一年的小鮫人啊!怎麽可能獨自麵對這麽多海獸!

  就在蘇樂和銀同時焦急的遊上前,想要拉會阿紫的時候。

  原本氣勢洶洶、帶著踏平部落氣勢的海獸們忽然都低下了頭,無論是長相多麽凶猛可怖的海獸,都溫順的匍匐在了地上。

  黑壓壓一片,延綿千裏,仿佛在共同朝拜著什麽。

  蘇樂和眾多鮫人都愣住了。

  這……這些海獸沒出問題吧?

  它們不是來攻打部落的?

  阿紫已經靠近了海獸的大部隊,甩出冰劍,就朝最近的海獸打去。

  誰知,那海獸突然跪下來,一動不動的等著冰劍去刺它。

  甚至還擺好了姿勢,對準了最容易受傷的位置……

  阿紫一時傻眼了,揮手收了冰劍。

  海獸又立馬匍匐在地上,仿佛對自己沒能接下阿紫的攻擊表示非常歉意。

  阿紫:“……”

  一定是哪裏出了問題。

  是她遊過來的姿勢不對麽?

  還是她甩出冰劍的動作不太美觀?

  蘇樂看到那海獸朝著阿紫跪下,腦海裏突然咯噔的一下,浮現出一個詞。

  萬獸來朝!

  這些海獸……竟隻是前來朝拜阿紫的!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