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血肉聖丹 天帝宮一脈
作者:癡素      更新:2021-09-15 09:06      字數:4714
  如果說,整個仙界有讓葉楓不想踏足之地,那麽藏兵穀必是其中之一!

  自己答應了藏兵穀主的要求,也煉化了羅天道果,報酬啥的都早早收入囊中,可答應對方的事情,卻是一誤再誤!

  從最開始延誤五六天,到現在都快延誤三個月了,不用想都知道藏兵穀主這會兒會是什麽樣的臉色!

  葉楓可是沒忘記,藏兵穀主當時轎夫槐木陰宅之時,告訴他隻給他一個月的時間,如今都已經超過這個時間三個多月了,藏兵穀主怕是早就氣的暴跳如雷,甚至於可能已經離開藏兵穀,這會兒說不定就守在巫山部外頭,等著自己嘞!

  葉楓哪裏敢去藏兵穀啊!

  故而在一聽到阿公讓他前往藏兵穀,葉楓的臉色就跟熏烤過後的豬肝兒一樣,烏漆嘛黑地。

  阿公顯然也看出了葉楓臉色有異,不禁略帶疑惑地問道:“後生仔!咋了?這地方有什麽問題麽?”

  什麽叫有問題?問題大了去了!

  這可是要命的差事兒啊!

  沉默了好一會兒,葉楓才一臉苦澀地看向阿公:“前輩!您也知道,藏兵穀可是南疆三大禁地,外人進去,有死無生,我折服小身板兒,進去肯定得折在裏頭,我折在裏頭沒關係,可這不就誤了您的大事兒了嗎?”

  阿公聞言,露出恍然笑意:“原來你是在擔心這個啊,不用擔心,你是我派出去的,穀中人不會為難與你,你隻管放心的去就是了!”

  明明是寬慰之語,可落在葉楓耳中,卻顯得格外刺耳,就跟催命符似地!

  “前輩!我……”

  葉楓欲言又止,一臉難色。

  阿公眉頭微微皺起,猜出了當中肯定有什麽不為人知的秘密,當即沉聲問道:“你到底是怎麽回事?我答應你額都做到了,你現在卻扭扭捏捏,莫不是想反悔不成?”

  葉楓連忙擺了擺手,解釋道:“前輩誤會了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前輩傳我法門,修補肉身,又幫我躋身霸體圓滿,此等大恩,不可謂不重,隻是……隻是……”

  “隻是什麽?你倒是說啊!”

  葉楓咬了咬牙,麵露果決之色道:“前輩!既然花豆問到這個份兒上了,我也就不瞞你了,我與藏兵穀主之間,有點兒小誤會!”

  “小誤會?什麽小誤會?說來聽聽!”阿公露出一絲感興趣之色。

  葉楓猶豫了一下,緩緩道:“其實也沒什麽,隻是我曾誤入藏兵穀中,遇到了藏兵穀主,他未曾殺我,還贈我羅天道果,助我登臨仙王,而作為回報,我要替他送一件東西,約定時間在一月之內,超出一月,他便要取我性命!”

  “可好巧不巧,我在半路上遇到了兩位實力強大的仇家,被他們打成重傷,醒來以後就出現在巫山部之中,加上在此修煉到額兩個多月,已經整整延誤了三個月了,依照藏兵穀主所定下的約定,逾期則死,我前往藏兵穀,就是死路一條,我這麽說,您該明白了吧!”

  葉楓說罷,一臉憂心忡忡地看著阿公,生怕他堅持要求自己前往藏兵穀,那樣可就真的完犢子了!

  不想阿公聽完也能風格的解釋後,卻是皺著眉頭,上上下下打量了葉楓好半晌後,突然問道:“藏兵穀主讓你送的什麽東西,送到哪兒去?交給何人?”

  葉楓一陣緘默,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想要隱瞞一下槐木陰宅的存在,畢竟藏兵穀主也說過了槐木陰宅的價值,這東西雖然沒送到地方,可到底還在自己手上不是,可若是說出來,以槐木陰宅的價值,難保阿公不會動歪心思!

  但很快他便打消了這個念頭,倒不是對阿公的人品抱有信心,而是從對方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就算自己不說,對方怕也是有能力弄清楚這一切的吧!

  “東海無量山!接收人並未道明,隻說到了那裏,自然會有人接收!”

  保險起見,葉楓還是沒有將槐木陰宅四字道出,說完這些,他還小心翼翼地觀察了阿公的反應,看他是否生出其他心思!

  "你說東海無量山?"

  阿公在聽到這五個字之後,唰地一下色變,幹枯的手掌,死死抓住葉楓的手臂!

  葉楓麵色微變,一臉驚駭地看著阿公,一股恐怖到了極致的力道從自己的手臂上傳來,難以想象,阿公那看似幹枯到了極致,好似快要腐朽的幹柴一般的瘦弱軀體之中,竟然隱藏著這等恐怖的力量!

  在那股力道麵前,自己的霸體圓滿顯得是那麽的蒼白無力!

  葉楓麵色凝重,微微頷首。

  得到回應直皺,阿公目中湧現出一片狂喜: “快!快將那東西交出來!交出來!”

  葉楓見狀,臉色迅速陰沉下來:“前輩這是想行巧取豪奪之事?”

  “那前輩可以死心了,我雖然承了您的人情,但我卻不會違背自己的道義,大不了我冒死走一趟藏兵穀就是了,可前輩若是對那東西心懷不軌,大可不必,因為我會保證在前輩奪到他的前一秒,將之毀掉!”

  既然送不到,已經是失約了,落入他人之手,就更是對不住藏兵穀主,既然如此,還不如將之毀了!”

  葉楓說這話時,一臉決然之色,口氣堅硬,大有一股玉石俱焚之意!

  看到阿公一愣:“你小子這麽大反應作甚,知道這裏是哪兒麽?”

  葉楓怔了怔,緩緩搖頭。

  “我也不騙你,這裏就是東海無量山,我就是你運送的那件寶物的接受者!”

  阿公點了點頭道。

  “你?”葉楓皺了皺眉頭,一臉不信:“你不是縫屍人嗎?縫屍人活動在南疆北方,而我要將寶物送到東海無量山,你休要騙我!”

  阿公被葉楓一本正經地神色氣笑了:“不錯!北方縫屍人,邊荒藏兵穀,整個南疆都知道,可誰告訴你我們活動在北方,老巢就不能安在東海之上!”

  “額……這!”

  葉楓還真是一時語塞,好像真的沒有活動地點必須和老巢在同一處的規定!

  “口說無憑!你如何證明此地就是東海無量山?”葉楓仍舊有些不大相信!

  “還用得著證明嗎?你如今還能安安穩穩地活著,這不就是最大的證明了嗎!”阿公打趣道:

  “實話告訴你,你真要是誤了日期,依照藏兵穀主那老家夥的性情,管你在哪兒,恐怕在你逾期的那一刻,便破空降臨,將你直接抹殺,而你如今還能生龍活虎地活著,不就證明了這裏是無量山嗎?”

  “你要是不信,那你等一會兒!”

  阿公說吧,衝著虛空中喊了一聲:“老家夥!快過來,有驚喜!”

  這一幕落在葉楓眼中卻顯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阿公葫蘆裏賣的什麽藥!

  可很快,他就知道,阿公話音剛落,虛空陡然蕩起一陣水波一般的漣漪,一名身著麻衣,留著羊角胡的清矍老者,悄然從虛空中踏出!

  葉楓目光落在老者身上,瞳孔微微一縮,他在這老者身上,感受不到絲毫力量波動,甚至於他就站在自己麵前,可自己用神識去掃,卻根本無法發現他,隻能通過肉眼視力才能看到其身形!

  “此人!很強!”

  阿公見羊角胡出現,頓時露出一絲笑意,衝著他便嚷道:“老梆子!咱們完全是多此一舉,這小子就是藏兵穀主派來送寶貝的!”

  羊角胡老者便是整個巫山部的最高領導者,南山族老!

  南山族老聞言,斑白稀疏的眉毛忍不住輕輕一挑:“哦?是嗎?這倒有點兒意思!那寶貝呢?”

  “害!這小子不相信這裏是無量山,不給!所以隻能叫你來了!”阿公歎了口氣道。

  南山族老聞言,難得露出一絲笑意,緩緩扭頭看向葉楓,什麽都沒說,隻是輕輕一招手!

  一道烏光立時從葉楓身上暴射而出,懸在了南山族老身前,化為一柄烏木匕首。

  “這……這怎麽可能!”葉楓心中大驚,這槐木陰宅他可是藏在丹田的本源仙晶之中,任何人都發現不了,可羊角胡男子隻是輕輕一招手,那隱匿其中的槐木陰宅便陡然暴動,直接掙脫葉楓的束縛,衝了出來!

  難道……這裏真的是無量山?

  南山族老看著懸在身前,不顯絲毫威勢的槐木陰宅,目中掠過一絲驚喜。

  “好!好!好!果然是藏兵穀主的手筆,這下好了,天帝陛下總算有機會重臨時間了!”

  阿公見到槐木陰宅,頓時喜不自勝。

  葉楓停了,眼皮子卻是微微眯起,天帝陛下?聽著口氣,他們隻是其口中的天帝陛下的臣子?

  光是臣子,就能擁有這等修為,那他們口中所謂的天帝陛下,又會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南山族老也是掩飾不住臉上的笑意,顯然,槐木陰宅到手,讓他了卻了心中一大心結!

  但他卻也知道此時還不是興奮之時,袖袍一揮,便將槐木陰宅收起,這才正視葉楓。

  “年輕人,你送來至寶,解了我等燃眉之急,此等大恩,我天帝宮一脈,感激不盡!”

  南山族老說道此處,頓了頓,看了一眼身旁的阿公,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流彩,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見,阿公沉默了一下,沒有什麽反應,像是默認了一樣。

  下一刻,隻見阿公朱紅色手杖輕輕地磕了磕虛空,發出噠噠噠三聲悶響!

  緊接著,就見下方九十九座山峰之中,其中一座山峰砰地一聲炸裂開來,一道赤芒飛速射來,落在葉楓身前!

  葉楓低頭一看,目光為之一頓,那是一枚龍眼兒大小紅色丹丸,丹丸雖小,但所釋放的血氣卻是十分驚人,比之葉楓先前九十九座山峰之中吞噬的血氣還要濃鬱數倍不止!

  隻是他們這是何意?是要送給自己?

  葉楓下意識看向了南山族老和阿公,一臉問詢之色。

  南山族老撫須一笑:

  “此物乃是九十九血肉聖丹之一,其中蘊含的力量,足以將你的肉身之力,推升到霸體圓滿之極限!便作為我等對你送來至寶的酬謝!”

  葉楓一聽,立時神色一振,九十九血肉聖丹,這可是當之無愧的寶貝,他先前所吞噬的血氣,相較於九十九血肉聖丹而言,恐怕還不到半顆吧,而今對方卻是直接送出了一顆完整的血肉聖丹,這可是份兒大禮!

  當即納頭便拜,以示感謝。

  “不必言謝”

  南山族老搖了搖頭:

  “你於我天帝宮一脈有大恩,此物權當謝意,如今,你的使命已經完成了,可以離開無量山了!”

  前一刻還是笑臉相迎,後一刻便下了逐客令,態度轉變之快,讓葉楓有些反應不過來!

  還不等葉楓有所反應,就見南山族老大袖一揮,一股無形力量轟然透體而出,化為一隻大手,揪住也能風格的衣領,用力一拋,葉楓隻感覺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待恢複之後,卻發現自己連同那粒血肉聖丹已經出現在了一片茫茫大海之上!

  前後四方,除了一片汪洋以外,什麽都沒有,無量山什麽的,根本見不著,葉楓都吃也沒有太過驚訝,畢竟一些隱世之地,肯定會有自己的獨門隱匿之法,大者可以開辟玄界,小則須彌納芥子,螺獅殼裏做道場,自己發現不了,很正常!

  “小子!我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招惹了什麽人,但從你身上的傷勢來看,對方的修為很強,就算你煉化了血肉聖丹,達到了霸體圓滿的極限,卻也隻能嚐試和仙帝一重天掰掰腕子,與你的敵人還有一段距離,我勸你最好不要急著去報仇,不然那很有可能仇沒報,自己卻先涼涼!”

  一道蒼老聲音驟然從虛空之中傳出,葉楓聽了忍不住露出會心一笑,這是阿公的聲音!

  這個阿公對自己倒還不錯嘛!

  葉楓嘴角輕輕翹起,衝著虛空回應道:“曉得了!”

  “曉得了!你曉得個屁!此地北去三千萬裏,有一座小道場,那裏……”

  也不知怎的,阿公的話還沒說完,便戛然而止,就好像被人突然捂住嘴巴一樣。聽得葉楓似是而非!

  不過既然阿公提到了道場,能夠進入他法眼的,恐怕不是凡物,不如去看看,反正以自己如今的實力,貿然回轉南域,也無法報仇雪恨,不如去碰碰運氣!

  說幹就幹,葉楓本就是雷厲風行之人,一念及此,頓時打定了注意,掉頭北行!

  無量山中,兩道身影,默默地看著葉楓遠去的背影!

  “嘿!老梆子!你一天哪那麽多屁事兒啊!嘴長在我身上,你管我說什麽?還捂我的嘴,我看你是找刺激吧!”

  阿公一臉不忿地看著南山族老,麵色漲紅!

  “你啊你!你傳授他縫屍術,已經沾染了因果,我之所以贈他一枚血肉聖丹,一是為了感謝他送來至寶,二來就是為了斬斷你們身上因果!”

  “可你好死不死地,竟然給他指了那條路,這下好了,剛剛斬斷的因果,再度臨身,這下每個五六枚血肉聖丹,肯定是斬不斷了!你讓我說你什麽好呢?”

  南山族老陰沉著臉,沒好氣道。

  阿公撇了撇嘴,一臉不以為然道:“沾染了就沾染了唄,以這小子的潛力來看,沒準沾染了他的因果,還能給我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

  “嗬嗬嗬!”

  對於阿公的癡語,南山族老卻是冷冷一笑:“那你就好好等著吧!”

  說罷,一甩袖袍,消失無蹤!

  阿公則是保持著眺望的姿勢,久久不動,好半晌之後,才歎了口氣,身形緩緩散去!

  此時,葉楓還在北行的路上,他卻不知道,在他北行之時,南域乾天劍宗一處密室之中。

  兩道麵色蒼白的身影,相對而坐,密室之中的氣氛顯得極為沉悶而嚴肅!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