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我是你阿爹呀!
作者:塔花樹      更新:2021-11-25 19:54      字數:2136
  “阿紫!回來!”

  蘇樂呼吸一滯,朝著阿紫大喊。

  那黑色的影子,顯然不是普通的海獸,速度極快,若不是她觀察仔細,差點就沒有發現那成千上萬頭海獸中還隱藏著這個小黑影。

  “什麽?阿紫聽不清……阿娘你等一下,阿紫馬上就趕走它們了……”

  阿紫一隻手放在耳朵旁。

  四周的海獸移動的聲音十分嘈雜,她沒太聽清,還以為蘇樂是催促她快點趕走海獸。

  “不是……”

  蘇樂急得直咬牙。

  眼看著那黑影距離阿紫越來越近,她顧不得其他,快速遊過去。

  “阿娘,你怎麽過來啦!”

  阿紫一回頭,就發現蘇樂在向自己遊過來,紫色的魚尾巴小幅度的快速擺動,訴說著她此時的愉悅和興奮。

  “阿娘,你……”

  她正要邀請蘇樂看看她驅趕海獸,忽然間,卻被拉住了手腕子,身體被蘇樂用力的甩向銀的方向。

  兩人瞬間交換了位置。

  阿紫淺紫色的眸子裏倒印出蘇樂的身影,正極速的後退。

  一隻黑色的手,穿透了蘇樂的胸膛。

  “阿娘!”

  阿紫獸瞳猛地放大,發出一聲嘶吼。

  “阿紫先祖,蘇樂!”看到這一幕,銀急忙拉住了阿紫,阻止她衝上去。

  誰也沒想到,剛剛還十分安定的畫麵,會突然出現這樣的事情。

  銀哪裏拉得住阿紫,阿紫一個甩手,直接把銀推開,就要上前為蘇樂報仇。

  “放開我!該死的鮫人,竟然傷我阿娘,我要殺了你!”

  是的!

  那隻穿透蘇樂胸膛黑手的主人,是一隻鮫人。

  通神漆黑的鮫人,卻不是黑暗的那種黑,而像是在汙水裏浸泡了百年,渾身散發著惡臭的那種黑色。

  “噗……阿紫,不、要過來……”

  胸腔傳來劇烈的疼痛,好像要把她整個胸膛都挖空了一樣,蘇樂猛地吐出一口獻血,卻還未忘記低聲製止阿紫的衝動。

  她能感覺的到,背後這個襲擊的獸人,實力深不可測。

  至少是她無法抵禦的存在。

  “阿娘!”

  阿紫瞬間就停住了,雙眸濕潤的看著蘇樂,恨不得此時受傷的是她自己。

  不,受傷的本來就應該是她!

  要不是為了救她,阿娘也不會受傷?

  阿紫心中自責不已。

  “桀桀桀……”

  陰森的笑從背後響起,黑色的鮫人猛地把手抽出,另一隻手掐住了蘇樂的脖子,把她拎著。

  好在水裏有浮力,不然蘇樂直接就被吊死了。

  蘇樂動彈不得,胸膛的傷口讓她痛的快要不能呼吸,隻能暗暗汲取著空間裏的能量,用最快的速度恢複著傷口。

  好在來到獸人大陸之後,她的身體比以往強壯了不少,即便再重的傷,隻要不是一擊致命,她就能通過汲取能量,慢慢恢複。

  “你這個雌性,反應倒是很快,竟然壞了我的好事……”

  黑色鮫人陰鷙的目光落在蘇樂身上。

  一隻手把她拎得高高的,手臂伸直了,這樣便能看到蘇樂的臉。

  “居然還是個陸地雌性?”

  審視的目光掃過,他眸中閃過一絲詫異。

  蘇樂也是心中一驚,這個鮫人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她不是鮫人!

  他到底是誰?

  為什麽要潛伏起來襲擊阿紫?

  難道他認識阿紫?

  “阿娘……”阿紫急得團團轉,遊回銀身旁,一手抓住他的胳膊,焦急的催促:“你不是鮫人部落的王嗎?他也是個鮫人,你快點讓他把阿娘放了呀!”

  鮫人王,應該是可以號令所有鮫人的吧!

  天真的阿紫這樣認為。

  銀一臉複雜:“阿紫先祖,我、我根本不認識這個鮫人,他不是我們部落的鮫人……”

  阿紫愣住了,疑惑道:“不是你們部落的?海裏還有別的鮫人部落嗎?”

  “不是的,深海裏隻有我們這一個鮫人部落,可我從來沒見過他,他根本不是部落裏的鮫人……”銀連忙搖頭解釋。

  身為王,他對部落裏的每一個鮫人都十分清楚。

  阿紫腦海裏忽然閃過一道陌生的畫麵。

  “墨!”

  她下意識的說出一個字。

  “阿紫先祖,你說什麽?”銀沒聽明白她的話,不由得皺眉問道。

  “什麽?我剛剛說什麽了嗎?”阿紫回過神來,一臉茫然。

  “阿紫先祖你……”

  銀麵色疑惑,正要開口詢問,阿紫已經轉頭,憤怒的看向黑色鮫人。

  “你快點放了我阿娘,不然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桀桀桀……對我不客氣?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

  黑色鮫人露出不屑的笑容。

  他拎著蘇樂晃了晃,語氣略微有些稀奇:“沒想到你這個陸地雌性還有點用,連鮫人都這麽關心你,看來獸神也是眷顧我的,哈哈!”

  蘇樂恢複了點力氣,掀起沉重的眸子,這才看清了這個鮫人的樣貌。

  對方是個中年鮫人,頭發稀疏,略微有種朝著地中海發展的趨勢,臉色慘白,比普通鮫人多了幾分病態,雙目凹陷,臉頰幹枯,就像是鬼片裏被女鬼吸走了陽氣的樣子。

  絲毫沒有鮫人的美感和氣質。

  “你是誰?你的目的是什麽?隻要不傷害他們,我可以盡力滿足你。”

  蘇樂目光緊盯著黑色鮫人,試圖和他談判。

  她能感覺到,自己絕對不是這個鮫人的對手。

  對方身上傳來的強大威壓,讓她恢複傷勢的速度都慢了許多,這樣恐怖的實力,她得穩住對方才行。

  不能正麵和他剛……

  “就憑你,還不配和我說話。”

  黑色鮫人輕蔑的睨了蘇樂一眼,根本就沒打算正眼看她。

  不配說話的蘇樂:“……”

  這就是強者的高傲嗎?

  黑色鮫人目光落在阿紫身上,忽而注意到她身上的鱗片顏色。

  “紫色?原來你就是她的崽崽,看來我這次來得沒錯……”

  他喃喃自語。

  忽而擺出一個自認為慈祥的笑容,對著阿紫說道:“崽崽,你不認得我嗎?我是你阿爹呀,你想要這個雌性是不是?乖,過來阿爹這裏,過來我就把她放了……”

  阿爹?

  阿紫愣愣的看著黑色鮫人,腦海中猛地又閃現出無數個零散的畫麵,眼神有一絲絲呆滯。

  “你……就是我阿爹?”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