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查明原因〈求支持,收藏,票票,訂閱〉
作者:鵝是金鑲玉      更新:2021-09-15 09:07      字數:2195
  “大夫,他們的毒就是解掉了嗎?”

  大老爺見到這些人,神情好了一點,以為能過關了。

  “唉,還是沒能完全解掉啊?不過能控製住他們的毒,希望能找到解藥吧!”

  大夫歎息了一聲。

  “什麽?還沒解毒啊!”店家又開始哭了。

  “你們千萬別激動啊!激動的情緒會讓毒更快的蔓延。”

  大夫焦急的看著這些人,他救這些人容易嗎?這還沒有說藥費的事呢。

  ……

  謝家旺他們沒有吃幾口飯,上了馬車之後,謝家安招手讓管家在附近的點心店,給大夥兒買點心。

  此刻不是早上,最好的點心在早上賣掉了,隻剩下一些賣剩下的,他們為了趕路,也隻好將就一下。

  季管家剛才也沒怎麽吃,也跟著買了一點包子,一邊騎馬一邊吃。

  在傍晚的時候,大夥來到了禪城城樓下。

  突然騎馬的護衛,鏢頭和帶的那些江湖客,身體開始軟軟的,腹部疼痛。

  他們無精打彩的趴在馬上。

  坐在馬車裏的小子季思域捂著肚在喊叫:“哎呀,肚子疼……”

  謝智博已經感覺疼痛,一會兒了,一直忍著,以為是吃錯了什麽東西?想著回去看大夫。

  聽到了弟弟的喊疼的聲音,他趕馬過去,可是馬還沒來到弟弟的馬車邊,他已經全身無力的趴在馬上。

  突然發生的事情讓謝管家,和另一邊的季管家呆了。

  然後緊張起來,謝管家也感覺到腹部隱隱作痛,此時她更擔心的是公子們。

  “大公子,二公子……”

  正在馬車裏的謝家旺和謝家安,聽到管家緊張的聲音,他們也聽到外麵異常的聲音。

  謝家旺揭開車窗的窗簾,見到麵色緊張的管家,他又在周圍外麵看了一下,見到場麵一片亂。

  “發生什麽事了?”

  “老奴也不知道,他們都說喊腹部疼,全身無力,像是中毒的現象,公子們你們怎麽樣了?”

  謝家旺皺著眉毛,他運氣在全身檢查一下,果然發現腹部有點不妥,真的有點中毒的現象。

  “所有人,能動的把那些馬上的人不下來,讓人去請大夫,並且報案,告訴城門的守衛,讓他們幫忙請大夫。咱們先不要回府,等大檢查過是什麽事再說。”

  “是,公子”

  謝管家安排那些還能中的護衛,把在馬上軟著趴下的護衛給扶到路邊去。

  季管家那邊也一樣的做法,如果真的是中毒了不能走,越走動毒發的越快。

  守城門的見到這一夥人來到城樓下突然發生變故,擋住了城門來往的人出入,走過來觀看。

  “喂,你們是什麽人呐?這是怎麽回事?不要擋路。”

  謝管家正在安排人把馬和馬車都弄到一邊去,他也不敢大動作,怕毒發的快,見到守衛來問,抱拳說:

  “官爺,咱們是謝家和季家的人,從外麵回來,他們突然感到身體不適,才會在此給官爺添亂,請官爺幫幫忙請給咱們這些人找來大夫,咱們懷疑是中毒了。”

  守門的官兵見到馬車,果然有謝字,和季字的雕刻,裏麵的人肯定是貴人,知道事關重大,他點頭跑回去和一些守衛說。

  然後有一個官兵樣子的騎馬跑了,那邊的官兵有總兵,聽說了官兵的稟報,把他嚇了一跳,過來查看。

  總兵認識謝管家,得知謝家的倆位公子也在此,還不知道是不是也中毒了,這如何得了?

  如果不是來到城門這個地方,他們可以不理會,可是在他們的城樓下發生的事情,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他們放個毒。

  皇商季家的人也是不好惹的,於是他急急忙忙的,又派一些人,全城的找大夫。

  “總兵大人,咱們現在還不能回去,盼望總兵大人,派人告知兩家的府上。”

  “好,咱們還去報案,你們檢查一下,有什麽異常的?”

  “咱們已經把馬和馬車趕在路邊了,不會阻塞交通,不過好多的人都像是中了毒,不敢把他們移動了。”

  謝管家說著歎氣,怎麽回來就發生這樣的事呢?

  他都想不明白,到底是什麽時候中毒的?

  他雖然感覺到腹部有一點點的痛,卻沒有護衛江湖客那些人那麽厲害。

  難道是他們的水有問題?

  “你們大夥先不要喝水,有吃的也不要吃了,等大夫來驗過再說。”

  謝管家又擔憂的對眾人說。

  他們這裏突然發生的事,進進出出的人都感覺奇怪的圍觀。

  “喂,你們進出不要在這裏觀看,如果再發生什麽事,你們也有責任。”

  總兵讓士兵對那些人訓斥。

  “這是怎麽啦?”

  “好像是謝家的人”

  “還有季家的呢”

  “他們是中毒了嗎?”

  “感覺好像是”……

  “咱們快走吧!要是真的出了大問題,咱們也可能進監獄。”

  一下子圍觀的人,聽到他們會有責任,進出的人都各自走了。

  官兵把最近城門的醫館,把那些大夫都找來,那些大夫不知道出了什麽事,一下子被官兵給抓了,又讓他們拿上醫藥箱。

  “官爺,老夫沒有犯事吧?怎麽把老夫給抓了?”

  “什麽給你抓了?咱們是要你去救人,快點走有人中毒了,啊,中毒啦!咱們得在醫館裏帶解毒的啊!”

  “快去收拾,人命關天的事,耽誤了也你也有責任。”

  “哦哦哦”

  大街上很多官兵帶著一些大夫,讓那些大夫也騎馬,這樣比較快,有些大夫沒有馬的,讓他們坐在馬車上。

  一下子大街上亂亂的,人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見到官兵們的馬和馬車,都紛紛的躲,那些小販來不及躲的,他們的販賣車都給撞翻了,大街上亂了一地菜和食品。

  小販們隻能自認倒黴,這都發生什麽事了?

  讓人陪也不敢讓官兵陪,看那些官兵跑那那麽急的,肯定是有急事,哪裏幹追那些官兵,想要坐牢嗎?

  嫌命長嗎?

  有官兵去了謝家去報。

  守門口的聽到了官兵的稟報,見到那些官兵好像很急的走了,守門的快速的進入向家主稟報。

  “家主不好不好啦”

  守門的知道家主一般沒到晚飯的時間,都會在外院書房,他先不敢驚動府內的人。

  “什麽事?家主的書房不是你能闖的,慌慌張張的成什麽樣子?”

  守在外院書房的守衛,是家主貼身的守衛。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