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他來了
作者:塔花樹      更新:2021-11-28 00:41      字數:2160
  阿紫傳承到了親阿娘的記憶,也傳承了她的憤怒情緒,此時更是怒火滔天,控製不住的低吼。

  “你該死!”

  說罷,就抬手,露出尖銳的五指,要取了黑色鮫人的性命。

  可誰知,黑色鮫人卻冷笑一聲:“我連你阿娘都能殺得掉,你覺得你能殺了我嗎?”

  話音剛落,原本禁錮著他手臂的冰塊瞬間就碎掉了。

  他的速度比阿紫想象中的還要快,不等阿紫靠近他,就已經閃身來到了阿紫身後。

  黑色的大手往阿紫背上狠狠一抓。

  頓時一個深深的五指血痕出現,阿紫被擊得一個踉蹌,正要轉身回擊,對方卻速度更快了,從正麵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

  阿紫瞳孔一縮。

  怎麽可能!

  她的速度怎麽會這麽快,比記憶中的他,要強大了不少。

  就算是過去萬年,他也不應該有現在的實力的!

  不僅是阿紫震驚,銀更是被這一幕驚得心跳都快停止了,滿臉寫著不可置信。

  這怎麽可能?

  先祖是最強大的存在,阿紫先祖繼承了先祖的傳承,應該不可能有人打得過阿紫先祖才對!

  在銀的認知裏,這個黑色鮫人的實力是不可能存在的。

  蘇樂更是為阿紫捏了把汗,以阿紫的實力,現在根本打不過這個鮫人。

  怎麽辦?

  在絕對實力的壓製下,她此時一點異能也使不出來,難道就要這樣看著阿紫被欺負嗎?

  蘇樂心急如焚,恨不得自己不是人類,也是個獸人。

  至少那樣,她不至於連手指都動不了!

  就在此時,阿紫突然咧開嘴,雙手抓住他的手腕,猛地往後一扯。

  黑色鮫人沒想到阿紫還有力氣能動,沒來得及反應,手腕子就一痛。

  阿紫一口咬上了他的手腕。

  擁有遠古血脈的鮫人牙齒,可不是蓋的,就算是石頭也能被咬得粉碎,更何況是一個普通的鮫人手腕。

  隻聽到哢嚓的一聲。

  黑色鮫人的手腕被阿紫咬斷了,他吃痛的甩開阿紫,也顧不上其它,雙目泛紅的用另一隻手抬著受傷的手臂,心痛的檢查。

  獸人的身體就是最好的武器。

  若是哪個獸人殘了,實力就會大減,對於獸人來說,殘疾的獸人就是恥辱!

  手腕子的傷口傳來劇痛,可黑色鮫人卻控製不了手腕了,這隻手明顯是廢了。

  他頓時怒上心頭,臉色也瞬間陰沉得跟狂風暴雨的天似的。

  “小崽子,這可是你自找的,本來我隻想挖出你阿娘的鮫珠,既然你找死,就別怪我下狠手了!”

  話音剛落,他便用另一隻手作爪狀,陰狠的衝向阿紫。

  看到這一幕,眾人的一顆心頓時被揪了起來。

  黑色鮫人這次是鐵了心要殺了阿紫,一點兒也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眼看著阿紫來不及閃躲……

  下一秒,一個黑影閃過,黑色鮫人抓了一把水,原本應該站著阿紫的地方空空如也。

  黑色鮫人瞬間怒了:“誰!竟敢壞我好事!”

  他轉身怒目而視,卻見一隻通神漆黑的龍叼著阿紫,懸浮在不遠處,它的背上還立著一頭黑紋白虎。

  兩雙眼睛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好像在看一個死物。

  黑色鮫人心中沒由來一陣心慌,可很快他又反應過來,現在在這個世界,他就是最強的存在,他為什麽要怕這兩個家夥?

  “尤巫!大黑!”

  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蘇樂麵色一喜,剛剛的擔憂頓時就煙消雲散了。

  果然,雄性這種生物的存在,是有道理的!

  隻是蘇樂被禁錮著,聲音都喊不出來,隻能用一雙透亮的眼睛,眼巴巴的看向那威猛的黑紋白虎。

  她雖然沒有普通女人嬌弱,可說到底也是個肉體凡胎的人類,和獸世天生強悍的獸人是不一樣的。

  更何況在這獸世,她就是天生的弱者,即便心理再強大、警惕性再高,也抵不過絕對的力量。

  經曆了這一遭,蘇樂卻好像渡過了數載一般,對尤巫的思念也放大了無數倍。

  尤巫早在第一時間發現了蘇樂,隻是剛剛情況緊急,隻能先讓大黑救下差點送命的阿紫。

  兩人觸不及防的對視上。

  他恨不得立馬將蘇樂擁入懷中,狠狠疼愛一番。

  天知道她消失的這幾天,他心裏頭有多著急!

  若是不能找到蘇樂,尤巫覺得,他大抵也不會回黑鷹城了,他會在這裏一直找下去。

  感受到尤巫熾熱的目光,蘇樂忽然覺得鼻尖有些酸酸的,她知道,自己這是多虧了抱了個厲害的大腿,不然她這條小命,在獸世還不知道要死多少次。

  就算不死,也絕不會有和尤巫一起的好日子。

  等這次回去後,她說什麽也不會再離開黑鷹城半步了!

  她要和尤巫、崽崽們好好過日子!

  “阿紫丫頭,你沒事吧?”

  大黑卻是惦記著被它救下來的阿紫,把它放下來,關心的問。

  來的時候,尤巫把阿紫的來曆和名字也都告訴它了。

  它知道,阿紫大概就是她的崽崽了。

  原來她這麽多年不願意出來見它,是因為她已經有喜歡的雄性,生了他們的崽崽了。

  為此,大黑路上還好一陣失落。

  “我沒事。”聞言,阿紫搖了搖頭,背上的傷口正在慢慢愈合,這點傷對於血脈強悍的她來說,倒真算不得什麽。

  聽到她沒事,大黑這才鬆了一口氣。

  雖然她已經有了伴侶,可一想到這是她的崽崽,他還是忍不住關心她。

  這片刻的功夫,黑色鮫人盯著大黑,猛然間像是想起了什麽。

  “原來是你?”

  他認得這條龍。

  當初她拒絕他,就是因為這條蠢龍,差點就壞了他的計劃。

  還好他聰明,想到了別的法子,得到了她的“青睞”。

  “你認得我?”大黑卻是一臉疑惑的問。

  除了她,他可是一個鮫人也不認得。

  別說鮫人了,就是獸人,他也不認得幾個。

  神龍都是高傲又孤僻的,要是認識的獸人多了,豈不是不符合他高傲的形象?

  “嗬,我豈止是認識你。”黑色鮫人冷笑一聲。

  他和大黑身上一樣都是黑色的,可一個是黑得髒兮兮,像是臭水溝裏爬出來的臭蟲,另一個卻是黑得高貴威嚴,讓人望而生畏。

  這一眼看去,高見立下。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