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你也配做我阿爹?
作者:塔花樹      更新:2021-11-28 00:41      字數:2165
  黑色鮫人眯起眸子,一隻手已經在暗暗蓄力,目光不經意間鎖定了阿紫心口處。

  腦海中已經浮現出即將出現的場景。

  穿過心口,掏出鮫珠,獻血大概會染紅這一片水域,引得那些海獸去而複返,啃咬完阿紫的屍體後還吃不飽,會將目標轉移到部落裏的鮫人身上。

  到時候,整個部落都留不下幾個活口。

  可是阿紫和這些鮫人,又跟他有什麽關係?

  他們的死活,他才不管!

  就在黑色鮫人沾沾自喜,勝券在握時,向他遊過來的阿紫卻突然麵色一冷,雙手在身前一握,無數個冰箭在周身形成。

  “唰!”

  以肉眼捕捉不到的速度,襲向黑色鮫人脖頸、胸口和臉。

  凡是致命的、容易受傷的地方,一個也沒放過。

  與其同時,用最快的速度遊向蘇樂:“阿娘別怕,阿紫來救你了!”

  她才不會忘記自己的使命,她是發了誓要保護阿娘的!

  黑色鮫人臉色瞬間大變。

  剛剛鬆開的手瞬間又捏緊了,不等阿紫靠近,就大手一揮,一股海浪自手心湧出,把四周的冰箭卷襲而去。

  不僅絲毫沒有傷到他,反而還引起一陣動蕩,讓四周的鮫人險些摔倒。

  阿紫心中一驚,沒想到黑色鮫人如此輕鬆就解決了她的全力一擊,卻仍舊沒有放棄,想要拚死一搏救出蘇樂。

  黑色鮫人的臉色就和魚鱗的顏色一樣黑。

  看到阿紫的動作,他布滿了髒汙的魚尾狠狠一甩,就把阿紫甩飛出去。

  “崽崽,你瘋了?居然敢對你阿爹出手,你知道你在做什麽嗎?”

  黑色鮫人還存著一絲希望,覺得能騙到她,沒有和阿紫撕破臉。

  可阿紫卻不這麽想。

  她呸了一聲,明明是不大雅致的動作,卻硬生生讓她做得多了幾分高貴的感覺。

  “你也配做我阿爹?我親阿娘好歹生了我,你呢?你對我好過嗎,不僅不對我好,一來就想殺我,還抓了我阿娘,我才不會相信你的鬼話!”

  阿紫捏著拳頭,雙手垂在兩側,卻是一副隨時準備進攻的模樣。

  她大概是剛剛裝得惡心到自己了,沒忍住還嘔了一聲,才繼續道。

  “也不看看你這幅模樣,真以為自己長得慈眉善目呢!”

  她接受的傳承,都是她親阿娘留下來的。

  這傳承,就是用親阿娘的命換來的,銀也說過,她親阿娘早就隕落了,又怎麽可能還活著。

  她就算是傻,也不會新這個陌生鮫人的話。

  黑色鮫人卻不是這麽打算的,他以為,阿紫從小沒有阿爹阿娘,突然見到他,肯定驚喜壞了,哪會頭腦清晰的想那麽多?

  不曾想,這丫頭竟是個聰明的。

  比她親阿娘倒是難辦不少。

  “好你這個小崽子,竟敢騙我!”聽著阿紫的話,黑色鮫人眼中浮現出熊熊怒火。

  她嫌棄的模樣,和她親阿娘當年是如出一轍。

  他又怎能忘記當年的屈辱!

  “騙你又如何,是你先騙我的。”阿紫昂著下巴,絲毫不畏懼他。

  大不了,她拚死一搏,也要救出阿娘。

  鮫人本就是冷血物種,鮫人每一胎都生得不少,幼崽得靠自己在眾多兄弟姐妹中搶奪生存的希望,最終能活下來的,都是殺死兄弟姐妹的劊子手。

  因此,鮫人骨子裏也是冷血的,對親人是沒什麽特殊感情的。

  阿紫認主,也並不是沒道理的。

  鮫人隻念養育恩,蘇樂養育了阿紫,所以她心裏頭隻念著蘇樂的好。

  她也感謝親阿娘把她生出來的,血脈之親她斷不了,可對這個自稱是她阿爹的鮫人,她卻發自內心的厭惡。

  那厭惡仿佛是從靈魂深處湧上來的,一看到他那張臉,她就反胃。

  “小崽子,既然你不聽我的話,那就別怪我了。”

  黑色鮫人臉上瞬間布滿了陰鷙,強者的氣場鋪開,頓時讓蘇樂感到一陣窒息。

  她一時無言,隻覺得自己有點倒黴。

  這就是神仙打架,百姓遭殃麽?

  “別廢話,快放了我阿娘,不然你今天別想活著離開這裏。”

  阿紫也麵色淩厲,氣場全開,精致的小臉反而有點霸氣側漏的感覺。

  話音剛落,就遊著尾巴,再次襲擊上去。

  這架勢,卻是壓根就有讓黑色鮫人離開的打算。

  還說什麽活著離開?

  黑色鮫人勾起一個不屑的冷笑:“就憑你這個小崽子,也敢跟你阿爹動手,今天阿爹就教教你,什麽是強者!”

  他將手中的蘇樂一拋,蘇樂周身瞬間被水流禁錮,連手指頭都動彈不得。

  這下好了,剛剛是被那氣場震懾得呼吸困難,現在又換了種方法,她隻能呼吸了……

  阿紫聚氣凝神,沒有理會黑色鮫人的話。

  可就在此時,她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些不屬於她記憶中的畫麵。

  畫麵中,這個黑色鮫人還沒有現在這麽醜陋,他趁親阿娘受傷體弱的時候強迫了親阿娘,又虛情假意的訴說自己的真心。

  畫麵一轉,又到了親阿娘懷著身孕的時候,黑色鮫人手中拿著一把海獸骨頭製成的刀,麵色猙獰的要殺了趁親阿娘身體虛弱殺了她……

  阿紫一個晃神間猛地明白了過來。

  她的親阿娘就是被這個家夥害死的!

  難怪他現在還想來殺了自己,他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歡親阿娘!

  這些陌生的畫麵在她腦子裏不停的播放,也許是血脈中傳來的羈絆,阿紫心中不由得湧上一股無名火。

  她雙目泛起一絲猩紅的光,怒不可遏的看向黑色鮫人:“原來是你害死了我親阿娘,我要殺了你!”

  話音剛落,阿紫周身的水流瞬間凝結成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黑色鮫人那邊襲去。

  那冰塊像是一條冰龍,張開大嘴就咬上了黑色鮫人的手臂。

  他猛地一驚,還未反應過來,整條手臂都已經凍成了冰塊。

  若是再耽誤片刻,怕是他整個人都要被凍住了。

  黑色鮫人冷哼一聲,麵色不屑,絲毫沒有悔過的意思:“原來你已經知道了,是我殺了她又如何?她一個雌性,要那麽強大的力量做什麽用?倒不如給我!”

  雌性就應該依附著雄性存在的!

  獸神大人給了雄性強大的力量,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他一點兒也沒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麽。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