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醜聞的開始:124
作者:宋不留春      更新:2021-09-15 09:06      字數:6338
  休閑的日子沒有多久,開機這天,徐思瑤沒有趕回來,主要演員們缺了她一個,開機儀式照常進行。

  周雲跟古槐春不對付,合影的時候卻必須站在一起。

  她不管古槐春是不是臉臭,但她笑容必須明媚燦爛。

  開機劇照等會兒就要發到官博上,這是她跟趙勤的醜聞蔓延之後,她第一次在眾人麵前亮相。

  這種時候,她怎麽能不讓自己的狀態看上去更好。

  連口紅都比平時要紅一個色號。

  大合影,主創合影,主要演員合影,男女主角合影,單人照片,一路拍下來,周雲以倔強的心態拍出了超敬業的標準。

  開機儀式之後,導演的第一場戲安排的隻是幾場過場戲,很簡單,主要也是討個好兆頭,希望接下來的拍攝場場順利不卡殼。

  宋遲發來了消息,祝賀她新戲開機。

  周雲:我這剛開機呢,你就收到消息了。

  宋遲說:你經紀人剛發了朋友圈。

  周雲:是嗎?我都不知道,我去瞄一眼。

  她點進去朋友圈,周覽果然剛更新了一條狀態。

  還有照片,是她在開機儀式上的單人照以及整個劇組的大合影。

  文字簡單:周雲新戲《第八次心動》今天開機。

  何勇已經給這條朋友圈點了個讚,還留言:宣傳安排上。

  周雲撇撇嘴角,不想看了,回到跟宋遲聊天的界麵,說:你現在在幹嘛?

  宋遲說:還能幹嘛?工作唄。

  周雲:你工作還有時間跟我聊天?

  宋遲:正在後台,所以有空,你在劇組生活得如何?聽說你一進劇組就跟男主角吵架了?

  周雲皺起眉,問:你又怎麽知道的?又是覽姐告訴你的?

  宋遲:不是我說話,你平時跟我說話難聽就算了,進了劇組還跟隻尖嘴鳥似的,小心所有人都討厭你。

  周雲:這不能怪我好嗎?你都不知道古槐春那個狗東西有多過分!

  宋遲:那也沒必要當麵撕逼。

  周雲:他先宣戰的!上次我還聽到了呢,他經紀人勸他不要把臉色擺出來,你知道他說什麽?他對他經紀人說,他就看不慣我這種靠流量拿角色的女明星,要是他是什麽實力派也就算了,他自己一個剛畢業第一部戲就能演男主角的人,有什麽資格說我?我靠流量拿角色,搶了他角色啊?就因為這破事,他還當著尹舟和徐思瑤的麵左一聲大明星又一聲看不上他們的,諷刺我不待見他們,我要不反擊,我就要被他給坐實耍大牌的帽子了。

  宋遲:……看得出來你有多生氣了。

  周雲:別說了,越說越生氣。

  宋遲:有什麽好生氣的,真看他不爽,就演得比他好,片場上見真章。

  周雲:一想到我還要跟他演情侶,我就頭大,我真擔心我們兩個會演成仇家。

  跟古槐春的衝突和矛盾,如鯁在喉。

  尤其是這部戲開拍之後,前麵兩個人還可以誰也不搭理誰,現在卻不行,周雲不可避免要跟古槐春接觸了。

  下午,她終於要拍跟古槐春的第一場對手戲。

  在戲中,兩個人要演幾乎所有甜寵劇都有的偶遇片段。

  周雲看劇本的時候,看到自己竟然還要被古槐春摟住腰,心裏麵頓時就不好了。

  這種情緒其實不專業,不應該出現。

  周雲隻能自己給自己做工作,說服自己把古槐春當根木頭好了。

  說起來,之後還有親吻的戲份,如果一直克服不了對古槐春的厭惡,這戲就不用拍下去了。

  周雲深呼吸好幾輪,聽到有人喊她,起身前去。

  陸遠正在跟攝影師講等下的運鏡,看到周雲和古槐春都過來了,招招手,說:“你們過來,我跟你們倆講一下。”

  古槐春板著臉上前,周雲視若無睹。

  “等下小雲你就從這邊小跑著過來,小古你從那邊走過來,到拐角的時候,自然地撞上。”陸遠交代,“我會從拐角這裏拉一個遠鏡頭,要正好看到你們兩個人一左一右交匯,然後撞到一起,Ok?”

  周雲明白了。

  古槐春點頭,說好。

  試拍的時候,出了問題。

  第一次,周雲跑快了,她到拐角時,古槐春還沒有走到拐角。

  第二次,周雲跑慢一點,在鏡頭裏顯得像放了慢動作。

  這不是兩個演員的問題。

  一個跑,一個走,本來速度就不一樣。

  陸遠卻早就清楚會知道這樣的問題,根據剛才兩次試拍,讓古槐春的起步點提前了一半,在鏡頭裏,古槐春距離拐角的距離就比周雲短了一半。

  “Ok,就這樣,再試一次。”陸遠說,“三、二、一,開始!”

  周雲往前跑去,臉上洋溢著笑容。

  按照劇本,她這個時候剛知道自己拿到了入職的offer,整個人都興奮雀躍。

  周雲跑到拐角,往右一轉,恰好和走過來的古槐春撞到了一起。

  她失去了重心,往後退了一步。

  “Cut!”陸遠喊了一聲。

  古槐春立即用手捂住自己的胸,目光不善地看著周雲,“你故意的吧?撞這麽重?”

  周雲自己的頭也撞得有點痛,剛才撞到了古槐春衣服上的一粒扣子,正好頂住了。

  古槐春找茬,周雲懶得搭理他,轉過身朝向另一邊。

  陸遠看完回放,點頭,說:“Ok,過了,下一場。”

  就過了?周雲有些震驚。

  這麽草率?

  周雲沒反應過來,陸遠把他們叫過去說下一場戲。

  “等下直接從小雲你撞到古槐春整個人往後仰開始拍,別幹仰啊,還是要有那種搖搖晃晃重心不穩的意思,小古你記得及時摟住周雲的腰,知道嗎?”

  古槐春臉色有些難看,嘴角抽搐了一下,但還是點了下頭,說好。

  準備開拍。

  周雲和古槐春兩個人幾乎完全靠在了一起。

  這是導演的要求,因為這個鏡頭要從他們互相撞到之後那一瞬間開始拍。

  “三、二、一,開始!”

  周雲往後仰。

  “停!”陸遠說,“不行啊,小雲,你別跟個僵屍一樣直挺挺的,你是撞倒的!”

  “抱歉。”周雲臉頰微紅。

  忽然就聽到一聲譏笑。

  不用問也知道是古槐春。

  看笑話呢。

  周雲心裏麵罵,笑屁啊笑。

  “三、二、一,開始!”

  周雲再次往後跌倒,滿臉驚慌。

  古槐春緊跟著摟住了周雲的腰。

  兩個人的視線對到了一起。

  古槐春立即錯開了視線。

  “Cut!”陸遠又喊了哢,“兩個人原地休息一下。”

  有人上前來鋪軌道。

  “小古,等下你微微皺眉,小雲,你就全程保持驚訝和錯愕的表情,再來一點害羞。”

  陸遠說完,等軌道鋪好以後,他拿起對講機,說:“各部門準備!”

  古槐春麵無表情地看著周雲:“彎腰啊。”

  周雲這才反應過來,要接著剛才的戲拍。

  她說:“你先扶著我。”

  古槐春:“占我便宜啊?”

  “誰占誰便宜?”周雲惱道。

  “你們倆在幹什麽呢?”陸遠發現鏡頭裏兩個人竟然還說起了話,有些惱火。

  周雲閉了嘴。

  古槐春不情不願地伸出手,虛扶了一下周雲的腰。

  “你能不能扶住了?我摔倒了你負責啊?”周雲說道。

  古槐春癟了下嘴,到底還是扶住了。

  周雲慢慢地下腰,讓自己逐漸失去重心,一隻腳翹了起來。

  陸遠:“開始!”

  周雲臉上的表情立即變了,就按照陸遠說的,驚訝,錯愕,還有些害羞,眼睫毛微微顫動。

  實際上,這不用演,以這個姿勢被古槐春摟著,本身就有點莫名羞恥。

  古槐春就更不用演了,板著臉,微微皺眉,低頭看著周雲,這狀態更是本色出演。

  攝影機來回繞了兩圈。

  這個鏡頭拍完了。

  “Ok,這場戲拍完了。”陸遠說,“等下拍單人鏡頭。”

  工作人員已經開始鋪下一場的軌道。

  陸遠喊周雲過去。

  “等下拍你這一段,你還是負責跑就行了,我會多拍兩場,你自己找一下拿到offer之後的興奮、開心的狀態,鏡頭的要求就是漂亮,積極向上,到時候跑到一半,停下來,給我一個抬頭對著陽光舉手歡呼的鏡頭,明白吧?”陸遠說。

  周雲一臉懵。

  劇本上沒有這麽寫啊。

  劇本上不是就有她跟古槐春的偶遇嗎?

  怎麽還對著陽光舉手歡呼?

  這麽傻?

  周雲問:“舉手歡呼?”

  陸遠說:“表現一下你內心的樂觀、積極和陽光。”

  周雲:“一定要舉手歡呼嗎?大馬路上的。”

  她覺得很羞恥。

  陸遠說:“你害羞啊?”

  “有點。”

  “你演的這個角色可不是一個害羞的姑娘。”陸遠說。

  周雲:“……好吧。”

  陸遠說得確實是對的。

  但讓周雲沒有想到的是,這一下午,陸遠都一直在拍她。古槐春直接去了B組,在另一頭拍他的戲。都是很普通的過場戲。

  一下午拍下來,她總共拍了七場戲。

  換了四套衣服,三個發型,三個口紅顏色,演了高興的、難過的、板著臉的、憂鬱的等各種不同的狀態。

  陸遠這是把後續同樣這個環境背景的走路的戲都給拍完了。

  全都是零碎的鏡頭,無論什麽衣服,什麽狀態,標準隻有一個字,美。

  周雲內心有無數槽點,但不知道該從何說起,隻能配合陸遠。

  到了傍晚,古槐春又被叫了過來,拍後麵兩個人在一起之後,重回相逢之地的一場戲。

  這場戲是寫在通告單上的,周雲已經提前準備過的。

  這場戲講的是她和古槐春兩個人處在熱戀期,一起牽手重溫故地。

  周雲有點緊張。

  說實話,拍了一天了,從上午到剛才,她一句台詞沒說,全都是拍一些鏡頭,終於要說台詞了。

  一上來就是甜蜜的戲份。

  周雲感到頭大,不知所措。

  陸遠給古槐春和周雲講完他想要的效果,剩下的就交給兩人自己發揮了。

  周雲發現,陸遠很重視他自己想要的感覺,但隻要不出他想要的那個框架,細節怎麽處理,他其實不太在乎。

  “怎麽演?”周雲問。

  古槐春手裏拿著劇本,低著頭看劇本,不看她,說:“還能怎麽演,就這麽演唄。”

  “牽手,充滿愛意的眼神,膩歪,就這麽演?”周雲跟古槐春確認。

  古槐春終於舍得抬起頭,正視周雲,說:“我跟你不一樣,我是專業院校畢業的,你要是演不了,自己去找導演教你。”

  周雲氣得夠嗆。

  開拍。

  古槐春牽起了周雲的手,變成了溫柔臉,說:“今天上班累嗎?”

  “累啊。”周雲沮喪點頭,“感覺失去了靈魂。”

  古槐春忽然就停了下來。

  周雲一愣。

  這是劇本上沒有的動作。

  古槐春停下來做什麽?

  隻見古槐春輕輕地用手指擦了一下周雲的額頭,說:“都沾上灰了。”

  周雲:“……”

  因為不是劇本上的動作和台詞,周雲都不知道怎麽接,怔在原地。

  “好了,走吧。”古槐春對周雲溫柔地笑了笑。

  周雲讀懂了古槐春的眼神,他就是故意的,想看周雲出醜。

  周雲心中冷哼一聲,忽然出乎意料地抱住了古槐春的胳膊,整個人往古槐春身上靠去。

  劇本上可沒有這一幕。

  古槐春嚇得渾身一激靈,震驚地看著周雲。

  鏡頭後麵的陸遠皺起了眉。

  “我想吃冰糖葫蘆了。”周雲說出了她的規定台詞,仰起頭,撒嬌似的撅起嘴,眼神裏充滿了對喜歡之人的甜蜜,眼神深處還有一絲挑釁。

  你是專業院校畢業的?

  當我怕了你了?

  不就是親密嗎?誰怕惡心誰?

  “你請我吃好不好?”周雲抱著古槐春的胳膊搖了搖,撒嬌。

  這一句不是劇本上的台詞,是她自己加的。

  古槐春抓住了周雲的手,把它們從自己手臂下扯了下來,歎了口氣,很無奈似的歎了口氣,將它們放回周雲的大腿邊上,然後才抬起右手,拍拍周雲的腦袋,說:“這哪裏有冰糖葫蘆呢?要不我去給你買冰淇淋?”

  古槐春將兩隻手插進了褲兜。

  周雲停了下來,不往前麵走了。

  這又不是劇本裏的動作。

  古槐春回頭看她。

  “怎麽了?”

  他這一回頭,背離了鏡頭,鏡頭裏看不見他的臉了。

  他立即借著這個機會用眼神威脅她,做口型:“別作妖。”

  周雲張開雙手,撒嬌說道:“我走不動了。”

  古槐春額頭上冒青筋。

  沉默。

  周雲粲然一笑,說:“你背我好不好?”

  她笑得天真爛漫。

  因為這個笑,陸遠都準備喊哢了,又停住了。

  周雲繼續笑著,眼睛裏的意思準確無誤地傳達到了古槐春眼睛裏:你不是自詡專業演員嗎?導演沒有喊哢,你不會演不下去了吧?

  古槐春冷笑一聲,自然地變得溫暖起來。

  他走到周雲麵前,背過身,蹲下身子,一臉無奈卻寵溺的表情,說:“上來吧。”

  這下輪到周雲舉步維艱了。

  她以為古槐春不會再接下去,結果古槐春竟然真的蹲下來了?

  周雲可不想真的跟古槐春多來個親密接觸。

  “哎呀,你起來吧,我就是想看看你會不會願意背我。”周雲蹲下來,重新抱住古槐春的胳膊,將他拉起來,終於說回了劇本上的台詞,“走吧,吃冰淇淋。”

  ……

  拍完這一場,陸遠鼓了鼓掌,說:“這一場你們自由發揮得不錯啊,可以,比劇本上要甜。”

  周雲心想,這哪裏是甜,這是跟古槐春在鬥智鬥勇。

  古槐春說:“導演,周雲總是不按照劇本來演,我怎麽演啊。”

  靠,竟然還惡人先告狀?

  周雲說:“不是你先不按劇本摸我額頭嗎?”

  “我那是加了個動作,更顯凸顯兩人之間的親密關係。”

  “我加的那些更凸顯兩個人之間的親密吧?”周雲回懟。

  陸遠:“行了行了,你們這個問題我也想說,你們要是對戲有什麽想法,提前跟我說,不要直接不按劇本演,這次就算了,下次不準了啊。”

  周雲和古槐春對著導演自然說好。

  這場戲拍完,要換景了。

  一起吃冰淇淋,散步,晚上還有一場差一點就要吻到的吻戲,還好沒有吻到。

  一直拍到晚上十點,兩人才收工。

  周雲上了保姆車,回酒店。

  鄭小句很激動地說:”小雲姐,你演得好好啊!”

  周雲一點都不滿意自己的表現,“演得好?哪裏好了。”

  鄭小句說:“很美啊,而且,我看你跟古槐春演戲,就跟看偶像劇一樣。”

  周雲:“……小句啊,你知不知道我們現在拍的這部戲其實就是偶像劇?”

  鄭小句眨了眨她無辜的眼睛,問:“是嗎?”

  周雲閉上眼睛,不想說話了。

  “我好餓。”

  鄭小句說:“啊,我買了沙拉,你現在吃點嗎?”

  周雲:“我想吃烤肉。”

  鄭小句說:“你交代過我,說你拍戲期間不能吃這種東西。”

  周雲:“什麽時候的事?”

  鄭小句說:“一個星期前。”

  “什麽?我為什麽要說這種話?我瘋了?”

  周雲一路都在質疑這件事,回到酒店,最終還是啃起了草。

  睡覺前,周覽發來消息,問:今天第一天拍戲,怎麽樣?

  周雲:又累,又覺得無力吐槽。

  周覽很快打來了電話。

  “怎麽回事啊?”

  周雲說:“感覺這部戲會很爛。”

  “怎麽說?”

  周雲說:“我不懂陸導到底想要拍出一個什麽片子來,一天下來,跟模特走秀似的拍了七八套衣服,全都是在走路,或者發呆,到傍晚才開始拍說台詞的戲,又是另一個槽點了,古槐春真的是氣死我了。”

  周覽說:“你別急,這部戲其實本來就不是那種嚴肅題材的戲,陸遠他想要在三個月的時間裏拍完這麽多集戲,本身就要趕進度,你也要理解人家一下,他讓你換了七八套衣服,是想把同一個景的過場戲給拍完吧?”

  周雲說:“是啊,但別說過場戲了,他拍戲,一場戲切成好幾個鏡頭拍,基本上就沒有讓我們NG過,隻要過得去,他就過了。”

  “這演電視劇呢,又不是演電影,這麽多場戲,基本上隻要不是重頭戲,不是演得太爛,一兩場就過了,正常。”周覽說,“你要求別太高。”

  “我要求真的不高啊,但是真的演得好心虛啊,根本不知道演得好不好。”周雲說,“很沒底氣。”

  “你演好你自己的就行了。”周覽說,“一部戲好與不好,影響因素太多,你保證你自己這一環不掉鏈子。”

  “我覺得我不掉鏈子都難,在他的要求下,我今天可是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舉起了手對著太陽呐喊歡呼了,像個傻子一樣。”

  周覽沒話說了。

  “傻白甜?”

  “就這意思。”

  “那估計是會被罵。”

  周雲說:“你終於明白了。”

  周覽:“要不我回頭去跟黃總商量一下,把這個鏡頭剪了吧。”

  “希望能剪掉。”周雲歎了口氣,“唉,我不跟你說了,我困了,明天一大早還要起來拍戲呢。”

  “行,那你休息吧。”

  “對了,覽姐。”周雲忽然想起一件事。

  “怎麽了?”

  “你跟宋遲說我跟古槐春吵架的事情了?”

  “沒有啊,我跟宋遲說這個幹什麽?”周覽疑惑地說。

  “哦,那沒事,我掛了。”

  周雲心想,既然不是周覽說的,那宋遲怎麽會知道她跟古槐春吵架的事情?

  難不成宋遲還在劇組裏安插了眼線?

  周雲躺到床上,四肢攤平,一閉上眼,腦海中浮現出她仰頭朝向太陽、發出歡呼的樣子,一股羞恥感油然而生。

  她在床上打了個滾,很想找個坑把自己埋進去。

  當初不想演這部戲,就是怕演成這個樣子,誰知道,陸遠的審美還真喜歡這樣子?

  周雲糾結著要不要找陸遠聊一次,跟他談談她的感受。

  真希望以後不用再演得這麽浮誇了。

  她這麽想著,睡意漸漸襲來。

  半夜,她忽然被一陣熟悉的不可描述的聲音吵醒,還聽到了一陣男人的粗喘聲。

  周雲滿臉難以置信地從床上坐起來,看著牆壁,心想,古槐春是不是瘋了?這大半夜的還不睡覺,明天還拍不拍戲了?

  她抓起一個枕頭就朝牆壁砸了過去,拿起手機想要找到古槐春的手機給他打過去,然後想到,她都沒有古槐春的任何聯係方式。
字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