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1章:兩個不速之客
作者:諾小穎      更新:2021-11-25 13:29      字數:1892
  “你覺得她圖什麽?”冷夜沉反問。

  連華生揣測道:“可能人家當時把你兒子當朋友?又或者是因為真心愛慕你兒子,不忍心看著你兒子及家人為了星兒的事情傷心?”

  “可據我所知,她也曾在暗市上打聽過星兒的事,這也是我爺爺不滿她的地方之一,爺爺一直懷疑她接近小琛動機不純。”冷夜沉接著說道。

  連華生倒是笑了:“話雖如此,但自從秦念夏擅闖星兒的深山開始,你不就一直派人暗中盯著秦念夏嗎?不是也沒發現她有什麽異常行為或者是壞心思不是嗎?她若是有壞心思惹你不高興了,你也不會多次派人通知小琛,告訴小琛她有危險吧!其實你一直都相信自己兒子的眼光不是嗎?老爺子多次跟你反應,他不滿秦念夏,讓你管管這事,你不是也一直都沒插過手嗎?就因為你不管不問,才把老爺子逼急了,讓他老人家親自動手處理秦念夏,結果那次你還讓我去跟小琛打小報告。”

  “我明白你話外的意思了。”冷夜沉語氣凝重,“小琛終究是又走上了我的老路。”

  “如果你不想小琛走你的路,我還可以幫你,在暗中拿掉秦念夏肚子裏的孩子,隻不過,這樣一來,星兒可能就……”連華生欲言又止。

  “你覺得我有得選嗎?兩邊都是自己的血脈。”冷夜沉低沉地反問。

  連華生苦笑:“那就選擇相信你兒子的能力吧!其實,小琛現在,也很優秀。”

  冷夜沉沒答話,隻是眉頭緊鎖。

  王宮的聖女閣裏。

  秦念夏蘇醒過來後,倚著床頭,看著正在給自己號脈的青黛。

  青黛語重心長地說道:“再怎麽孕吐,也要多吃點東西才是,不然你肚子裏的小家夥會抗議。”

  “外婆,你相信當媽媽的直覺嗎?”秦念夏臉色雖然有點兒慘白,眉眼裏卻含笑。

  “嗯?”青黛反問,“你有什麽直覺?”

  “我覺得我懷的是龍鳳胎!”秦念夏比劃道。

  青黛笑道:“沒錯,你懷的就是龍鳳胎。”

  “這也能號出來嗎?”秦念夏驚詫。

  青黛沒說其中原因,隻是打趣道:“我作為外婆的直覺。”

  “外婆。”

  “嗯?”

  “宮裏的人,都在說,我懷的是殿下的孩子,是真的嗎?”秦念夏狐疑地問。

  青黛哽了一下,反問:“你自己懷了誰的孩子,自己不知道嗎?”

  “自從上次大病初愈,我的記憶就很混亂。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懷了誰的孩子,但是,潛意識裏總是覺得孩子跟自己特別有緣分。”秦念夏一邊輕輕地摸著自己的肚子,一邊微笑著說道。

  “炎澤漆這段時間有沒有再傷害你?”青黛關問道。

  秦念夏微微搖了搖頭。

  “為了以防萬一,外婆留這個急救箱給你用,裏麵的藥和蠱,你都認識。”青黛將自己的藥箱,放在了從床頭。

  秦念夏點了點頭,小聲道:“外婆,我發現宮裏有動靜了,您和外公也要開始做準備了。”

  “放心!不管誰當國王,都威脅不到我們沐家。”青黛拉起秦念夏的手,安撫道,“你別擔心沐家,好好在宮裏養胎。”

  “嗯。”秦念夏微笑著點了點頭。

  青黛陪了她一會兒,從她手裏拿走小抄本後便離開了。

  而接下來,她又是孤身一人被關在這聖女宮裏。

  不知過了多少天,這天夜裏,聖女閣的高牆外有了動靜。

  秦念夏準備歇息時,外頭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披上了披風,走到了院門邊。

  “閣下,是我,快開門!”

  是那個每天給她送飯菜的侍女的聲音。

  秦念夏連忙將大鐵門打開,隻是侍女攙扶著一個侍衛走了進來。

  門口依舊有兩個守衛把守,但是見到他倆進來,既沒阻攔也沒詢問,就這麽放他倆進來了。

  秦念夏隨即關上門,見侍女扶著那個侍衛往她屋內走,便關問道:“他是你朋友嗎?你朋友怎麽了?”

  “他頭痛,痛到暈過去了,我不知道該怎麽救他,但我想著,你一定有辦法!”侍女焦急道。

  秦念夏連忙疾步上前,吩咐道:“那你把他扶到我床上去,我幫他看看。”

  “好!”侍女將這個侍衛扶到了床上。

  秦念夏搭了把手。

  然而,就在她觸碰到這個侍衛的身體的那一瞬,她竟然有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她怔了一下,如果不是侍女喊她,她還愣在一旁心不在焉。

  “他隻是頭痛得厲害嗎?”秦念夏回過神來關問道。

  侍女點了點頭:“他說他的止痛藥掉了,讓我幫他找止痛藥,是一個白色的小瓷瓶。”

  “止痛藥?白色小瓷瓶?”秦念夏詢問道,“難道是我外公給他開的藥嗎?”

  隻有外公那個老古董,才會一直保留著使用小瓷瓶裝自製藥丸的習慣。

  秦念夏於是給這侍衛做了一番檢查,侍衛沒有發燒,身體上沒有什麽外傷,也不像是感冒。

  能進宮當侍衛的話,身體上應該不會有什麽舊疾大病。

  那麽……

  秦念夏開始琢磨著,這個侍衛會不會是被人下了蠱?

  她開始檢查侍衛的耳後和脖頸處容易被下蠱的地方,卻無意間發現,這個侍衛竟然易了容!

  這男人不是宮裏真的侍衛!

  秦念夏下意識地看了侍女一眼。

  果然,她那日的懷疑並未空穴來風,這個侍女也不是宮裏的人。

  他們倆到底是什麽來頭?
字首&發